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的休止符 文/吳若權

「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有時候是實情、有時候是藉口,但是都無法改變感情已經走到瓶頸的事實。至於「休息多久?」「休息夠了,能不能復合?」完全不必探討、也無須追究。或許,喊停的人休息夠了,換等待的另一方累了。當復合的期望,被放在感情的盡頭,雙方只能靠誠意,不必憑努力了。
像往常一樣的約會,像往常一樣的讓他送到巷口,不同於往常的是他臨別的態度,顯得低沉而肅靜。

她觀察到他的神情有些微的變化,但不願意以女性特有的直覺去點破,以免造成對方的負擔與尷尬。相處這麼多年了,她懂得如何去維護一個男人的自尊,讓他經常保有不被看穿心情的優勢,繼續沉迷在自己大男人的想像裡。

轉身走進公寓門口之前,她親暱地揮手說:「Bye-bye!」

冥冥中注定似地,她的預感留住她的腳步。他迎上前來,彷彿鼓足勇氣,口氣遲疑、但態度堅定地說:「我累了,我們休息一下,好嗎?」

若是平常,以她有點小迷糊的個性,大概會天真地以為他是在剛剛喝完咖啡後逛街走得太久了,有些疲倦而想上去坐坐,但此刻的她十分清醒地知道:他不是行動的疲累,而是心情的厭倦。她沒有像平常那樣故作天真地問:「親愛的,哪裡不舒服?」或「你怎麼了?」反而成熟理性地問:「你想休息多久?」

「我也不知道。」他的回答,擺明著有很多耍賴的成分,但卻也是他心底真正的想法。
「好吧!休息夠了,請告訴我。」她握著他的手,想讓他記住彼此有過這最後的溫柔。

<<愛情不是一個人單方面在乎就經營得下去>>

「太帥了,怎麼有可能呢?」事隔多年以後,她在一個成長團體的聚會中,談到自己和前男友分手的經驗,席間有一位男性學員驚嘆地說:「妳是怎麼做到的?」

「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其實,當時我心裡真正想做的,是對他咆哮、怒吼,例如:『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什麼?』『你是不是有別的對象了?』但我沒有那樣做。回到家,我連續哭了好幾天,甚至每天從夢中驚醒,但是我愈來愈清楚知道—他不會回來了。」

「後來呢?他真的沒有再找你。」又有另一位好奇的學員問。

「有,」她描述這一段心情時,嘴角有神秘的微笑,不是扳回一城的勝利成就,而是雲淡風輕的自信了然,「大概過了半年,他打電話來解釋,並且道歉,說他當時工作不順利,跟家人相處也有很大的問題,簡直不知道活著有什麼意義,連戀愛也不想談下去。他很意外當時我不計一切、不顧後果地放棄,難道我根本不曾真正愛他?」

「是啊?若不是剛才你說分手後哭了幾天,我會以為你真的也不是很在乎他呢!」
「也許,我太早熟了,還是小說看太多了,我知道:愛情不是一個人單方面地在乎就可以經營得下去的。他孤注一擲地要走,就算我呼天搶地也無?k挽留啊!」她將眼光投向遠方,「至少,我們沒有讓分手變得很難看;而且,他事後還想起來跟我解釋、道歉。」

「你為什麼不接受他的回頭?」

「換我累了吧,我也有想要休息的時候。」她釋然地笑了。分手前向對方說聲:「謝謝」,是風度、也是祝福「我累了,想休息一下。」有時候是實情、有時候是藉口,但是都無法改變感情已經走到瓶頸的事實。至於「休息多久?」「休息夠了,能不能復合?」完全不必探討、也無須追究。

或許,喊停的人休息夠了,換等待的另一方累了。當復合的期望,被放在感情的盡頭,雙方只能靠誠意,不必憑努力了。

愛情在時間的軌跡上停停走走;緣分在兩人的世界裡去去留留。我們所能努力的,只是珍惜自己的真心,別讓它被鋒利的感情傷透。

許多被封為對愛情有見地的專家們,幾乎都不只一次地提過:每一場戀愛,都是一支只適合雙人跳的舞曲;當其中有一個人喊停的時候,就無法繼續。

的確如此,不論其中一方喊停的時間是什麼時候,也不管喊停的理由對方能不能接受,兩個人這個時候都只能同時選擇放手。



精采原文在這裡>> 愛的休止符(轉)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6917.html

『風箏』,抓的越緊,越飛不起來,鬆手了,卻也飄走了。愛情就像放風箏一樣,抓的越緊,爭吵越多,放開手握,卻消失殆盡。有位女性朋友,她與另一半相戀於大學、相知於未來。婚後幸福非常,有次不經意透漏一件事,也解決了我多年困惑。印象中,她是個抓不住的小姑娘,總像小蜜蜂似的,東飛西竄,好不忙碌。一直令我不解的...

人是慣性的動物, 可以從對原來環境的不滿意, 漸漸勉強自己去習慣, 最後想改變的那份勇氣也就漸漸消褪 ...。 人最寶貴除了健康,我想再來是時間了。 生命是罐頭,膽量是開罐器, 成功是藉由罐頭裡面的東西 作成一道更可口的菜 ... ...

有每夜和我搶棉被的伴侶, 因為那表示他/她不是和別人在一起. 有只會看電視而不洗碗的青少年, 因為那表示他/她乖乖在家而不是留連在外. 我繳的稅, 因為那表示我有工作. 衣服越來越緊, 那表示我吃的很好. 有陰影陪伴我的勞動, 那表示我在明亮的陽光下.&nbs...

初念淺,轉念深「明明已經是綠燈了,前面那輛車為什麼還愣著不動,搞什麼鬼?」我 狠狠地按了兩聲罵人的喇叭,前面的車才大夢初醒般地往前開去。 「台北的交通都是這些人害的,到底是不是色盲?紅燈要闖,綠燈卻要停在那裡。會不會開車啊?」我對著車裡的友人發牢騷,好像自己是全世界最會開車的人。&nbs...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