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深更半夜電話鈴突然響起,我沒頭蒼蠅似的跌撞奔向電話。拿起聽筒,對方掛了。他媽的,就算打錯了,好歹也有個交待呀。

我一時心裡空落落的,不知是放下電話好,還是自己仍有什麼別的想法。

躲回床上,我真覺著冷了。

今年的秋天,好像來的特別早。

雨把夏天的一切都衝走了,把人心也衝的潮兮兮的。

這些天,我總是忍不住的濫情。

像所有末流小說裡的情節一樣,我在一個綿綿雨夜無端被電話吵醒,想起了自己久別的戀人。想到失眠。

去年秋天,一次她打電話給我,要我去找她。我到了她家門前才發現她一個人坐在台階上,眼睛紅紅的。

未等我問怎麼了,她就衝過來一把抱住我的脖子,說:"沒家的感覺好可怕。"於是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往我身上擦。

只記得那時她的手表貼在我脖子上,涼涼的。

我不明所以,只是茫目的擁著她,告訴她:"你不會沒有家的。"

後來我才知道,那天她只是誤把自己反鎖在了門外。

她叫小輝。她有一雙極普通的眼睛,普通的眉毛,普通的鼻子和嘴。站在你面前,就是這麼一個普通的女孩;走入人群中,立刻再難將她發現。

可我依然愛她很深。

此刻我拿出她的照片,那是她曾給我的唯一一張照片。

再次旋亮台燈,把這張早已諳熟的臉看個仔細。

照片上的她穿著我送給她的白色T恤。那也是我們相識三年中,我曾送她的唯一一件衣服。僅僅四十塊錢。是堡獅龍季末打折時隨意買來的。

可買過後,她久久不肯穿。我一直以為她不喜歡。在我的威逼利誘下,她終於承認"舍不得",因為是我送給她的。

面對這樣一個女孩,我常有的是感動。可我卻不知如何去回報她的多情,我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清我自己。或許我也從未想過要去說些什麼為了她。

後來我為她拍下了這張照片。按下快門的一刻,我要她說"茄子",她卻偏偏說"蘿蔔"。於是照片裡的她,永遠衝我撅著嘴。

往昔的時光是美麗的。

夜深人靜,我久久的摩挲著手中的照片,不願放下。淚一滴滴落在照片上,來不及擦干淨。

我覺得用"自我感覺完全錯位"這句話來形容自己一點都沒錯。

不論是我激動還是我平靜的時候,我都不太懂如何解釋自己。在我情緒最極端的時刻,我的耳邊總時不時的響起一段音樂。好像是BEYOND的。只有前奏。

每次都是這樣,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是為什麼。

相識三年之久,小輝終於向我提出了分手。

理由只是:在我身邊,她找不到可以依靠的感覺。

我知道自己想挽回,可不知該如何去挽回。

我想她並非是真的要和我分手,可我卻並沒問出口。

末了只有一句話:"如果你想要分手的話,那好吧。"

那一刻,她久久的望我。眼神中的失望,驚的我只覺自己是個十惡不赦的罪人。

當她轉過身大步離去,我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將她喚回。

是否相愛的人,永遠都只能像兩列對開的火車,只有擦身而過的緣份。他們在相愛的時候,忘記了去傾訴。

他們在等待,等待對方先說出來。可悲的人,為何要如此高傲?為何要如此固執?

我們的故事本該到這裡就結束了,劃上一個平淡而又無奈的句號。可是沒有。

分手的一個多月後,她出了車禍。從來都習慣,這樣的事發生在別人的世界裡。可是它這次實實在在的發生在我身上,發生在我眼前。

奪走了她,我的小輝。這個我曾一心一意要她做我老婆的女孩。

和她同院的一個兄弟把這件事告訴我後,我一拳把他打倒在地。接著我扶起他,"我說哥們兒,今天可不是四月一號呀,別跟我開玩笑成麼?"

他緩緩向我道出了小輝的出殯日期。我只知道自己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其余什麼也不知道了。

我和小輝相處了三年,有一千多天,很長很長。

我和小輝相處了三年,比起我想要陪她一同走過的歲月,這甚至不能算什麼。太短太短。

短到她家裡的人甚至不知道她有我這樣一個男朋友。

出殯那天,我只能遠遠地跟在她親屬們的身後。淚水滂沱的我終於明白,為何當初小輝那樣的依戀我。

當時的我,肝膽俱裂,我多想再擁她入懷中。再拉住她的手,讓她乖乖地跟在我身旁。

可是伸出手,我只能拉住幻覺。小輝走了。

出事後的日子裡,我每晚都做著同樣的夢。夢見我對閉上雙眼的小輝說:醒過來,我全想明白了小輝,我把心裡的話全說給你聽好麼?於是小輝就醒了,我也醒了。

醒來後才發現,我的枕頭已經濕透了。

此刻的黑暗中,手捧她的照片。我的感覺再次錯位。我躺下,在身邊留出位置。讓我的小輝就睡在我身旁。

耳邊反復不停的響著,仍是那段快要讓我崩潰的音樂。《遙望》。

隔壁的屋子裡,傳來了老爺子的鼾聲。

我哽咽了,我聽見自己和著耳邊的樂聲唱下去:每天多麼多麼的需要/永遠與你抱擁著/忘掉世上一切痛苦悲哀/縱使分開分開多麼遠/也會聽到你呼喚/期待我這一生再會你…

我的好兄弟們,或許你們比我經歷的事要多的多。可是,聽我一句好嗎:能珍惜就珍惜吧。她向你要的,或許只是一種歸屬感。如果你是愛她的,把你心裡的話講給她。

讓她從心底裡有個依靠。

因為,愛經不起等待。

  結婚,得到了什麼,會突然很迷茫。 viaz9x9.com 結婚後,你過得還好嗎?   為了他,離開了父母,兄弟姐妹,跟隨他來到他的世界,努力去討好他的家人,還要強顏歡笑著!會像個迷了路的孩子,顛覆了二十多年的生活。   為了他,十月懷胎,一朝分娩,甘願接受那種他根本...

    我和老公蔣成茂結婚三年,婚姻生活一直不錯,他對我照顧無微不至,無論我如何任性、驕縱、發脾氣,他都會各種包容。 最近,有些不對勁,比如我說他做得糖醋排骨不好吃,他來一句,你可以自己做啊,我說,我自己做還要你幹嘛,他怒了,他說那我辭職算了,當不了你老公了。 以前他都會講,那...

翻攝youtube     1、一夜,睡在老公身邊,香香地做著美夢。 老公不知怎了,「呼」地一下坐起來, 我立刻被他嚇醒,還沒來得及問他怎麼了, 被窩裡便伸過一雙手來,摸到我還在, 他便長長呼了一口氣,重新躺倒, 很快又聽到鼾聲。 我在這個男人身邊待了12年, 很多事情都順理成...

翻拍自安徽新聞   自從當媽之後,就沒有一天有放鬆過, 隨著勳勳長大,我應該會覺得愈來愈輕鬆,但沒有~或許這就是媽媽, 心總是時時刻刻掛唸著兒子的一切~ 身體上的累,其實很好紓解,只要勳勳的一抹微笑,我就可以把疲累拋在一旁, 奮力的陪他玩,陪他體驗人生。 但心靈上的累,心理上的種種不平衡...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