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們談一場為了結婚的戀愛吧,好不好?

很溫暖的文字。
最喜歡最後一句。
也許將來的某一天我也會堅定如此的對一個人說: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

毛澤東語錄裡教育我們說,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
那麼,在那最後一次之前,我們都在不斷地耍流氓。
因為寂寞,因為不安,甚至純粹地為了戀愛而戀愛,那些寫在青春歲月裡斑駁的痕跡,是傷過了也愛過了的記憶。然後終究將消散了去再也不復返。時間像在做一道減法題,每個人固執堅持不忘的回憶原來那麼不堪一擊,全部消散在未來的幸福里。

所以,在某一天,我們會遇見這樣一個人。
你們可以相遇得很平淡亦或很離奇,你們可以一見如故亦或沒有言語。但重要的是你們遇見了,遇見彼此的那一刻起你們開始相信奇蹟。這個人,也許任性壞脾氣也不算美麗,也許不帥氣也沒有人民幣,但是真的不要緊。生命中有一個人,只要遇見了,就好了。
因為她你開始改變審美,不再一味只愛大曲線的MM。她的任何表情在你的眼裡都顯得明媚。
因為他你開始變換品味,不再追求紳士和地位,習慣他犯傻的行為和滿身的汗水味。
因為彼此你們都堅信自己擺脫了庸俗,不談房子不談車子只談戀愛就那麼地想守住一輩子。
因為這個人的出現,我們寧愿賭上一世的姻緣。把未來日子裡所有的桃花運都交付 ​​給你,換你跟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因為那一個人,你開始那麼仔細地,計劃未來。
你們可以每天守在身邊也可以異地戀,你們可以經常見面亦或靠通訊相連。但是選擇在一起的那一瞬間便都不再害怕艱難。
你們開始不在乎口袋裡有沒有太多的錢,你們可以一起去吃大餐或者拉麵,但最美味的,卻永遠是桌子對面那張或許吃相不太好看的臉。
因為那個人的出現,我們不再喊著單身萬歲,我們不再認為甜蜜是很膚淺的東西。我們開始發現原來自己有太多的幻想,原來自己也仍然堅信地久天長。
不是因為年齡的增長,不是因為歲月的流浪,突然想在還有無盡青春的年華里說那一句,我們結婚吧,好不好?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那樣我們就可以不再對著電話訴說想念,就可以每天清晨起來看見你的睡臉,然後一起吃一頓不太豐盛卻很溫暖的早餐。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那樣我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樓下擁抱,而不用擔心被老爸老媽和鄰居看到。然後我們十指緊扣,到處逍遙。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那樣我們就可以拿著民政局發的紅色小本子四處炫耀,我們可以在房間裡掛滿結婚照,看著看著就會不自覺地微笑。
一生就這麼一次,談一 ​​場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吧。
不再因為任性而不肯低頭,不再因為固執而輕言分手。最後地堅信一次,一直走,就可以到白頭。
親愛的,談一 ​​場不耍流氓的戀愛,好不好?然後就那樣相守,在來往的流年裡,歲月安好。
惟願這一生,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你敢天長,我就敢地久。

有三個母親,第一個母親的女兒去國外留學,剛拿到綠卡;第二個母親的女兒在機關工作,剛剛走上重要的職位;第三個母親的女兒,正艱難創業。三個母親常聚在一起聊天,每當談論起自己的女兒時,前兩個母親的臉上總是洋溢著自豪,每一句話都在炫耀著自己的女兒是多麽有出息,自己的臉上是多麽光彩。而此時,第三個母親就會面帶...

從前從前的從前 . . . . 有一個很愛很愛海的人,他天天跑去看海,且常常對著海說話。 有一天,他對著海說:「大海啊大海,我那麼的愛妳,妳為什麼一點也不愛我呢?給我妳的愛吧!不要每次都一成不變的風平浪靜。」 海,聽他這麼一說,猶豫了許久,終於回答:「你真的要我強烈的愛...

牽手,是男人和女人情愫發酵的第一類身體接觸,親吻愛撫是第二類,做愛是第三類。 戀人們初相識時,痴愛的眼神,穿過凝聚的空氣,彼此臉上凍結,糾纏打轉,但是好像似乎總是少了些什麼似的,於是,身體接觸的慾望,開始從男人腳底往上燃燒,直竄腦門,讓人滿臉通紅,舌頭打顫,終於支支吾吾的開口問到:「請問...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終於搬進了新居,所以送走了最後一批前來祝賀的朋友後,我與妻子便重重地躺在沙發上,眼望著天花板出神,遙想今後的日子,自有一番甜蜜湧上心頭。忽然,門鈴響了。這麼晚了還有客人?忙起身開門,門外站著兩位不認識的儒雅的中年男女,看上去是一對夫妻。在疑惑中,那男子介紹他們是一樓的住戶,姓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