分享

『失火了!失火了!快逃啊!』
他從夢中霍地坐起,驚慌四顧,雙手蒙著眼睛,讓熱淚與冷汗從手臂上滑下。他的手指緊緊扣住眼睛四周,好像十根鐵條,深深地嵌進去。從鐵條之間,他看到一片熊熊的火燄,還有那個倒下去的她。七年了!他總夢到這一幕,夢見她對他尖叫著『失火了!失火了!快逃啊!』然後驚醒、然後痛哭。七年前的那個晚上,先是汗水與激情,然後她喊渴,冰箱空了,他就套上一條短褲,衝到街角的販賣機。抱著兩罐可樂往回走,突然看見一股濃煙從他家樓下冒出來,接著竄出了紅紅的火苗。他摔下飲料往前衝,一股熱風從樓梯口噴出來,火像是一條條赤紅的蛇,沿著牆壁往外爬。他被熱風撞在地上,本能地向外滾,抬頭看,火舌已經鑽出二樓的窗子。
『小芳!小芳!快逃啊!失火了!』他對著三樓的窗子嘶聲地喊,看到小芳站在窗邊,正在想辦法拉開鐵柵。
『妳拉不開的!』他心理喊著,跑到街心,再狠狠地向前衝,扒住牆上的排水管往上爬。
火好燙、煙好濃,小芳的聲音好淒厲:『我拉不開啊!我拉不開啊!』
他像被附體的乩童,用另一個世界的力量攀上三樓,再跳過去,抓住鐵柵。用兩腳向前拼命蹬,再狠狠地拉,只是那鐵條實在太強了。他的臉脹得通紅,眼睛突了出來,看見屋裡也正有紅紅的火光,向前逼近。
小芳先幫著拉,後來變成緊緊抓住他的胳臂,盯著他,顫抖地喊:『你快下去吧!沒用了!』
接著,一聲巨響,他就失去了知覺。他在醫院裡躺了兩個月,三級灼傷又驚恐過度。總再夢中尖叫著醒來,面對渾身的刺痛、心裡的刀割和一片漆黑。在那漆黑中,他看到一團火,再火裡有個黑影,慢慢地被火吞噬。
有位消防員來看過他一次,用奇怪的眼神盯著他,說:『你很勇敢!你的命真大!』
他知道自己是那人救下來的,也知道他們撬開了鐵柵,拖出了小芳。只是還沒送上救護車,小芳就去了。
『你盡了力!』那人拍拍他:『你女朋友應該會感激激你!』
只是,小芳為什麼還總在夢中出現?而且每次都一樣,把個大大的驚恐的面孔,湊到他眼前,尖聲地喊著『失火了!快逃啊!』畫面清晰得就像那一天,在鐵柵另一邊,她的臉、她的淚、她的無助與失望。
起初幾年,他恨自己,想小芳必是怨他沒能拉開鐵柵。也可能怪他裝鐵窗,卻沒留個逃生口。但是後來,他開始怪小芳:何必呢?妳死了,就好好往生吧!不要再喊失火了!我真盡力了啊!看看!我這身,全是燒傷的疤,還有誰願意嫁給我?
再過兩年,情況又不同了。他居然又找到了一個愛,一個不計較他的過去和他疤痕的女孩子。
他開始哀求:『小芳!祝福我,別再來了!別讓我再驚叫著醒來,嚇到我的妻。』
然後,他結婚了。那夢果然不再出現,起初他有點不敢相信,直到一年多,都沒再碰到小芳,他才確定。只是又想:『小芳一定生氣了,怨我娶了別人。不過,也好!這關係總得斷。』
孩子已經兩歲,太太又懷了孕,他也搬了新家。小芳真正從他的記憶裡消失了。只是,今夜,鬼魂又重新出現。且更淒厲、更驚恐了。
『失火了!失火了!快逃啊!』小芳的眼睛在滴血。
『啊...』他驚叫著坐起,聞到一股怪味。
抱起孩子,拉著老婆衝到馬路上,背後一聲巨響,火舌已經吞噬了整棟房子。死了二十七人,瓦斯大爆炸,沒人逃出來,除了他一家...
第二天,他們住到親戚處。半夜,又夢見小芳。沒叫失火,只是幽幽地對他揮揮手,轉身,去了...
愛情~並非都有美麗的結局,愛熱烈時要懂得執著珍惜、愛淡薄時懂得緬懷感念;即便愛消逝了,也該報以滿心的善願。我想這樣的愛,才是最不朽、最可貴的真愛。

原文:http://danielzenidea.blogspot.tw/2013/09/15_8059.html 首先我需要對所有女性說聲抱歉,「妹」除了用來描述有血緣關係的親戚之外,似乎不恰當。那為什麼我還要用此標題?您知道的,不過就是為了要激發一些男子的獸性.... 內文一概不用標題的...

原文:http://danielzenidea.blogspot.tw/2013/09/15_26.html     如果你還沒有毒過「日本妹 & 台灣妹」,你可以先毒一下再來毒這一篇。   (因為這一篇比較毒,請先培養抗體之後再來。)     &n...

在發表「日本男 & 台灣男」之前,先來看看大家怎麼想。 還沒看過「日本妹 & 台灣妹」的朋友可以先看看。 似乎大家的刻板印象都很接近。(紅字是某人的心靈之聲) 男:潮與宅的極端 (潮我不清楚,不過宅倒是) 男:刻板印象的話:不體貼、應酬多、待遇不好但又不敢抱怨、落入"一事無成"的圈套後就爬不起來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