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不喜歡我的姥姥
愛,那麼疼。讓千萬人落淚的故事 …
我從小就不喜歡她,因為她總是打我。
我從外面玩餓了跑回家,
總是習慣的大喊一聲奶奶,一邊到處找吃的。
她就會踮著腳走到我後面來,
抬起手,在我的屁股上猛拍一巴掌,
大吼:我讓你叫奶奶!火燒火燎的疼。


我捂著屁股,眼淚打著轉轉。
我一直想走,回到奶奶家去。
好幾次趁她不注意逃離了小院子,
結果沒跑到村口就被她捉回來,
免不了一頓打,她好像隨時都有一股無名的火氣。

她的錢藏在褲子口袋裡,包了兩層手絹。
那手絹白白的,上面繡了一朵牡丹花。
我一直覬覦這手絹,可她藏的嚴嚴的。
她每樣東西似乎都很好看,茶杯是成套的,
炕上鋪了大紅的絨毯,鞋墊裡總繡著花,頭髮油光光的。


可是她不愛我。

我就常常想起奶奶,一個人在被窩裡哭,
記憶中她從沒喜歡過我。
前幾年,她到奶奶家去,
穿著嶄新的紫色旗袍,頭髮攏在腦後,
一絲不苟,我看著新鮮,吃飯的時候,
一邊叫著姥姥,一邊湊到她跟前去討吃的,
她一抬眼睛,呵斥:小孩子,真沒規矩。

那神情,我一直記在心裡。
奶奶見她呵斥我,立刻變了臉色,
拉著我的手走開了,爸爸媽媽也很尷尬,默默低頭吃飯。


只不過是兩年時間,我就來到了她的身邊,
每天吃她做的飯,住她的房子,挨她的打。


上學了,她給我做的書包是最好看的,
用布角拼出好看的五角星,帶子上還縫了蝴蝶結,
可是我一點也不開心。

剛開始上學,人家都有爸爸媽媽爺爺奶奶寶貝似的接送,
我卻一個人背著大大的書包,一步步往回走,
期待著她能站在夕陽裡迎接我,
每次都失望而歸,她不是在菜園子裡忙活,
就是已經推著三輪車滿村子賣菜去了。


柴門上了鎖,我只好蹲在門口等。
好幾次,我沖她大吼,
揚言如果她再鎖門我就不回這個家了,
她睬都不睬我,輕描淡寫地說:你能去哪裡?


心裡,落滿了雪


學校裡開始開家長會了,她沒空去,
每天都在忙碌,種許多的菜,除蟲,拔草,賣菜。

年末的家長會上,我因為考了前三名,
特別想媽媽能來跟我一起參加。
正是農閒時節,幾乎所有家長都來了。
孩子們在各自的父母跟前撒著嬌,打打鬧鬧,
只有我一個人形單影隻。

有調皮的同學嘲笑我,間或還有家長投過來複雜的眼神,
我心裡難過的要命,於是我決定自己去找爸爸媽媽。
那天,獎狀都沒有領取,我就一個人踏上了出村的路。

三年沒走過,路已經生疏了,
幸好,我還記得家裡的村名。
下了雪,我一個人在雪地裡一路走一路打聽著,
終於摸索到村口,熟悉的樹和房子,撲面而來,
我覺得喉嚨發緊,手裡裡冒汗,心跳的咚咚的,
三年了,我想了三年,今天終於回到家了。
正在狂喜的時候,我看到了她和媽媽,
她穿著厚厚的棉襖,媽媽胖了些,
走在她身邊,看樣子是送她的。

她去看媽媽,都是等我上學的時候,
原來她一直去看媽媽的,只是不讓我知道,
心裡忽然就湧上了恨意。我悄悄躲起來。


在村口,媽媽掏出幾張鈔票來塞給她,
她怒衝衝甩掉,然後大步流星著走了,鈔票散了滿地。
媽媽小聲嘀咕:這是何苦呢?


我再也忍不住,從房子後面跳出來,大喊一聲:媽!
作勢要撲在她懷裡,媽媽一驚,扭頭躲了一下子,
儘管她臉上仍然是笑著的,
我還是清晰的感覺到這微小的躲閃,
媽媽大概是意識到了,有些尷尬,
為了掩飾,她說:燕兒長高了,漂亮了!


