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其實,我一直都在你身後,就差你一個回頭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要因為世界虛偽,你也變得虛偽了。

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需要對別人察顏觀色的從容,一種終於停止了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一種並不陡峭的高度。

有一些人活在記憶裡,刻骨銘心;有一些人活在身邊,卻很遙遠。 這個世界很大,即使是擦肩而過的陌生人,相遇時也飄散著淡淡的緣,所以,緣來是你,我惜;緣盡你去,我放。

每個人都會累,沒人能為你承擔所有的傷悲,人總有那麼一段時間要學會自己長大。

思念是一種病。幸福的是你病了,他也病了;不幸的是,他康復了,你卻一病不起。

戀愛潛規則:婚姻的難處在於我們是和對方的優點談戀愛,卻要和對方的缺點生活在一起。所以,聰明的男人說一半,留一半,而聰明的女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現在要一份純粹的愛情,很難。放不下驕傲,放不下身段,參雜太多人太多事,彼此撐著,最後以愛不起、不適合收場。陪我們走到最後的人,也許算不上是我們最愛的,但會是最合適的。這樣也很好,不是嗎?人生本不完美,也許懂得知足。年輕就是這樣,有錯過有遺憾,最後才會學著珍惜。

你整天愁眉,自然生就苦臉;你一臉怒氣,必定生成怨相;你樂觀和善,當然慈眉善目。哲人道:10歲前的相貌,是父母給的,30歲後的相貌,是自己修的。表情是瞬間的相貌,相貌是凝固了的表情。從今天開始,每天微笑吧,哪怕你遇見的都是煩心事。

人一定要想清三個問題:第一你有什麼,第二你要什麼,第三你能放棄什麼。對於多數人而言:有什麼,很容易評價自己的現狀;要什麼,內心也有明確的想法;最難的是,不知道或不敢放棄什麼。這點恰能決定你想要的東西能否真正實現,沒有人可以不放棄就得到一切。

出生一張紙,開始一輩子;畢業一張紙,奮鬥一輩子;婚姻一張紙,折磨一輩子;金錢一張紙,辛苦一輩子;榮譽一張紙,虛名一輩子;看病一張紙,痛苦一輩子;悼詞一張紙,了結一輩子;淡化這些紙,明白一輩子;忘了這些紙,快樂一輩子。
愛情的最高境界,不是一方為另一方無休止的付出以換取回報,而是你豐富了我的生命,我也豐富了你的生命。我們相遇之前是兩個人。相遇之後,不是變成一個,而是一個半。我把一半留給自己,那樣我才可以更清醒的去愛你。

或許你不會再回來,或許我們不會再見面,或許你找到了她,我找到了他,或許我們在各自的新生活裡不再存在。我還是會懷念,不是懷念你,而是懷念我愛過你。謝謝你給了我最溫暖的愛,雖然最後的最後,我們還是沒有再相逢。我想快樂,為你,為我,為我們。我知道即使沒有當初的愛,你還是願我一切安好。

其實,我一直都在你身後,就差你一個回頭。

吃醋是因為喜歡,生氣是因為在乎,發呆是因為想念,傷心是因為不想失去。

想留住身邊的女人,就要讓她知道,你隨時都在想她;想留住身邊的男人,就要讓他知道,你可能隨時會離開他。

看別人不順眼,是自己修養不夠。人憤怒的那一個瞬​​間,智商是零,過一分鐘後恢復正常。人的優雅關鍵在於控制自己的情緒,用嘴傷害人,是最愚蠢的一種行為。我們的不自由,通常是因為來自內心的不良情緒左右了我們。一個能控制住不良情緒的人,比一個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強大。

不失戀的方法只有兩個:一是不再戀愛;二是勇敢去愛,直至遇見一個永遠不會讓你失戀的人。

某天你一定會感謝那個遺棄你的人,感謝那個你曾深愛著卻置之你不顧的人。他的放棄,促使你找到更好的下一個。記住,永遠不要為一個不愛你的人,去浪費一分一秒。

愛情,要么讓人成熟,要么讓人墮落。

我常常覺得,流下一滴眼淚,需要很久很久。人越長大,就越習慣於壓抑內心的真實感受,不再放聲大哭放聲大笑,什麼都只是淡淡的點到為止。好像越來越沒有什麼事情,可以讓傷心到立刻落淚,最終,我們變成了不會哭的小孩。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僅為示意,與內文無關,圖來源:三立電視台 情感傾述/溫女士 文/意客 最近家裡接連不順,先生是小姑子鬧離婚,後是我弟弟創業失敗,現在弟弟又追小姑子,一家人都不同意,就為這事,家裡鬧得雞犬不寧。 今年10月,結婚不到兩年的小姑子離婚了。聽婆婆說,是小姑子的老公喜歡賭博,還愛喝...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1 木子說每談一次戀愛就會少一個朋友,我們異口同聲地說怎麼可能?我們都在啊。她不理會我們用筷子夾起一塊苦瓜放進嘴裡,緩緩咀嚼著,我們看得目瞪口呆。高中時代的木子是不吃苦瓜的。有一次誤食了一塊苦瓜結果一週沒有吃我們給的任何綠色食物,連黃瓜也沒有倖免於難,對了,高中時代我們這個...

僅為示意來源 1 五週年結婚紀念日,顧長生竟然在出差。 這廝不僅沒有認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還天天向我抱怨深圳的天氣太晴朗,空氣太清晰,錐心思念帝都的霾,整個人的呼吸都不暢了。我估計這廝腦子裡一定塞滿了驢毛,才敢如此膽大妄為。 我認識顧長生的時候還是一枚新鮮水嫩的妹子,對未來充滿了美好而不切實際的幻想...

(僅為示意,圖片翻攝自山渣花之戀) 陽光如那年一樣明媚,而陽光的味道,卻變了。走進這座宅子,瀰漫的有歷史的沖刷味,有物品的腐朽味,時光流逝得太快,握於手中,流逝指縫。 桌子和櫃子還泛著紅木的光澤,那條送她的圍巾還掛在牆上,陽光照進來,雖然落滿灰塵,但仍能看出是高檔品。 我很自然地拿起來放進水盆裡,...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