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和丈夫有錢了但卻情盡了

我和丈夫有錢了但卻情盡了

靠丈夫的關係我做起了生意

  2001年春天,單位一次例行體檢,我被檢查出患有腰椎盤突出,到醫院複查、理療後,大夫建議在家裡療養。那時,我剛過40歲,原來是單位的財務人員,這一折騰,工作就難以承受了,只好辦了內退手續,準備在家閒起來養老。

  當時,孩子正在上初中,老公衛兵在外貿部門上班,以前我自己忙的時候,對家裡的很多事情都是粗放式管理。自從我在家裡靜養後,我對一家人的衣食住行、養生保健都承包了。孩子蠻高興,正在長身體的年齡,給什麼他吃什麼;可衛兵在生活上一點規律也沒有,每天我都要打電話問他,“回家吃飯嗎?”有時候他說回家吃飯,我把飯菜都做好了,他又突然打電話說不回來吃了。時間一長,兩個人的摩擦就多起來。

  有好幾次,衛兵從外面吃飯回來,酒氣熏天地對我說,他們單位誰誰的老婆是醫院的副院長,人家既能幹又大氣,上次他們一起吃飯,她替她老公喝酒,把一桌人都鎮住了;又說誰誰的老婆,是再婚的,年輕漂亮,還會掙錢……我一聽這些話,心裡就不舒服,自己的老公那麼起勁地誇別人的老婆好,那我算什麼呢?還有一次,衛兵和孩子聊電視上的新聞,我才插了一句話,衛兵立馬對孩子說,你老媽除了做飯還懂什麼呀!當時,那些話對我的刺激很大,我忽然就覺得,自己落伍了!丈夫不重視自己了!

  半年後,我去北京檢查身體,大夫說身體恢復得還不錯,這讓我的一顆心舒緩了不少。剛好有個契機,我的一位同學從日本回國後,在北京註冊了一家外貿服裝貿易公司,正在對外招募代理商,一聽我的情況,馬上鼓動我出來自己做點事情。同學說,自己做事比較有彈性,體力上可以量力而行,再說,有衛兵那層關係,你還怕自己不會做生意?

  一開始,也確實是靠了衛兵的關係,很多生意上的環節都是他幫忙打通的。所以後來,生意有了起色以後,衛兵就一直洋洋自得,不管外人怎麼誇我能幹,他都覺得那是他撐起來的事業。

  主持人:在妻子麵前大夸別人的妻子,實際上是不尊重自己的妻子,這不是聰明丈夫的所為。

  丈夫的大​​哥

  開口就借10萬元

  衛兵家在蘇北一個小鎮上,父母都是靠吃房租的普通市民,家裡有一個哥哥兩個姐姐,衛兵是他們家唯一考上大學的孩子,一家人都覺得他最有出息,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依賴他。尤其是我做生意以後,家裡換了大房子,買了新車子,在他們家人看來,我們就算是有錢人了。

  前年夏天,衛兵大姐的女兒曉薇高中畢業後,一直閒在家裡,衛兵就和我說想讓曉薇來店裡鍛煉一下,以後說不定也能獨立出來做事。說實話,做生意最怕的就是這些親戚關係,可是衛兵態度那麼積極,我只好答應試試看。

  曉薇來後,我讓她先從濟南這邊的分店做起,以後熟悉了再考慮別的。可曉薇那孩子壓根不是做生意的料,人長得胖乎乎的,一點眼色也沒有,客人到店裡逛了兩圈,她的屁股還穩穩地坐在凳子上。遇上挑剔的客人,別的店員賠笑臉還來不及,她居然和客人吵了起來。最麻煩的是,不到3個月,曉薇就和男店員談起了戀愛。

  這些事,店員和我反映了好幾次,我慎重地考慮了一下,覺得曉薇在店裡也學不到什麼東西,還不如早點回去干點別的事。回家後,我把意見告訴了衛兵,衛兵聽了也很生氣,說這孩子怎麼這麼不爭氣?一個星期後,我結清了曉薇的工錢,另外又多給了她500塊錢,我和她說,拿著這些錢再去學點別的手藝吧。曉薇這才弄明白,我把她辭退了,她的臉唰地紅了,一雙眼睛狠狠地瞪著我,好像我是她的仇人似的。

