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先來說一個故事,關於同一個男生的。

第一個女孩跟他相戀在他們高中的時候,

後來男生去上大學,女生還在高中。

男生有了新生活認識了新的人,女生卻還只活在只有他們兩個人的世界裡,以他為全部的生活重心。

女生很敏感很多疑,那時候還小,天真地以為可以用吵架這個最幼稚的辦法來證明自己的重要。

然後,結果顯而易見,一年之後,他們都累了。分開了。

現在我已經我無從得知男生那時候的心情,我只知道女生那時候覺得天都塌了。

她花了很久很久的時間才走出來,想到他才不會難過也不會遺憾而是覺得生命裡有過這麼一個人很好。

因為他了解她,所以現在她遇到難過的事情,他看似不經意的一句話就可以刺中她最深的內心。

別人都安慰不了她的事情,她還是覺得他的意見最好。

但是,已經沒有喜歡或者愛了,剩下的是感謝吧。

第二個女孩是在大學裡,

跟第一個女生分手之後幾個月,男生和第二個女生在一起了,一下就是三年,

他跟一個女孩在大學里相愛了,就像每對情侶一樣,一起吃飯約會看電影,最後還住在了一起,

這期間,男生出過軌,對女友不體貼,和別的女生經常曖昧,但女生都原諒了他。

男生覺得,自己離開她可以過得很好,女生覺得,自己離開他會死。

也不是沒有吵架,每次都吵得驚天動地,也曾分過手。

只是分手了,女生尋死覓活,然後和好了。

然後他們畢業了,大家都以為他們會一直在一起然後結婚。

但是這個時候,女生卻提出了分手了。然後有了新男友,

我不想評論這個女生的做法,我覺得我能理解。

面對一份無望的讓自己傷透心的感情也許戛然而止是個不錯的選擇。

那那個男生呢? 曾經以為自己可以離開她也過得很好的男生呢?

他說,他過了一年生不如死的日子。整整一年,死纏爛打之後便是老死不相往來。

他說不敢睡覺,因為會夢到她。

我跟他認識的時候,他是個很絕情很無情的人,那一年我們也很少聯繫,他也不會說他的情況。

然後一年之後也就是前段時間,他對我說他走出來了。他現在可以面對新的感情了。

他很感謝這段痛不欲生的日子,他曾經恨她入骨,為什麼要在他以為他們可以天長地久的時候退出,

但是現在他感謝她。他現在的狀態很好,也認識到了以前在戀愛時所有的缺陷。

那我問他,那如果她再回來,你們還能很好地生活嗎?

他說,能。他有信心他可以對她很好,但是他說,她不會回來了。他也該開始自己新的生活了。

如果我是故事中那個女生,我做不到她那麼乾脆利落。

因為我從來就是個心軟的人。

我問他,你為什麼不在最痛苦的時候找個新女友呢?既然她也有了新歡。

他是個幽默長相不錯的男生,身邊也從來不缺女生。

他說,因為雖然找新歡是個有用的辦法,但是不根治他的病。

而且,對新歡不公平。他說,他需要時間沉澱。

我是個彆扭的女孩子。不溫柔不大方小心眼愛吃醋,所有缺點在戀愛中暴露的一覽無遺。

但是我也明白,與其再糾纏讓兩個人相看生厭,還不如就這麼懷念著,然後沉澱下來。

他說,在你沒有找到給自己的安全感沒有經歷過他那痛不欲生的一年之前,別再戀愛了。

恩,每天都會有失戀的人,每天都有因為失戀哭泣心痛的男子女子,

卻沒見過哪個人因為哭而哭死了,所以哭到眼淚流不出來的時候,差不多了。

昨天看到一篇日誌,特別喜歡這句話。

“有一種人,他們曾讓你對明天有所期待,最終卻沒有出現在你的明天裡。

也有一種人,他們會在往後的歲月中給你更長久的幸福,雖然他不曾來過你的青春。”

是呀,前方的路還有很長,誰也沒說這就是一輩子了。

謝謝曾經陪我走過這段日子的你,讓我覺得被自己愛的人愛的感覺就像天天活在天堂,

雖然我也沒去過那裡,但是就是那麼美好。那段日子我覺得特別有質感,我的心是溫暖的。

我沒有怨恨你不會再出現在我的明天裡,但是我覺得遺憾我對於明天的期待終將與你無關。

曾經那麼多美好的關於你的夢想終於變成了空白。

最後,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請你也好好生活。

『風箏』,抓的越緊,越飛不起來,鬆手了,卻也飄走了。愛情就像放風箏一樣,抓的越緊,爭吵越多,放開手握,卻消失殆盡。有位女性朋友,她與另一半相戀於大學、相知於未來。婚後幸福非常,有次不經意透漏一件事,也解決了我多年困惑。印象中,她是個抓不住的小姑娘,總像小蜜蜂似的,東飛西竄,好不忙碌。一直令我不解的...

人是慣性的動物, 可以從對原來環境的不滿意, 漸漸勉強自己去習慣, 最後想改變的那份勇氣也就漸漸消褪 ...。 人最寶貴除了健康,我想再來是時間了。 生命是罐頭,膽量是開罐器, 成功是藉由罐頭裡面的東西 作成一道更可口的菜 ... ...

有每夜和我搶棉被的伴侶, 因為那表示他/她不是和別人在一起. 有只會看電視而不洗碗的青少年, 因為那表示他/她乖乖在家而不是留連在外. 我繳的稅, 因為那表示我有工作. 衣服越來越緊, 那表示我吃的很好. 有陰影陪伴我的勞動, 那表示我在明亮的陽光下.&nbs...

初念淺,轉念深「明明已經是綠燈了,前面那輛車為什麼還愣著不動,搞什麼鬼?」我 狠狠地按了兩聲罵人的喇叭,前面的車才大夢初醒般地往前開去。 「台北的交通都是這些人害的,到底是不是色盲?紅燈要闖,綠燈卻要停在那裡。會不會開車啊?」我對著車裡的友人發牢騷,好像自己是全世界最會開車的人。&nbs...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