她已經跌跌撞撞跑過來,還摔了一跤,
膝蓋上有雪,她拉起我,大聲說:走,咱回家。


我被她拖著走,在雪地上萎靡出一道深深的痕跡,
我以為媽媽一定會上來拉住我,或者拉開她,
可是媽媽只是一動不動站在雪地裡……
我的心裡,霎時也落滿了雪。

以前,我一直纏著她問爸爸媽媽,她臉上掛著霜,
一邊幹活一邊回答我:你沒有爸爸媽媽。
你撒謊。因為委屈我開始哭喊:一定是你非要搶我跟你作伴,
不讓我見他們。她怔了怔,揚起巴掌拍過來。


現在,我有點明白了,一定是媽媽和奶奶不要我了。

回到家之後,我好像一下子就懂事了,
什麼也沒問,默默的跟在她的後面,收拾碗筷,洗衣服。
她一直跟我說話,說燕兒,今天領獎狀沒?
今天姥姥做餃子吃好不……
我不回答,心被悲傷覆蓋了,我想,為什麼沒有人愛我。

此後,再也沒有媽媽和奶奶,日子平靜流逝著。

那個時候,她也就五十歲吧,
姥爺過世了,舅舅離得遠,也不常回來,

 

家裡就我們兩個人,五間房子顯得空落落的。

她愛絮叨,每天吃完晚飯就一邊數落我一邊縫縫補補,賺一些零花錢。
說我是討債鬼,懶人精這樣的話,
火盆裡埋著土豆和紅薯,盆沿上烤著花生。

我寫作業,看書,她做針線,繡花。
那些零食我們一人分一半,大多數的晚上,就這樣過去了。


我不服!命運卻將我和姥姥栓在一起



有高年級男生開始喜歡我,
天天跑到老槐樹下等我一起上學,
他偷偷拉我的手,心裡漫過蜜一樣的甜,
我每天都想讓自己更好看些,在頭髮上別一朵花,
或者用彩色的毛線拼成一朵花來戴。

我雖然不喜歡她,可是,我已經十七歲,
知道了她的辛苦,我們倆所有的花銷都要自己去賺。


假期的時候,她去賣菜,
讓我推著小車子賣冰棍兒,遇見同學我總是羞愧難當。
她卻坦坦然大聲吆喝著,
小蔥小蔥,鮮嫩的小蔥啊——聲音拖的很長。
我則縮著頭,恨不得鑽進地縫裡,
她在旁邊大聲喊:有什麼丟人,自己賺錢自己花,
你不吆喝賣不了,別指望我給你交學費。


第二天,她就真不管我了,扔給我一箱冰棒,
就推著車走了,賣菜去了。


哪裡有這樣的姥姥,我跟鄰居抱怨,
跟誰都不親,只愛她自己,自私。
鄰居大媽笑眯眯地看著我:你姥姥就這樣,精緻一輩子嘍……

她精緻。我不服氣,
我親眼看見她為了一毛錢也跟人家爭的你死我活。

除了愛美,她還愛吃零食,
沒有錢買蜜餞水果的時候,
她的口袋裡就總是裝著花生,
炒熟了,再鹵一遍,非常美味。

那是她自己的,分給我也總是很少的一點點,
她說:你還小,日後有的是機會,
姥姥是快入土的人了,再不享受就沒機會了。
所以,我剛剛夠到鍋臺,她就將做飯的任務交給了我,自己清閒。

有一年夏天,她種了香菜,那一年香菜奇貴,
除去生活,居然小剩了一點,
她興沖沖拉著我去逛街,到最後,
卻給自己買了件紫色的天鵝絨旗袍,
滾著邊兒,修身又好看,卻死貴。

看著她興高采烈捧著旗袍,
我低頭看看自己身上洗的發白的舊衣服,轉身就回家去了。


男孩子最終去喜歡一個長髮飄飄的美麗女生了,
我整整鬱悶了一個月,她都沒發現。


那天晚上,她穿上新買的旗袍在鏡子前照來照去,
終於滿臉惆悵:老了,穿啥也不好看了。
我偷眼看她,已經沒了第一次見她的爽利樣子,
頭髮悉數花白,也亂,不再光溜溜了。
她失落的不行,整晚都在看以前的舊照片。

心裡忽然有點難過,不為她的蒼老,
只為了這麼多年無愛的空白歲月,
命運將我和她栓在一起,我是那麼委屈和難過。


我走的時候,第一次抱了她,
這個囂張的老太太,居然羞澀的轉過了頭。
她穿上了那件紫色的旗袍,像一片深秋的樹葉。

當知道她終於跟舅舅去了城裡後。
我再也沒有回去過,寫信,
她也不認識字,打電話,
她要跑很遠的路去接。
況且,她面對電話的時候,總是不會說話,吭吭哧哧的。

念念不忘的姥姥 原來一切都是...
我找了兩份兼職,開始了全新的人生。
對她的思念本來就淡,
慢慢的,就稀釋在空氣裡了。
然後我順利留在城市裡,
有了自己的意中人和一份不錯的工作。
我結婚的時候,她給了我一隻玉鐲子,我隨手扔在箱子底,
心想她那麼小氣的人,不過是地攤貨。

