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做小三,是因為我喜歡!

我是位九零後,今年還未滿十九歲,稍有姿色,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中有一位已經出嫁的姐姐,書沒唸好,這個年齡就已經工作了幾年,目前的職業是某報社廣告業務員。

從初戀到最近交往的男人(年長我二十多歲),和我上過床的男人就已經有七八位了,有時候我不得不承認,實際上,自己也不過是位隱藏在樓宇裡的暗娼,出賣著自己年輕的肉體換取一點微薄的金錢和精神安慰。

我做小三,是因為我喜歡!

當我年少情開的時候,我曾用純真愛過我的初戀男友,可是最終他對我說,他想打拚一個世界給我,遠走他鄉。其實,我原本沒奢望他能給我一個世界,我只需要他的懷抱。可是,他不顧我的阻攔一意孤行,扔下寂寞的我,度日如年。故此特別羨慕和嫉妒每天能在一起的情侶或夫妻……

等待總是讓人覺得漫長失落,何況,我也不再相信激情中的話語了,決定尋找新的刺激和短暫的快樂來麻痺自己。於是,我藉著工作的便利和形形色色的客戶結識,其中不少男人打著給我介紹業務或達成業務的名譽引誘我和他們發生肉體關係,我在迫不得已或半推半就狀態下慢慢進入角色了。

久而久之,我發現和已婚男士發生「婚外性」有一種難以名狀的刺激感和成就感,著實有一種破壞一對算一對的勢頭,正如別人說的「單身公害」。看著他們為了和我在一起編輯著各種理由對付他們的黃臉婆,真像影視劇中的諜戰片:短信發送傳遞暗號,電話接聽要見機行事,進進出出找人證明,玩著貓抓老鼠的遊戲。

不過,說實在的,就我交往的這幾位已婚男士來看,老婆們的偵探水平還是挺高,一般幾個月就發現了「姦情」,優秀點的一年半載也繳槍投降。非常無奈和沮喪的是,為了我離婚的少,大多被洩露的都會乖乖地回到黃臉婆身邊去,斷了聯絡,漸漸失蹤。

當然,我也無所謂,因為我也不想和他們有什麼結果,我也只是偶爾客串一下做做他們的地下情人,沒人逼我,我似乎是喜歡做小三。

朋友們說我「口味」越來越重,喜歡的男人大有一個比一個年長的趨勢。我想我不是特例,喜歡成熟穩重的男人,因為大多數情況下,他們有錢有勢,和他們在一起物質上容易得到滿足,而且年長的男人會疼人,我喜歡被別人寵著,喜歡當「狐狸精」,把那些自以為是的女人們的男人勾引、俘虜過來,想像一下她們的眼神和憤怒我就會得意洋洋,她們有的會興師問罪,我常常說「惹著你啥事了,有本事看好你家男人。」

當然也有人會勸我懸崖勒馬,說我總有一天也會當「黃臉婆」,自己的老公如果被人勾走了會如何難受,我哈哈大笑,回應道:看那些年輕男孩,什麼時候才能混出個人樣?當我們等上二十年三十年,自己也變成黃臉婆了,還不如趁現在年輕漂亮,早點尋開心。另外,估計像我們這樣的也可能不會結婚了,即使不得不結婚,出現這情況只好自認倒霉或是報應,我認了!什麼事都是相對的,沒經歷過別人的事情,別瞎操心、咋呼人!

誠如之前在網絡看到的一位女大學生發帖:「不論支持還是不支持,我們小三已經是社會需求的產物,我們做小三也是社會的需要。男人努力賺錢,陞官,最終也不過是滿足最基本的原始需求。不管你的學歷多高,包裝的多好,嗨!沒辦法,『一夫一妻制』的產物,現在的社會就必須滿足精力有剩的優秀的男人的需求。」

說文雅些「存在即是道理」,小三們和所受的教育無關,與時代無關,與國界無關,甚至於與美醜無關,因為古今中外、才女或蕩婦皆有。我倒覺得大概與個人的價值觀和處世哲理、周邊環境有關,與當事人自己的經歷和抉擇有關。

我做小三,是因為我喜歡。

很多人看世界都會走向兩個極端,不是把世界看得絕對的好,就是把世界看得絕對的壞。 有時因一件小事可把世界抬到高空,同時也會因一件小事可把世界貶到地獄。 ...

男人出軌,對於婚姻和女人來說,任何時候都是沉重的,可是假如沉重也是人生的組成之一, 那麼,女人們,請讓我們從容應對,讓我們在婚姻存在的時候好好經營婚姻,當婚姻無法繼續存在的時候,好好經營自己。 ...

有沒有一雙手,握住了便不輕易放手 有沒有一個肩膀,可以倚靠一輩子都有安全感 有沒有一場擁抱,緊緊的讓兩個人再也不分開 有沒有一種約定,是相約每一個來生都要和你相遇 有沒有一段感情,深深刻在心裡一輩子不會忘記 有沒有一個人,是你用盡一生力氣還捨不得將他遺忘 ...

天天看到你卻產生了距離,愛越熱心越冷的關係,也許這是我不夠勇氣,去解開你防衛的外衣, 天天看到是習慣和必須,不可能的可能,我擔心面對分離,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愛你。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