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這話說得很貼切。戀人始終那麼喋喋不休,在旁人眼裡好似聒噪蟬鳴,想把一生的心曲通通在有限光陰裡,唱給有緣人聽個清楚。 

吉蘿拉瑪‧琵蔻蘿蜜妮(Girolama Piccolomini)這樣寫給她鍾情的男子。她的確有一堆話,一堆心聲要說給他聽。因為她愛他,永遠不怕沒話說。說情話,需要勇氣的,尤其對處於十八世紀下半葉,兩性道德依然保守的英國婦女,何況她還是一位有夫之婦。 

愛情讓我們困惑,因為再怎麼理性的人,都會在萬分之一不理性的機率下飛蛾撲火;而再怎麼用情緒思考的人,又都可能在一瞬間的理性光照下,毅然決然走出感情的泥淖。萬分之一的理性,或不理性,就是一粒火苗,一顆種子,在最貧瘠的土壤上,都有機會燎原,或破土茁壯。愛情的王國,沒有不可能的事。 

但癡情的吉蘿拉瑪好像只說對了一半。當一個人深愛另一個人時,會迫不及待想說出一切心裡的話,然而,被愛的人呢?他若無意,對那些摯愛的言語,會有話可說嗎?癡情的人,勢必要面對這可能的殘忍。吉蘿拉瑪,這位勇敢的已婚女子,老天並沒有給她的癡情一個好回報。她深愛的男人,一直保持緘默,終其一生沒有回應她的追求。當我們愛一個人時,不怕沒有話說;但被愛的人若無法回報等同的愛,他一定沒話可說。 

上帝是公平的,祂既讓愛情滋潤乾涸的靈魂,祂也讓愛情感動不了的靈魂永遠不想打開緊閉的窗。上帝的公平,讓我們看到愛情的溫柔與殘酷。兩情若相悅,愛情就溫柔可人;反之,則殘酷得可怕。 

被愛情沖昏腦袋的,說了很多話,說了話的就會留下歷史;不願被愛的人,相對顯得寂寞,我們不容易了解他們在想些什麼。 

像吉蘿拉瑪如此癡情者,不分男女,在愛情文獻裡比比皆是他們的痴言顛語,說他們是愛情國度裡的「主流勢力」並不為過,世人歌頌的愛情宣言十之八九出自他們。他們或許在實際愛情上是輸家,在人類綿延的愛情史上,卻是聲音最大的贏家。 

我不免同情那些被愛卻因無法接受,又不知怎麼辯解無辜的「非主流勢力」了。類似那個被吉蘿拉瑪深愛的男人,他在想什麼呢?當吉蘿拉瑪不惜一切,不怕身敗名裂的不斷寫情書給他,他為什麼不會被感動,或接受這場愛戀呢? 

好可惜,我找不到什麼資料可以解答。也許,「就是不會被感動」,已經算答案了吧。我們要因為對方一意的癡情,就點頭接納對方嗎?就算我們最終會被感動,但「感動」等於「愛情」嗎?如果能在「愛情」的語義裡填充替代進「感動」,那愛情就很像慈善事業,很像宗教訴求了。我有把握回答的是,我可以被很多事感動,對愛情,我絕對不會因感動而去愛。 

不會因感動而去愛。你喃喃重複著這句話。 

我知道,很殘忍。可是只因對方誠意足,愛戀深,我們就應該被感動而接受愛情嗎?愛情令人感動,是在雙方都感動於對方真摯的前提下,才有意義的。深愛的一方,永遠會說出動人的話語,「我迷失在愛情的深淵裡。」、「我親吻你,我為你畫一幅愛的圖像。」、「我吻你一百遍,我溫柔的擁抱你,我用想像力繪一張有你有我的畫,沒有旁人也沒有旁物。」、「我要在你心靈的耳朵旁傾訴。」、「我的夢裡都是你。」噯!這樣的情書,我可以舉出千千百百封,不管出身高低,不論男男女女,倘若掘開了愛情的礦苗,於他,就是一座豐富的寶藏。 

情書再美麗,卻叩不開那些無動於衷者的窗扉。沒辦法,就是沒辦法。我何必在你的畫裡,我何必要聽你傾訴,我何必要任你擁抱,我何必在乎你墜落,我何必陪你入夢。相應於那些痴心人的癡情,這些何必實在太傷人了,但你若不何必,苦的必然是自己。 

有時候,我會這樣想,為了不傷人,戀人要先學會拒絕吧。拒絕被你不愛的人感動,拒絕自己心軟。老天很公平,我們有一天也會被某一個人拒絕,而且可能被拒絕得極其殘酷。由於我們曾經拒絕過別人,唯其如此,我們當能體諒對方的拒絕。愛情不就這樣,人生不就這樣,溫柔只等投緣的人。

愛是一種奇怪的東西,忽閃忽滅間的深刻,成長在彼此心里。最美麗的故事沒有結局,嘆嘗最浪漫的感情沒有歸宿,最幸福的愛情沒有言語,最深刻的喜歡沒有空間! 愛情也不完美,但是卻有彼此心靈間的默契,讓彼此感受到,愛在滋長!〝我愛你〞也就不那麼空空的了! 想你是一種甜蜜的憂傷,想你是一種酸澀的期待,想你是一種...

聽到一位女性朋友結婚的消息,一連使我難過了好幾天。可別誤會是那種「新郎結婚,新娘不是我」的悲劇發生在我身上。事實上,我只是為一樁情緣的錯過而深深遺憾。結婚的朋友是個聰慧、美麗而纖細的女孩,因此她戀愛時我們自然十分好奇,是何方君子能贏得她的芳心。 某日在一個燠熱難當的午後,辦公室裡,幾乎每個人都被盛...

我和我的男朋友恐龍喜歡逛街。 喜歡觀察人的我,發現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有許多情侶,都是男友一肩挑起兩個包包。 我突然扯住恐龍的手:「你願不願意幫我背包包? 「你不舒服啊?是不是天氣太熱了?」恐龍摸摸我的額頭,我搖頭。 「那麼,一定是你東西背太多,肩膀痠痛囉?」我又搖搖頭。 「我的意思是,從今以後,你願...

老公是學理科的,當初喜歡他,是因為他的穩重,依靠在他的肩上有暖暖的踏實,三年的戀愛,兩年的婚姻,然而我已倦了。 當初的喜歡是現在倦他的根源,我是個感性的小女人,敏感細膩渴望浪漫,如孩提時代渴望美麗的糖果。 而他,卻天性不善於製造浪漫,木訥到讓我感受不到愛的氣息。 某天,終於鼓起勇氣說:我們分手吧。...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