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所以,愛情也許不曾來臨,但也從未遠離。

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卻有男女關係。
第一次見到你,是在多年前的夏天,那天的你穿了一件亞麻白襯衫,好質料
襯出你的好品味。我記得我心裡在想,嗯,多麼好看的男人。
初次見面,M介紹我和你認識,他親密地摟著我的腰,對你說:欸,我的女朋
友。他的口氣充滿寵溺與驕傲。但當我和你四目交接的那瞬間,一切彷彿迅速
後退成為模糊的布景,整個世界只剩下我和你,我的男朋友也是你的好朋友M,
霎時成為一個多餘的人。
M是一個好人,他讓我覺得妥貼安穩,平撫了我的某個部分,可是他永遠不能
滿足我的另一個部分,那個惡女的部分,他是白天,不會明白黑夜的深沉。
而你,我認為你是懂得我的。不必言語,只要看著你的眼睛,我就知道,我
們在骨子裡是同一個國度的人。你就是我的黑夜,你明白我內在的不安與騷
動,一如月色明白潮汐。

我不夠好,我明白。可是我的痛苦卻在於,我壞得不夠徹底。
和男朋友的好朋友上床,這當然是敗德的,如果我只是純粹地享受那種放縱
與歡愉,我會覺得快樂得多。如果我真如我自己所認為的那樣,對我的身體有
絕對的自主權,我會覺得不需要有罪惡感。
但事實上是不行,畢竟我要的不只是性而已。而且,我還隱瞞了M。
在他心目中,我優雅且矜持,交往兩年他才吻我,而我很驚訝地發現,我對
他的吻完全沒有感覺。我們之間也偶有肌膚之親,可是都是在黑暗中進行,他
以為那是我害羞的緣故,事實上,是我刻意要掩藏我的面無表情。
但你不同,即使你只是遠遠地在同一個空間裡的另外一邊,即使我們之間個
著一個M及一堆不相干的人,我的身體都會因意識到你的存在而輕微地顫抖。我
渴望著你向我走來,幻想著你將我推向牆壁強吻我。我要你。我無法對自己否
認,我要你。
而你的眼光也總是在人群之搜尋著我的,你那種似笑非笑的表情,帶著輕微
的嘲弄,彷彿一切了然。在你的身旁總有別的女人,你是很勤於換女友的那種
薄倖男子,每隔一段時間,你的身邊就會有不同的女人出現。她們通常很漂
亮,卻也很愚笨,除了服裝目錄,什麼也不讀。我實在不能明白,像你這樣聰
明的男人,為什ㄇ會選擇她們?
後來我懂了,那是因為你根本不要愛情愛緣故。你說,只要對一個女人的情
愫在你心中有一絲絲萌芽的機會,你就會毫不猶豫地將之連根拔除。也許在你
心裡,你認為對一女人的愛會讓一個男人變的軟弱,所以你不要讓感情來控制
你,所以你選擇那些不會讓你動情的女人在你身邊來來去去,她們心甘情願,
你雲淡風輕。
那麼對於我呢?我想問你,你可曾愛上過我?

也許是我自做多情了,但是對不起,我就是要一相情願到底。你一定愛過
我。我必須依靠著樣的信念,才能支撐自己。
我曾經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對你說,如果我愛上了你,你會怎麼辦?你沉默了許
久,終於回答,千萬不要愛上我,如果不幸愛上我,妳會被我搞瘋的。
於是我努力不愛上你。你看我多乖,多聽你的話。
但是在那個深夜的長巷裡,你卻又對我說,妳放心,就算路在長,我都會一
值陪著妳。
這句話讓我的嘴角悄悄泛起笑意,心裡卻在嘆息,你總是讓我困惑,總是讓
我無所適從。有的時候,我真的對你手足無措。可惡,你早就把我搞瘋了。
我的蠻橫與溫柔,你的靠近與疏離,總讓我不知該以什麼心情什麼表情面對
你。你很有辦法挑起我的矛盾,讓我的感情與尊嚴以自我為戰場相互對抗,結
果是狼煙四起,廢墟遍地。
也許你對我只有情慾,也許我誤把慾望當成愛情,可是,身體的吸引力難道
不是男女之間最直接的愛的表現?
我曾偷偷排過你的星圖,並且驚訝地發現,你的火星與我的金星一致,我的
火星也與你的金星相合,星座書上說,這樣的組合在男女之間是致命的吸引
力,屬於前世的牽引,根本不容抗拒。所以我想,這一定是一個冥冥中的旨
意,一個神秘學上的指引,所以,如果我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上帝也會原諒
的。
或許這只是我給自己對你發生情愫的藉口。但是天啊,愛情本來就是非理性
的,從來只能墜入,無法控制與分析。

