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是不是在認定他是真愛時,就要準時的佔有?
  他曾是我家的鄰居,與我同年,自小是哥哥的小跟班。他不喜歡和我玩,說女孩子都是鼻涕蟲,動不動就耍脾氣。可我喜歡和他黏在一起,不管他多討厭我,我都緊緊的跟在他屁股後面。(圖片來源:《流氓蛋糕店》)


  他很聰明,上小學時每次考試都是前十名,不像我天天出來瘋跑,我經常以借作業之名,趴在他的學習桌上,盯著他傻看。他並不理會我,忙碌著在書本上寫寫畫畫。這時我一般不敢吱聲,怕吵到他而被趕走。

  我父母喜歡我和他玩的,因為他的學習比我優秀。父母經常感嘆地說:「丫頭,你看看江昊,人家把把前十名,你要爭取上。」

  我無言以對,因為我根本無心學習,心都用來看他那張絕美的臉。那時候其實還不懂什麼是愛情,只是單純得想和他在一起。沒想到這個小小的希望還是破滅了,他家搬走了,那天我追著車跑出去很遠,一直大叫著他的名字。他竟然沒有回頭看我一眼,那天我哭了很久很久。

  再見他時是我18歲那年的夏天。我坐在門前的搖椅上,捧著一本書在看。他跟著我哥哥來了,一進院子,他叫著我的名字,笑眯眯地問我還認識他嗎?

  我愣住了,這種情景夢裡萬次千回。成真後,我竟然靦腆的紅了臉,擰著書的樣子,像個傻瓜。

  他笑了,他說:「咦!曾經的淘氣包,竟變成淑女了,簡直不可思議。」

  那一刻,我的心裡有一種隱隱的喜悅,淑女?是他在讚揚我嗎?哥哥打了個哈哈,拉著他進屋去了,我突然恨起哥哥來,這個時刻讓我們獨處多好,可他偏偏哥哥被哥哥拉走了。那天以後他成了我家的常客,這讓我欣喜之外,又有些難過。因為他有個漂亮的女朋友,經常和他出雙入對。我不喜歡他的女朋友,每次他們一起來,我便躲在臥室假寐,流淚。

  轉眼到了我們25歲那年的冬,他結婚了,新娘就是他那位初戀,讓我又妒又恨的女人。可她穿上婚紗真的很美,我就想如果有天我穿上婚紗,會不會也這樣美豔動人?可轉念間我失落了,即使美豔動人又如何,又不是嫁他。只能酸溜溜地看著他對著新娘笑,和他那條一直環繞在新娘的腰間手臂,嘆氣。

  婚後他不常來我們家了,我們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不是他來的時候我剛好不在,就是我在,他沒有來。那時我變得情緒非常低落,不思飯香,很少話語。父母看在眼裡,只當我是思春情結,急得四處尋找對象安排我相親。一張張陌生的面孔,好看的、醜陋的,見的不少,可是每一位在我心裡存活不到一秒,相親失敗,父母急了,質問我要找個什麼樣的,我只想摀住耳朵大喊,不要管我,不要在拉我去相親,我愛的這輩子也得不到,不愛的這輩子我也不想嫁。

  28歲時我還是單身,婚事成了父母最大的煩心事,有時我也勸自己,嫁了吧!可每次我去見那些陌生男人,想著要和他過一生,心中就會生出莫名的恐懼。逃一樣跑回了家。驚訝地看見他在我家裡,就坐在哥哥的對面,笑聲不住的在他嘴裡溢出。看見我他大喊著我的名字,遞給我一條藍色的水晶吊墜,說:「送你的。」接過吊墜,拎到眼前,它在陽光下晶瑩剔透,光芒讓我迷惑。

  帶著這份迷惑,我在哥哥出去打電話的時候,抓住了他的手,我執著地眼神,讓他的眼底出現了一絲慌亂。我便大著膽子把他的手拉到我的胸上,讓他感覺我咚咚擂鼓的心。

  他沒有掙扎,手在我胸上由僵硬漸漸變得柔軟。我閉上眼睛享受他粗重的氣息,壓制已久的情慾自小腹緩緩升起,流進四肢八脈。我忍不住呻吟了一聲,同時而來的一聲門響,把我們震開到天河的兩端。

  我捂著紅紅的臉奔進了屋子,緊接著一聲門響,不用想就知道他走了。躺在床上我忍不住胡思亂想,剛才的一幕他會如何看我,一個淫蕩不知廉恥的女人?我惱怒地想著,對自己的行為深感後悔。

