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一年一度的辯論大賽中,這個題目成為總決賽的題目。她
主張被愛是比較幸福,不管甲方同學辯論的多激烈,她還是
認為被愛比較幸福。她就是在那個時候遇見他的,他是主張
愛人比較幸福的主辯,她對他的印象很深刻,那個臉紅脖子
粗,主張著愛人比較幸福;她暗笑,嗤,他一定沒被愛過,
如同她,也是沒有愛過人一樣。 

比賽結束後,他一把拉住她,對她說:
「妳還是嘴硬的為被愛比較幸福?」她點頭。
「那麼,讓我們來試試看。」他這樣說。

從那次比賽結束後,她接受他的提議,試試看,到底愛人與
被愛,哪一個比較幸福?

她享受著他的愛人方式;
下課時,他會等在門口,因為他早已記住她的課表。
雨天時,他會專程為她送來一把傘,怕她淋濕。
約會時,他會讓她在陰涼的地方等著自己去排隊買票。
熬夜時,他會為她帶來宵夜,全是她愛吃的。

他是全心全意的努愛著她,她則是全心全意的被他愛著,經
過四個年頭。

「晶晶,妳男朋友來了。」同事美君說。
「唔,他也該到了。」今天下班後,他們會去看場電影。
「妳男朋友真可憐。」美君說,她不解的看著美君。
「愛上妳的男人真可憐。」美君說完就離開了。 

為什麼?她不懂。
看完電影,他送她回家,今天的他,沉默的有點怪...

在她臉頰印下一吻,口氣嚴肅的問:
「妳有沒有忘了一件事?」
「有嗎?」
「沒有嗎?再想一想,一件很重要的事。」

她仔細的想想,肯定的說:「沒有。」

他今天真的很怪。

她與他道再見,要走進大門時,他叫住了她。 
「今天是我生日。」
她轉過頭,奔向他:「對不起,我忘了。」

向來都是他費心記著每個需要慶祝的日子,凡舉認識紀念日
、生日等等,她是不用去費心的。只是,他怎麼沒有先告訴
她呢?

「沒有關係,妳不用道歉。」
他像是在忍住什麼的說:
「我只想告訴妳,我輸了。」
她不解問:「什麼?」
「我認輸了,的確是被愛比較幸福的。我們分手吧!」

轟然一響,分手這句話投在她的心上,像原子彈。 
「我累了,四年來,我不斷付出,堅信愛人是幸福的。」
他說:「妳並不愛我。所以分手吧,我受夠了。」

她怎會不愛他?她是愛他的。 

「分手就分手吧,是你決定的!」
不!這不是她的意思!淚無聲的流著...

「你難道不再相信愛人是幸福的?你說過的。」
「但是,我錯了。」
他困難的說出。她開始哭出聲音。

「不要哭,不然我會以為妳愛我。」
他說。她是真的愛他。

只是她不會愛,她一直習慣被愛的角色,從沒注意過他的需
要。

「我是真的愛你。」她趕緊出聲,喚住他離去的腳步。 
「我是真的愛你,只是我不會愛人,如果你願意,可以教教
我嗎?」

他趕緊摟住她,眼眶酸楚。
「好,我教妳。」他說:
「對不起,我再也不會說要分手這樣的渾話了。」

他們終於知道,愛人與被愛是不能單一存在的。



精采原文在這裡>> 愛與被愛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8205.html

不要說你無條件愛一個人, 愛,總是有條件的。我可以什麼也不要,但是你要他愛你,這難道不是條件嗎?父母愛子女,也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他們必須是他的兒女,如果是別人的兒女,他不會愛他們,不會用生命保護他們。女孩說:『我的確是無條件地愛他,我甚至不需要他愛我。』是的,即使他不愛她,她還是願意守...

1.方向之燈“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你就會謹小慎微,裹足不前”不少人終生都像夢遊者一樣,漫無目標地遊蕩。他們每天都按熟悉的“老一套”生活,從來不問自己:“我這一生要做什麼”他們對自己的作爲不甚了了,因爲他們缺少目標。制定目標...

愛是一種基於時間上的巧合,就像兩人三腳,只有節奏對了,步伐才得已繼續。對於孤單的個體來說,時間可以是一個點、一條線、甚至是記憶中的氣味或是顏色。在某個點上,我找到熟悉的氣味,你找到喜歡的顏色,於是某段音樂、某種氣氛、在那樣的光線,我感覺到愛,因此你也是。我因為雀躍,開始舞蹈,欣喜的你,卻只想安靜的...

有位女教授教誨我們,學歷愈高的女性,愈不容易嫁出去,她特別以我為例,說像我這樣的女生,一定會要求另一半「身高比我高」、「學歷比我高」、「收入比我高」,所以就難上加難了。我立即申辯:「其實,只要能談得來就好了。」「談得來嗎?」我的教授拍案嘆息:「這要求簡直太高了。」我以為這已是最低標準了,怎麼會太高呢...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