  當天,不顧我和衛兵的攔阻,曉薇堅決從我們家搬了出去。臨走時,她給我留了一封信,無中生有地把我罵了一頓,說我是只有幾個臭錢的臭婆娘。我把信拿給衛兵看,衛兵陰沉著臉,不說曉薇不對,反而指責我事情做過了,以後讓他怎麼有臉見大姐和姐夫?為這件事,我們倆大吵了一架,好像從那以後,我們兩個人感情上就起了隔膜。

  兩個月後,衛兵大哥背著一袋花生,也來家裡借錢,說想再蓋一處房子,以後好出租。大哥一開口就是10萬塊錢,我本來不同意借那麼多,可衛兵說除了他,大哥還能找誰借去?我們不幫他誰幫他?我想來想去,說借給大哥也行,但親兄弟明算賬,讓大哥打個借條。就這麼一句話,衛兵就不高興了,說我這個女人怎麼這樣斤斤計較?我一聽,心裡委屈得不得了,那些錢是我辛辛苦苦掙來的,衛兵怎麼就一點不心疼我呢?

  主持人:因為角色不同,看問題的角度不同,在情與理的處理上自然會有衝突。如果能夠換位思考,矛盾不至於激化。

  丈夫的家像個無底洞

  那年年底,我和衛兵回婆家過春節的時候,我還是親手把一張10​​萬塊錢的存單交給了大哥。大哥是個老實人,拿著存單千恩萬謝,大嫂是一個能說會道的人,一把從大哥手裡接過存單,眉笑眼開地說,你大哥要趕得上他兄弟一根手指頭我就心滿意足了!

  晚上,我私下里和衛兵嘀咕說,最看不得大嫂,人前一套人後一套,虛情假意的,看吧,給你大哥的錢全落到她手上去了。衛兵裝糊塗說,人家夫妻倆的事你摻和什麼!我閉著眼睛想了想,心裡還是不放心,大嫂那個人素質差,我還真怕以後為了還錢的事,和她糾纏不清!

  衛兵聽了,一骨碌翻身起來,從抽屜裡拿出筆和紙,嘩啦啦寫了一張欠條,落款竟然是他的名字,他說,行啦行啦,算我欠你的,叨叨個沒完!我捏著那張欠條,恨不得撕碎了扔到衛兵臉上去,但一轉念,我還真把借條收好了。

  轉眼過了春節,我和衛兵各人忙各人的,也沒怎麼想藉錢的事。可四月初的一天,婆婆帶著大哥,忽然哭天抹淚地跑到我們家來,我一看陣勢,心裡就咕咚一下,知道家里肯定出大事了。果然,大哥唉聲嘆氣,婆婆又哭又罵,說大嫂拿著那10萬塊錢和男人跑了!一聽這話,我倒抽了一口氣,衛兵也氣得臉色發青,大口大口地抽悶煙。

  我說還等什麼,趕緊報案啊!大哥一把攔住我,幾乎要給我跪下了,他說,你大嫂是一時糊塗,家裡兩個孩子,她肯定要回來,咱要是報案了,你大嫂就得坐牢!婆婆也拉著我的手說,家裡房子已經開始蓋了,你就看在衛兵的面子上,錢的事先緩一緩吧!

  婆婆大哥回去的時候,衛兵背著我又給了他們3萬塊錢。我知道後,和衛兵又吵了一架,我說你能有多少錢幫你那一家子人?今天大哥家的,明天大姐家的,我們幫到何年何月?

  為了他們家的事,我們冷戰了好幾個月。後來,還是我主動和解,我算是看透了衛兵這個人,他太大男子主義了,永遠只考慮他們家人的臉面,他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呢?

