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天又和媽媽吵嘴,為了做菜時到底放不放味精。上次吵嘴是因為草莓該怎麼洗,上上次是因為洗完頭髮要不要用吹風機,上上上次是上完廁所衛生紙扔哪……爸爸媽媽來南京一個多月了,我們吵嘴不下十幾次,大至理財花錢,小至洗碗用多少洗潔精,花樣百出,應接不暇。雖然和父母相處的氛圍總體來說是歡樂祥和的,可在這零零碎碎的拌嘴中我忽然意識到,我,和這世界上最愛我的兩個人,漸漸走向了兩個家庭,過著兩種不可隔斷卻又截然不同的生活。

有天早上我坐在鏡前擦隔離霜,媽媽進來喊我吃早飯順嘴說了一句:“化什麼妝呀,對皮膚不好。”我說:“就打個底,不算化妝。”媽媽拿起我桌上的瓶瓶罐罐問:“打什麼底?這是什麼東西?”我著急上班就敷衍了一句:“您就當我是化妝吧!”上班路上我一直想著媽媽皺著眉頭看那些日、英、法文的表情,想起了我其實直到上了大學才在室友的帶領下研究起化妝品,對, 就是大學改變了我的生活習慣。之前,媽媽不化妝所以我也不懂那些瓶瓶罐罐,之後,學室友塗塗抹抹,從零基礎一路惡補,清潔、祛角質、精華、眼霜、隔離防曬一個不落,而媽媽,還是那個一支大寶用一年的媽媽。

每天晚上吃過晚飯,我會坐在書桌前,或者練書法、或者念英語書、或者寫稿子,做上二、三個小時的功課。電腦桌挨著我的書桌,我絲毫不覺得受影響可爸爸媽媽卻總不自在,他們玩一會電腦就匆忙改去看電視了,搞得好幾次都誤了收菜,損失慘重。一是為二老的種菜事業心急,二是有他們在我確實心不靜,所以乾脆把這每晚的必修課停了。散散步,看看書,倒也自在。過了幾天媽媽在吃飯的時候說:“這孩子從小就不愛寫作業,懶!”爸爸接過話頭:“嗯,前兩天還趴桌上寫毛筆字,我就知道是在那裝大尾巴狼呢!”我就听著,跟著他們一起笑,不爭辯,心甘情願繼續作他們心目中那個懶姑娘。

以前在爸媽身邊,無論我做什麼事都不愛和爸爸說,因為他從來沒給過我一句鼓勵。前些天晚上我在檯燈下熬夜趕稿,爸爸睡醒一覺起來問我怎麼還不睡,我不敢說,怕他又恥笑我的作家夢。老公幫我說:”她在給雜誌趕稿。“我爸站著看了一會說:”行,好好寫!“他居然沒潑我冷水,也沒勒令我趕緊睡!而現在,我真的開始動筆寫長篇了,他那個”好好寫“就是我最根本的動力——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他講過的故事都寫出來。

高中畢業後的近十年裡,我回家最久也就住一個月,我不停的到處走著、看著,這十年裡,我不只學會了化妝、做菜、打羽毛球、寫字,我還看了很多電影,看了很多書,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我學會了抽煙,學會了喝酒,學會了熬夜,學會了喝咖啡,學會了感冒不吃藥……之前我在家住,不會早上起床才洗澡,也不會在晚上十點後回家,不會用白開水吃藥,也不會缺乏維生素。我找工作、我辭職、我旅行、我談戀愛都很少他們說詳細的來龍去脈,平時幾乎每天一個電話說的都是吃什麼幹什麼錢夠不夠花之類的話。後來,我看中了一個男人,告訴爸爸媽媽我要嫁了,爸爸媽媽把我送到南京來,那天他們住在我們附近的一個酒店,回去那天早上爸爸還和老公搶著付酒店的錢。

這十年,我身上留下了太多太多改不掉的習慣,而世上最愛我的兩個人對這一切渾然不覺,不知是我缺席了他們的生活,還是他們缺席了我的成長。在這十年後再次共處的日子裡,我感覺到他們小心翼翼地尊重著我那些不算習慣的習慣,尊重著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女兒。

這十年,我這個不負責任女兒一路向前走著,不曾回頭等一等他們,而這十年,他們抵擋著時光的掠奪,站在原地等著我。在彼此缺席的十年中,我笑,他們沒機會和我一起笑,我哭,他們也沒機會陪我一起哭;在彼此缺席的十年中,我不曾體諒他們的生活和孤獨,不曾鑑證他們一天天老去的面孔。這十年中,我大學畢業、工作、結婚,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這十年中,爸爸生了一場大病,他們都退休了,他們最愛的女兒畢業、工作、結婚,這也成了他們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

這次爸媽來南京,我專門帶著他們去夫子廟吃小吃,去玄武湖划船,其實他們上次獨自來玩的時候都逛過了這些景點,但是我特別想帶他們體驗一下我和老公談戀愛的過程,我告訴媽媽我和現在的老公那時的男朋友在夫子廟吃到一個特別難吃的牛肉鍋貼,我和老公划船的時候把船撞在了岸邊上,媽媽一直靦腆的笑著,並不停地問著我:“然後呢?然後呢?”

我們都想把彼此“缺席"的那一部分盡量補回來。

寫給每一個在爸媽身邊的你,請懂得珍惜。

寫給每一個不在爸媽身邊的你,請懂得體諒。


出處來源: http://www.puresky.org/

陰暗的角落,灰敗的人生,也有尋常的幸福。 幾年前的一個新聞畫面,令我印象十分深刻。 一位平日不茍言笑的官員和他的夫人,到機場送行。即將遠離的是他們的寶貝女兒,準備要出國留學。媒體得到這個消息,出動SNG採訪車做現場連線,捕捉到珍貴的鏡頭——平日不茍言笑的官...

世界上有一種人 和你在一起的時候 總是千萬次囑咐要多穿件衣服 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你覺得很煩 卻也覺得很窩心 缺錢的時候 他總會說些賺錢不易之類的話來訓你 邊教訓 邊塞錢給你 這種人 叫做父母 世界上有一種人&...

墨梅和安生,是那種標準的白手起家的夫妻。直到現在,墨梅還能清晰地回憶起她和安生剛剛在一起時的窘境:那個時候,我們真算得上一窮二白——連張吃飯的桌子和睡覺的床都沒有!好不容易有了100塊錢閒錢,立即去東郊市場買了一張桌子,當然不捨得打車,就兩個人抬著走了回來,走幾步歇一歇,走幾...

你想想 大家以前多麼希望能翹課 上大學後 翹課容易卻要擔心老師耍心機 你想想 大家以前作業抄來抄去就完全搞定 上大學後 報告從網路download分數也跟著往下掉 你想想 從前上課嗆老師 考試隨便寫 分數高興隨便打&nb...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