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出軌了,但我不是壞人

(文/Benjamin Le)大多數人都相信自己是道德良好之人。他們知道背叛伴侶是不對的。那麼他們對自己的出軌會作何感想?人在出軌之後又是如何重塑自我認知?這些問題可以幫助我們弄明白,為何所謂“好人”也會出軌。

認知失調理論認為,如果人的想法和行為不可協調,一定會有一個佔上風。你是否曾有過這樣的疑惑:既然我們都知道煙與癌症的關係,為什麼還有人要抽煙?就連抽煙的人自己都知道,抽煙可能會誘發癌症。他們往往會給自己的行為找一個合理的解釋,比如“我抽的也不是那麼多啦”或者“我祖母每天要抽兩包煙呢,還活到了90歲。”他們如此這般把自己的行為合理化後,就會覺得自己的認知與行為仍舊保持一致。

與此類似,出軌之人明白自己犯了錯。他們可能會為了消除負罪感,而努力讓大事化小。《社會和個人關係期刊》(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上刊載的最新研究提出,出軌之人也會為自己的不忠而感到良心不安。但他們隨後會轉變認知,將出軌視作反常行為,以此來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點。

心理學家的實驗

研究者共進行了四次不同實驗,將被試隨機分到“忠實”組或“不忠”組。讀者您可能會問,怎樣才能在心理學實驗環境下,讓被試背叛(或者不背叛)他們的伴侶?就算真能做到這點,出於倫理考慮,研究者也不應該這麼做。但在現實生活中,人就算擁有穩定的婚戀關係,如果為其他人吸引,也很可能會與之來往——這大概可算是一種形式較為溫和的出軌。研究者以此策劃了整個實驗。

研究者要求被試回憶一段過去的戀情,以及當時除伴侶之外,他們還曾被誰吸引。且拿美劇“老爸老媽浪漫史”裡的主角泰德打個比方。如果泰德來參加實驗,他會被要求填寫一份關於“不忠誠度”問卷。他會想起自己和前女友維多利亞那段已經結束的戀情。早年他在和維多利亞交往的時候,心裡還常常想著羅賓,時常和她來往調情。

我出軌了,但我不是壞人

下面就到了本實驗最精妙的部分:被試是提交問卷後,會收到“不實反饋”,讓他們以為自己比其他被試更加不忠(或者相反)。也就是說,如果泰德被分到“不忠”組,他就會以為自己當年與羅賓的接觸過於頻繁親密。和其他被試比較而言,他對自己當時的伴侶更加不忠。

實驗結果表明,“不忠”組比“忠實”組更易產生負面情緒。被誘導認為自己不忠之人,更不喜歡自己。他們會感到良心不安,努力想讓大事化小。所以他們會報告說,那其實沒什麼大不了的,不能代表他們的為人(“那不是我平時的樣子”)。

簡單說來就是,人們知道對伴侶不忠是錯誤的,但這不能阻礙有些人明知故犯。一般來說,出軌之人都會很鄙視自己。但是他們會通過各種方法改變認知,把過錯淡化,讓自己感覺變好一點。這樣一來,他們的負面情緒就得到了緩解,或至少他們不會再那麼鄙視自己。他們可能不會從中吸取教訓,在將來也可能更容易出軌。

本文編譯自Scientific American: Cheaters Use Cognitive Tricks to Rationalize Infidelity

當時,女友要我把她的名字也寫在房產所有權人的欄目裡,當時我是很爽快的答應了。可後來,去和父母填表時,我猶豫了。   對於80後的我們基本為結婚無房而苦惱。而作為家庭條件不錯的我,卻為有房而苦不堪言。我爸爸是局級幹部,我的媽媽是醫院院長。日益高攀的房價,父母決定先讓我買好婚房。再說我還年輕...

路嘉怡 湯宗霖 一路牽手的幸福 蜜月到底該多久?路嘉怡與湯宗霖決定他們倆的蜜月,要名符其實的度一整個月,在甜蜜旅行中走完一整個月缺到月盈的週期。兩個人一起旅行,跟決定牽手一起走人生旅程,考驗著相同的概念,就是無止境的愛與包容。 銀幕上的甜姐兒路嘉怡,大家喊她小米,她的笑容總是陽光燦爛,常說自己沒有...

第二回作者: OniOni (鬼) 看板: sex標題: Re: [問題] 不小心碰到女生的胸部時間: Sun Jul 9 03:58:29 2006對不起嘛=.=我住高雄 今天雨超大的都無法出去買東西吃所以剛剛吃的這一餐算是今天的第二餐上一餐在中午1點=.=回到故事中學姊衣服胸口濕了一小片濕掉緊身...

第三回作者: OniOni (鬼) 看板: sex標題: Re: [問題] 不小心碰到女生的胸部時間: Sun Jul 9 04:38:23 2006感謝大家沒有嫌棄我讓我繼續把文章打完...剛剛打到這邊德國進球了=.=葡萄牙加油 我快沒錢了回到故事中我跟學姐來到了中山大學我小心翼翼的把車子牽上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