那天,在M的生日聚會上,我因為你的缺席而暗自悵然若失,逐藉口不勝酒力而
到後花園裡去吹風,卻在這時候,我看見你從入口處向我走來。我想,這是幻
覺,一定是我太渴望看見你而出現的幻覺。
到你把我擁入懷裡,我才知道這是真的,那一定是我太強烈的想望引領你前
來,可是當你把我推向牆邊並且將吻落在我的唇上時,我卻因為太驚愕而完全
沒反應。
妳怎麼可以這麼冷靜?你低聲重複,輕笑裡帶的詫異,妳怎麼可以這麼冷靜?
天曉得這已經在我的幻想中模擬過千百次,可是當它真的發生時,我竟然只
能呆若木雞。神經.大腦與血液彷彿霎時與我的身心抽離,我對你的吻既不迎接
也不抗拒。如果彗星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撞上地球,地球在灰飛湮滅的同時可能
也不知道自己已經爆炸了吧?
你終於因為我的木然而放開我,然後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從容自若
地走進屋子裡去。我聽見眾人因你出現而傳出的高昂的笑聲,而我的心在瞬間
盪到谷底。
當天夜裡躺在床上,為了自己白癡般的表現,我悔恨的難以成眠。我明明願
意讓它發生,我明明曾經祈求過千百遍,可是美夢成真的那一刻,我竟然讓它
白白的溜走。如果這是一場臨時測驗,那麼我算是繳了白卷,分數零分。

為了挽回我的失常,當我和你又有機會獨處,當你再度把我拉近你,我不顧
切一地投入你的懷抱。而這次,我又刻意讓自己太瀟灑了。我告訴你不需要有
任何負擔,第二天你就可以忘了我。「這種是對我來說,真的沒什麼。」我笑
著強調。

我還說,就這麼一次,然後我們就當一切都沒發生過。
我要你狠狠咬我,愈用力愈好。你真的咬了。銷魂蝕骨的痛楚直入心扉,我
發出無可抑制的叫喊,於是你把手指深入我口中,讓我緊緊咬著你的骨節。
在那極致的瞬間,我產生了幻覺,彷彿我從懸崖墜落,跌得粉身碎骨。甜美
的死亡,靜止的時間,感官的凍結。我的意識一片空茫,魂魄飄遊到遠方,久
久財醒轉過來。
不怕M看見妳身上的痕跡?事後,你青撫著我到處是齒印的身軀問我。
我微笑不語,沒有告訴你,我早已暗暗下了離開他的決定。我不能在你於我
身上心上烙下印痕之後,還繼續若無其事地與他在一起,那非關道德,而是對
我自己的交待。
和你的歡愛彷彿是一場夢,第二天醒來,我甚至不確定那是否真的曾經存在
過。一段時日之後,你留在我身上的齒印都成了淤青,彷彿情慾的證據;每當
我裸著身子站在鏡子前,看見那些不斷變色的烙印,我才能一遍遍的確定,那
不是夢,不是。當那些淤青漸漸化成為無形,一切卻又好似從未發生過,但它
們轉而印在我的心上,成為難以抹滅痕跡。
我想你雖然懂得我的某個部分,卻沒有真正了解過我的另一個部分,也許在
你心目中,我只是一個自我放縱的女人,一個肉體上的無政府主義者,和喜歡
的男人上床不會有太多的考慮,即使背叛了自己的男朋友也無所謂。我也不想
讓你知道,你再我心中是如何曾經千迴百轉,那種強力的程度是一種長期的心
靈苦刑。直到你已消失這麼多年後的今日,我還把自己放逐在流沙之地。
在我離開M之後,我最好的好朋友W給了他許多安慰,魚市順理成章地接替了
我原先的位子。每當想起這件事,我就忍不住要為了上天的幽默而微笑。原來W
一直暗戀著M,許多是早已有了伏筆,然後在出人意外之處寫下結局。那是W長
久的等待,她值得的。
而我值得了嗎?我想我永遠無法做出任何結論,我也從來不怨尤自己如今的孤
零,愛一個人如果要以成果論,那就太違背愛的本質了。只要在愛裡發生過的
都是值得的,只是誰都不能奢求永恆。
我與M分手的消息,你一定聽說了,卻從未找過我。這也是我早就明白的,當
你進入我的時刻,也是你離開得時刻。我和你只是從彼此的心靈邊緣走過,對
你來說,過了就過了;對我來說,卻是擦槍走火,把我的世界一角燎燒為吋草
不生的荒原。