老公對於我不跟家人來往很疑惑,
我告訴他,我姥姥冷血,
所有兒女都不喜歡她,不回家,
我媽媽也跟她一樣,遺傳。

卻開始夢見她,生活安逸無憂了,
她卻跑出來,一次次在夢裡拍我的屁股。

給舅舅打過電話去,
舅舅說:她早走了,跟舅媽和不來,
還總喜歡罵人。言語裡頗多不滿。


她一個人,八十歲,住在破舊的鄉村小院裡!
天啊,那天我們幾乎是連夜驅車趕回去。
發現她傻呵呵坐在門口笑的衣襟上都是口水。


我說姥姥,燕兒回來了。
她抬頭看我一眼,繼續笑。
那些日子,她完全不認識我,


自顧自的說著話:我老了,說不定哪天就走了,
燕兒在世上就孤零零了,你要學習自己照顧自己,
自己回家,自己做飯吃……自己做衣服穿,我總要走的,
你沒有爸爸媽媽,你跟人家不一樣,她對著雞鴨說,
對著我女兒說,捏著她粉嫩的小臉蛋叫燕兒,
說爸爸媽媽領養我的時候她就不同意……
都是一些淩亂的片段,卻都跟燕兒有關。


心裡漫過無邊無際的哀傷,很惶恐。
她得了這麼嚴重的老年癡呆症,
我打算接她回家,她不肯,
叫我柱子,柱子是我舅舅的小名。
說我哪裡也不能去,我去了,
燕兒怎麼辦,她就沒有家了。


我只好留下來照顧她,握著她的手,心裡無比溫暖。

第三天早上,毫無預兆,
她穿著華麗的旗袍,永遠閉上了眼睛。

她的葬禮上,我看到了媽,媽也老了,
臃腫而笨拙,我終於問出了在心底藏了多年的疑問:
為什麼你們把我扔給她?

媽不看我的眼睛,輕輕歎了口氣:
燕兒,不是這樣的,你不是我們硬扔給她的,
是她自己把你撿回來的……


終於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原來是媽媽不生育,
抱養了我,一家人都疼的要命,尤其是奶奶,
可是五年後,媽媽奇跡般生下了弟弟,
我的地位一下子一落千丈,
家裡人商量著我是個累贅,要送到孤兒院去,
是她看我可憐,在半路上硬要了來。


從此,媽媽不上門,舅舅也不回來,
都說她傻,從此懶的給她錢來供養我。


他們疏遠她,她就找他們作對去,
一次次,彼此寒了心,她半輩子精緻養尊處優,
卻偏偏為了我,要親手做飯,種菜,做針線活來養家。


我開家長會,她去求媽媽來,
媽媽不肯;我考上大學,她去找他們要學費,
他們不給,她就大罵一個月……


那兩枚玉鐲子,他們要過幾次,她不給。
一枚賣掉當做學費了,一枚送給了我。

她留下的遺物,除了幾間房子,
就是一個大箱子,打開,裡面是滿滿的零碎,
我小時候哭著喊著要的花手絹,發了黴的零食,
我的花書包,考了前三名卻沒有領回來的獎狀,
都是她藏起來又忘了的,零零碎碎,
像她的人生,半生的辛苦全都與我有關。

對著箱子,疼,一層層漫上來,撕心裂肺。

快把故事分享給身邊朋友,

提醒他,愛 要及時!


▲說到要拍照,大家都會反射性比「YA」。(source:左lovechun/右mydrivers)     「要拍照了哦!」不論團體照或者是個人獨照,只要聽到要拍照,大家好像都會習慣性比出「剪刀手」這個姿勢,這個手勢拍久了就會覺得真是了無新意啊! 尤其是在這個「比美照」的年代,...

▲說到要拍照,大家都會反射性比「YA」。(source:wofollow,下同)   「要拍照了哦!」不論團體照或者是個人獨照,只要聽到要拍照,大家好像都會習慣性比出「剪刀手」這個姿勢,這個手勢拍久了就會覺得真是了無新意啊! 尤其是在這個「比美照」的年代,千萬不要再只會「擺剪刀手」就傻傻...

網友在DcardPO文,女友在軍中當兵,朋友愛開玩笑怕他被兵變,但是他始終相信女友。因為女友在部隊中,總會告訴他男兵跟他聊過什麼。 示意圖非本人(Source:Dcard) 直到昨天她休假,卻一直用手機跟學長聊天,女友以為對方純心做朋友,不疑有他。結果在路上女友突然咦了一聲,原來是因為她告訴學長要...

  冬天是最適合告白的季節,總匯在這個時候最需要找個人來陪伴。一位女學生在dcard上分享他被學長告白的經過,前面看似甜蜜,沒想到最後這位學長只是在惡作劇,讓人看了好心酸! 這位女網友和這個學長曖昧半年了,某天突然LINE約他去新北耶誕城約會,這位女網友等了許久終於有機會,於是馬上答應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