  不過,從那以後,他變得常來,而且都是我在家的時候。他看我的眼神也和以往不同,似乎有著某種東西在他眼裡閃動。我卻正好相反,他來時我常躲進自己的堡壘,把自己藏起來,不敢看他的雙眼。

  那是我30歲的夏天,婚姻還是沒找落。父母哥嫂商議去旅遊,而我拒絕了,不想在烈日暴曬自己流水的心。父母囑咐了又囑咐地走了,橫怕30歲的我還會餓死家中。我微笑地聽著,心裡卻在大聲抗議。

  父母前腳剛走,他便來了,開門時我穿著睡衣,他閃身進來時,眼神有些異樣。我扭身走進臥室,去換衣服。睡衣剛脫了一半的時候,我才想起沒鎖臥室的門,而他就在這時從後面抱住了我,兩隻手抓住了我的乳房。

  這一刻我的心是亂跳的差點蹦出嗓子眼,本能的掙扎,回手給了他一個耳光。他被我打愣了,扯扯嘴角說道:「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滾……」我咆哮著,用聲音來掩蓋心裡的傷。

  他冷冷一笑走了,冷得我好像掉進了冰窖一般,緊捂著嘴嗚嗚地痛哭起來,原來我一直深愛的人,不過是個痞子混蛋,值得嗎?值得我為他等到容顏老去嗎?

  放下之後,我認識了宇。一個大學生,溫文爾雅,很適合我。我跟宇確定了戀愛關係不久,宇向我求婚,看著鮮花鑽戒我哭了,宇以為我感動,其實不是,我是想用淚水沖去他在我心裡的影子。愛終究難以放下,可我必須嫁給宇,因為我沒有任何理由放棄他這個好男人。

  婚期訂在半年後,父母為了我的婚紗忙的人仰馬翻,倒是我這個主角悠閒自在。

  宇問我結婚都有什麼要求,我伸出了三個指頭。「第一你要愛我。」「第二你要全心愛我。」「第三你要全心全意愛我。」宇聽完鄭重地點點頭,問我:「那麼你那?會不會全心全意愛著我。」

  我有些倉促地點點頭,掩飾不住心裡的慌亂。宇認為我在害羞,把我寶貝一樣摟在懷裡,深情地吻著我。

  那是出嫁的前一天,我看見哥哥站在門外吸菸,我調皮地輕輕走過去,想要矇住他的雙眼。可是一聲嘆息打亂了我的腳步,是他,他的聲音是印在我心裡的。我聽見哥哥說:「真委屈你了,要不是你在她面前露出流氓的樣子,她也不會放棄愛你,也不會有現在的幸福。」

  他沉悶了很久才說道:「哎!是我傻,忽略了她的感情,要是能回到過去……」

  我摀住了耳朵,扭身跑進了屋子。淚無聲地滑落下來。我哭了。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不是嗎?

懂得什麼時候不要說話,是一種智慧 每個戀人和每個家庭都會遇到的經濟上的危機。 如果你的家人精明一世、糊塗一時,運氣不好被倒會, 或為朋友作保受牽連,你當然也會跟著不開心,但懂的相處之道的人, 自然得避免在這時製造雙方的裂痕,不該有話直說的埋怨道: 「...

。很美。至少人人喜歡。 。只是。好像是種奢求。 。因為。得不到。 。所以。沒有資格擁有。 。曾經。對著天大喊。 。為什麼。心中的為什麼。 。它的回答。只是一陣陣的風。 。海浪的聲音。是種附合。 。誰能替我解讀。真正的意思...

其實你真的愛他、她嗎?還是只是習慣了和他或她一起生活? 有時候,我們也總分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很愛一個人, 愛到了不一定會珍惜…,死了也不放手的也不一定是愛,到底我們明白自己愛誰嗎?或許先愛自己開始吧… *你不能左右天氣 但是你可以改變心情*&n...

文/何南輝 目標雖然誘人,如果沒有每一步的努力與堅持,便不可能達到。那些乍看起來很難做到的事,如果你一天天堅持,一步步前進,總是會達到目標的。對於我們的大多數目標而言,要達到它們必須走很長很長的路。所以,有時候,當我們看到自己的目標還在雲深不知處,不知道還要努力多久才能抵達時,難免感到沮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