我一直以為,男女之間最好的關係有三種,分別是從來沒有開始的關係.已經永
遠結束的關係.以及純粹的性關係。那麼,這三種關係,我都在你身上完成了。
我的內心深處是如何分裂,一方面被愛慾翻攪,一方面卻又不能信任愛情,
那造成了痛苦的來源。而你出現是一面鏡子,殘酷地映照出我內在的崎嶇。
我希望,終有一天,我也可以像你一樣不需要誰。我希望,終有一天,我也
可以成為一個完整的人,心裡不再有缺口,不再有裂縫,不再因愛慾凌遲而滿
身破綻。然後,我將自由,我將無慾,同時也無思無懼,我會成為我自己世界
裡的女超人,完全釋放了所有的綑綁,身上沒有負擔,心裡沒有別人,一個人
安靜地走下去,走過每一個日落與晨曦,直到末日來臨。
我也常常想,我真的愛你嗎?
也許不是你,而是飄浮在你之上的另一個人。
他與你相似的不過是你的形體。他比你深刻,比你沉穩,比你豐富,比你溫
存。他是我想像中的你。
也許是我太寂寞,需要一個對向來寄託我的感情,所以我選擇了你。
但我其實從未真正看清你,我不過是愛上一個不存在的幻影。我凝視的是想
像中的你,那個你非你。
所以,我需要的根本不是你,而是你的缺席。
那麼現在,終於,一切都各得其所了。感謝主,你總算可以在我心裡安息。

然而,我還是忍不住要告訴你,我愛你的方式,就是努力不愛你,或是說,
讓你以為我不愛你。但我猜,以你的聰明,說不定其實一切都清楚都了然。我
辛辛苦苦演了一齣連自都騙不過的戲,你從頭到尾只在壁上觀,微笑地把我拙
劣的演技盡收眼底。

【魅麗雜誌 76期/1月號】精采推薦 懶人小減肥 邊掃除邊運動 KO幸福肥打敗年紀 我愛團團,不要圓圓蠟筆小嵐:失去過所有 換得身心兩輕鬆更年期更美麗 保養好卵子 別怕更年期省得美 小資藝術 用智慧換美麗讓我們露營去 現代桃花源 武陵農場與大師對談愉悅 發現你的獨特魅力三個指令放輕鬆 【圖文提供/...

這對老夫老妻選擇在每年的春、夏、秋、冬都各拍一張照片做紀念,但看到最後一張,卻不禁讓人心裡糾結了一下。 可愛的阿公和阿嬤在每年的四季到來時,都會在自家門前拍一張照片留念,即使是下雨了也要撐著傘拍照。每個季節,家門前的庭院都有著獨特的風貌,而照片本身就像四季一樣,充滿希望、快樂、恐懼,與絕望。看完照片...

今天,女兒捐出人生中的寶貝   這是一場慘痛的災難。一場大火,奪去了這個家庭女主人的生命,吞噬了這個家庭所有的財產,男主人和他那個叫翔子的小孩在消防人員的幫助下,險險逃生出來。   電視上,那個中年男子哀傷的表情和翔子呼喚哭聲打動了我。我是在災難後的第二天去看望他們的,帶去了一點...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