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戀愛中吵架通常中男的好話說盡,女的不依不饒。所以下列方式基本是男士提供,但有科學分析證明,經常性的吵架是維繫愛情的一個重要紐帶,愛情因爲常打而常新。 
1.沈默是金法 

通俗的解釋:在女友發脾氣時,不理她。 

有一位曾經和女友打得天翻地覆如今也一直作著持久戰備的朋友介紹經驗說,原以爲女孩發脾氣是一件沒什大不了的事情,幾句甜言蜜語或小恩小惠就可令一切煙消雲散,但無數的戰鬥經驗表明,這種認識簡直謬之千里。 
中國有句老話叫火上澆油,甜言蜜語也好,擺事實講道理也好,無形中都變成了潑在火上的汽油。因爲一個女孩如果無故發了脾氣,那她一定是在心裏感覺不對頭了,而不是因爲哪一個細節。女孩在發脾氣時,由於氣憤而帶動了身體內部不講道理的神經。這時的解釋、爭辯、安慰都是多餘的,最好的辦法就是沈默,等她過勁。而沈默是金法最關鍵的所在就是並不要一味的沈默,當你感覺她已經過了不講道理的階段,那一定要抓住顯示她的無理取鬧的致命一點,事後進行深刻教育。 

2.憶苦思甜法 

通俗的解釋:當二人吵架後,要多想過去共同經歷的苦楚和明天所有可能經歷的甜蜜。 

當二人吵架後,各自負氣躺在自己的床上時,先將吵架的理由和誰是誰非暫且抛開。想想過去,你倆因何走到一起來,你們二人曾經怎樣戰勝過橫在你們之間的障礙?想想未來,假設你人正在波光瀲灩的湖心泛舟,你們在自己的新房裏獨享愛情的甜蜜。這樣,還有多少的煩惱和不快?你是不是依然在生他(她)的氣?你們之間是否發生了什重大的分歧?這一切可不可以解決?事情發生到不可救藥的程度了嗎?如果真的只是一時的鬥氣,想想他(她)現在的樣子,是不是因爲你的生氣而嚇壞了?你還有理由生氣嗎?而憶苦思甜法的關鍵所在是兩個人各自憶完思完後,還要走到一起進行一下匯總,這都是避免下次吵架吵得太凶的理由。 

3.苦大仇深法 

通俗的解釋:以自己誇張的苦楚和委屈,來博得對方的同情。 

不大不小的雨,行人稀少的街道。一男一女二人糾纏在馬路中央,女的要奪路而逃,男的緊扯她的袖口。請注意這不是雨中的搶劫案。 
真正的情節開始了,男的拉住女的(一定要拉,要不她一走就沒下面的情節了),開始激動地訴說,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激動,當他覺得女性柔弱的心理已經被他打動,他就放開了女孩的袖口,淚水順著他的面頰流下來。女孩嚇壞了,拿出手帕要給他擦,被他拒絕了。女孩很恐慌,不知所措,更加溫順,而後二人重歸於好,緊緊擁抱。 
這就是所謂的苦大仇深法。現在讓我們在他激動的訴說那段放開音量:在這座城市中我一無所有,領導欺負我,好事都沒我的份,父母欺負我,我沒有地位;走在大街上,警察看我不順眼還要訓我幾句;買了瓶汽水忘了還瓶,看了一部電影不知道啥名,大過年的吃了塊肉,爲了那味現在還捨不得刷牙。只你一個最親密的人了,你怎還要欺負我折磨我?我受夠了! 

4. 糖衣炮彈法 

通俗的解釋:浪漫的糖衣炮彈是克敵制勝的法寶。 

一個女孩和男友吵架了,在單位悶悶不樂,那個"死人"已經兩天沒有消息了,是不是真的不會再來了?這時花店送花的小男生給你送來了哪怕一枝玫瑰,在同事詫異和羡慕的眼光中,你接過那個"死人"爲你預訂的鮮花,怎不心花怒放?氣也就先消了一半。 

這是糖衣,類似的糖衣還有求一個漂亮的小女生(五六歲,這才像童話 )代你送去一封別致而言語不多的道歉信,千萬不要郵,那多不浪漫。也不要打電話,也不要****在她家樓下或單位樓下苦苦等她的傻事,雖然也能達到和好的效果,但你付出的辛勞實在是太大了。糖衣炮彈法現在也發展得比較緩慢,還沒有什太新的糖衣。 
對於 *** 漸狡猾的女孩,沒有創新簡直就是死路一條。 



  近年在醫療美容的領域,出現了新名詞─「微整型」,相較於傳統較大型的整型手術,其手術處理的部份較少,手術更簡單、更快速,傷口也較小,吸引了許多不想承擔手術風險,卻又想修補臉上小瑕疵的民眾進行「微整型」。而民眾第一次進行「微整型療程(如小針美容、晶亮瓷、玻尿酸、肉毒桿菌、膠原蛋白等)」是在...

這觀念完全正確啊!很多人的觀念就是,女兒嫁出去就是別人家的了婆家幾乎都不太會跟娘家來往甚至娘家有難,婆家更是避之唯恐不及這老公的觀念,根本是在路上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的好老公典範! 靠北老公原文: 真的要好好的靠北一下我那傻老公了 我老公一個月薪水7萬,我一個月薪水3萬,老公一個月都會拿1萬5給他爸媽,...

甫獲得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的許瑋甯近日在電視節目《TVBS看板人物》上接受金鐘最佳文教節目主持人方念華的採訪,整個攝影棚因為兩位金鐘獎得主碰在一起而顯得格外耀眼奪目。許瑋甯在節目上不僅分享了自己演藝事業的挑戰經驗和心得感想,還特地帶了全套的食材和鍋具到現場教導方念華製作拿手的雞肉派,展現她平日休閒時間的...

我正專心的看電視,他突然說:「我們離婚吧。」 他很嚴肅,不像是跟我開玩笑。浮上我腦海的第一個念頭是:他肯定炒股虧大了,或者是得了絕症,怕連累我。我堅決的搖頭,油然而生一股要跟他共患難的豪情。 他的第二句話將我打入地獄:「我愛上別人了,對不起。」 「什麼時候?」我努力沉住氣。 「半年了,是旅行認識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