  主持人:幫助家人,要徵得妻子的認同,而且也要有個底線,不然親戚的燃眉之急是解了,夫妻之情卻傷了。

 

我和丈夫分居了

  到2007年,我在青島、煙台、濟南等城市都有了自己的品牌連鎖店,有經驗的人都知道,經營好的品牌就是一種巨大的優勢。大概是我對生意太投入了,又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2007年夏天,兒子突然高考失利,分數線只上了三類大學的專科。這對我和衛兵真是一次巨大的打擊。兒子學習一直不錯,只是到了高中有些貪玩,但怎麼也沒想到他會考出這樣的成績來!我和衛兵又氣又急,情緒上都有些失控,也不管孩子願意不願意,一定要孩子復讀。

  結果9月份開學,孩子突然離家出走,家里頓時亂成了一鍋粥。衛兵倒好,把責任都推到我身上,居然怪我沒管好孩子,說:“兒子沒考好都是你的錯!”怎麼是我一個人的錯?那他這個做父親的又盡到了什麼責任?一年365天,他在家裡吃過幾頓飯?他哪一天不是下館子喝酒?他好好管過孩子嗎?我的話還沒說完,衛兵呼啦一下把家裡餐桌上的水杯摔了個粉碎,惡狠狠地指著我說:“要不是你一心想著要掙錢,家裡會成一盤散沙嗎?”一聽這話,我氣得心裡發抖,我冷笑說:“好好,誰以後再和我要一分錢,誰就不是娘養的!”

  一個月後,孩子的事倒是順利解決了,可從那以後,衛兵就和我分房睡。白天他上班出門早,晚上我回來,他已經在孩子房裡睡著了。一對夫妻,不在一塊吃,不在一塊睡,每天連照面也見不著,這還是夫妻嗎?

  冬天的晚上,外面刮著呼呼的寒風,我一個人回到家裡,房間一片漆黑。等到我疲憊不堪地躺在涼颼颼的被窩裡,回味著自己過的日子,心裡真是苦不堪言!我知道衛兵就睡在隔壁房間裡,我去推門,門居然被反鎖了。那一刻,我簡直要氣瘋了,瘋了一樣操起一把椅子就去砸衛兵的門,可無論我怎麼鬧,他就是不開門。

  我不知道,我們的婚姻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就是要求自己的丈夫多顧一下這個家,多關心一下我,這樣過分嗎?衛兵為什麼要用那樣冷漠的態度傷害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真正的愛情,要懂得珍惜,沒有誰和誰是天生就注定在一起。一輩子其實不長,能遇心愛的人,是多麼幸運的事。為何不緊握著他的手呢,一輩子只愛一個人,並不丟人。心裡明明知道,除了他外還會有更優秀的人出現,可是一個人不能這麼貪心的。一顆心需要另一顆心坦誠相待,這樣才可以幸福。 ...

一個人的漠然加上另一個人的苦衷,一個人的忠誠加上另一個人的欺騙,一個人的付出加上另一個人的掠奪,一個人的篤信加上另一個人的敷衍。愛情是一個人加上另一個人,可是,一加一卻不等於二,就像你加上我,也並不等於我們。這種叫做愛的情啊...如果你忘了甦醒,那我寧願先閉上雙眼。 ...

許多往事在眼前一幕一幕變模糊,曾經那麼堅信的,那麼執著的,一直相信著的,其實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突然發現自己很傻,傻的不行。我笑了,笑的眼淚都掉了。笑我們這麼傻,我們總在重複著一些傷害,沒有一個可以躲藏不被痛找到。卻還一直傻傻的期待,到失望,再期待,再失望。 ...

孤單是手機裡的電話號碼越來越多,每天接的電話越來越多,每天發的短信越來越多。可是當你突然看到一片曾經在夢裡反復出現的葵花花田,你興奮地拍照,大聲地吶喊,可是過後卻不知道要把拍好的照片傳給手機裡的誰,那一瞬間你突然明白,一路走到現在,一沒有人站在你身邊,陪你看風景。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