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其實也許就是那麼簡單,一句話,一種感覺,一次表白,也許就成就了愛,也成就了一生的責任。有時候感覺就像發送歌曲分享,總是以為很複雜,總以為很難懂,總以為很深奧,不想去碰觸,不想去探究,不是不想,是缺乏動力吧,動力是一種緣份。
  

當有一天,你不小心點擊了一下,就是那麼一下,歌曲的分享就是愛的分享,就是憂愁的分擔。就是那麼簡單的發出去了,親人之間的,朋友的之間的,戀人之間的。愛,也許就是那麼簡單,簡單的不可預料,簡單的不敢置信。
  

不知道為什麼,人總是喜歡把愛弄的複雜化。不知道為什麼,其實有時候本來很簡單的道理,在愛的人眼裡,一切都變的複雜化了。一個動作,一種眼神,一句調侃,有時候都會成為一種心情的爆發,都會成為一次戰爭的前提。愛,讓人的頭腦都變的如此的簡單,變得那麼的不堪而不可理喻。
  

心情的爆發,也許是有原因的,在問題的面前你們誰也分不出是誰的對錯。玩笑,心計,動機,目的,所有的都是那麼隨意的發生著,所有的都是那麼自然的痛苦著。那種從來沒有過的感傷,那種從來沒有過的失落,愛,也會讓人愛的如此的疲憊,如此的狼狽。
  

回望繁燈如花,未語人先怯。也許,身處在某種境界裡的人,都有一種難言的迷茫與困惑,都有一種膽怯與懦弱,不是你不敢前行,也不是你不想啟航,雖然也許你們已經牽手走在路上,雖然也許你們已經相伴在船上,雖然也許這一切讓你們依然憧憬與嚮往。
  

人總是把愛當成一種依靠,愛情,友情,親情,無形中在生活裡都成為了你心理的依靠。你累了,就會跳到那片海裡徜徉,自由,任性,幸福,釋放,這一切,都是一種享受,你享受著其中的酸甜苦辣,悲喜交加,品味著你想到的,你想不到的,突然之間發生的,所有的心情和結果,都是一種風景。
  
也許,突如其來的變故,會讓你又一次的陷入沼澤。於是,你心痛了,你動搖了,你所謂的理性,你所謂的感性,你所謂的自尊,都在那某種時刻,被某種情緒的困擾一觸即發。當那種責問,當那種神態真實的擺在你面前,你心痛了,你說,你能欺騙自己麼?
  

愛,有時候會讓所有的人迷惑。有些心知肚明的事情,往往在情感的領域裡被攪的一塌糊塗,說什麼已經無所謂,說什麼也不會說清楚,既然不懂,既然怯懦,只有保持沉默。有時候,逃避和沈默是彼此交流和溝通的最好方式,無聲勝有聲,沒有選擇的餘地。
  

若是兩情長久時,豈在惜朝朝暮暮。很佩服這句話的意境,其中的無奈和辛酸盡喻其中,既然不能朝夕相伴,只能讓兩情長久。若非世俗的牽絆與困擾,若非世事的變幻與難料,有多少有情人不想去珍惜“朝朝暮暮”?有多少相愛的人會讓彼此只能處在“兩情長久”的境地?他們有得選擇麼?
  
愛,也許不那麼簡單,愛會讓人受傷,會讓人心力交瘁疲憊不堪,愛會讓一些事情無緣無故的起周而復始的落。這一次的爭吵總是在下一次的許諾中結束,當那個永遠不會是下一次的下一次又成為了這一次,而這一次的傷痕,會不會成為彼此的心靈的陰影與負擔,不知道,也說不清楚,誰也別想說的清楚。
  
當你的感覺,當你的心情,被一種猜測的無知所否決,留給你的不是憤怒,不是懊喪,而是受傷,傷的很深。這種傷,比所有的痛都讓你刻骨銘心,當解釋與辯解成為一種多餘,別人的傷可以自己獨自一個人默默的去療,你的心傷,有誰知道?你怎麼去療?用什麼去療?
  

等待,當糾葛讓生命只剩下唯一的等待的時候,你只能選擇等待,用一生,用沉默。等待也許是最幸福的,它可以給人帶來許多種選擇,已知的,未知的,你可以根據事情的發展選擇自己的選擇,選擇自己的心情。總會有那麼一種傷,讓你不想活在被動的陰影裡,你的無奈,你的絕情,也許,不會有人懂。
  

愛就愛了,也許,僅有的愛是不夠的,人會在滿足中尋找更多的不滿足。當那種不滿足讓自己感到離滿足還有那麼一段距離,便開始懷疑,懷疑自己是否離成功那麼的遙遠。就像你要晨練,你不會在家原地踏步,即使鍛煉的程度是同等的,人總是喜歡去繞圈,然後再回到原地繞回來。
  

人都是在享受,享受一種過程,當你繞了一圈回到原來的位置,你就會發現,你已經不是原來的你,也不是原來的心情,那一路周圍的風景,更換了你的人生。雖然,最終還是在原地,雖然,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可是,在你那光彩的洋溢著喜悅的臉上,你還能說,你是原來的自己?你還能說,你不在乎那種過程而在乎結果?你不說的,是因為你懂。
  

也許,人生的愛不是簡單和復雜的概念。緣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緣的也許會錯過,錯過的就會成為一種遺憾。愛是一種矛盾吧,努力與逃避,熟悉與陌生,讓簡單的不再簡單,讓複雜的更加複雜,矛盾就矛盾著吧,也許,愛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撲朔迷離的,都是沒有道理可言的。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她12歲,供四個哥上大學,哥哥們為她穿孝衣,她是全村第一個未成年卻能埋進祖林的人 1998年8月24日,一場特殊的追悼會在山東加祥縣後中莊舉行。 死者申春玲是一位年僅16歲小姑娘,但她卻享受了這個村最高的葬禮規格,她的四個哥哥穿上了為父母送葬才能穿上的孝衣。 在靈柩前長跪不起,全村老少自發地佩帶黑紗...

【痛的開始:女孩破碎的自尊心】男孩與女孩結婚了,新婚的他們幸福洋溢著。女孩在公關公司上班,作為公關的她經常要出席各種酒會、產品發布會。在一次精品發表酒會上,她拿起玻璃杯輕喝一口紅酒,一個鮮紅的唇印印在了杯沿上,她十分不好意思地將沾了口紅的那一面轉向自己並快速的抹掉,生怕被別人看見而恥笑自己。然而,...

男人是位出租車司機,白天在外到處奔波,晚上回到家裏已是疲憊不堪。偏偏女人一見他回來,總喜歡纏著他說個沒完。而他,只是勉強地應上幾聲。 時間長了,女人漸漸地惱了,一如往常地買菜做飯,卻很少理他,脾氣開始變的暴躁。為他用完東西沒有放回原處,為他回家後未能及時換鞋子,為他偶爾抽了一只煙…&...

結婚二年後,先生跟我商量把婆婆從鄉下接來安度晚年。先生很小時,父親就過世了,他是婆婆唯一的寄託,婆婆一個人扶養他長大,供他讀完大學。「含辛茹苦」這四個字用在婆婆的身上,絕對不為過!我連連說好,馬上給婆婆收拾出一間向南帶陽台的房間,可以曬太陽,養花草什麼的。先生站在陽光充足的房間,一句話沒說,卻突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