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從小沒母親,至少在我的印象裡沒有。


父親告訴我說母親生下我後就死了。我於是明白,我是他既當爸又當媽給拉扯大的。

他是中學老師,我的記憶裡,他一點兒也不強勢。但在高中時為選文報理這事猶豫不決時,他的一句報理卻果斷又專斷。我說一個人對不喜歡做的事會提不起興趣等作一系列陳詞,他
卻顯得不可理喻,有些專政主義。但我的順從思想還是戰勝了骨子裡的叛逆因子。理就理,死就死,我反而有了可以推託的理由,是你讓我報的,怨不得我。

高考志願前我堅持工大讀自己喜歡的計算機,他卻又命令一般要我報文科院的師範類。文科類,我是有星火的喜歡,倒也覺得無可厚非,但要我讀師範類以後跟他同行站在三尺講台上
,我卻拿出劉胡蘭的那種不屈的勁頭來。他發了一次自我出生以來最大的火,他說我是你父親,自己的孩子我還能坑你害你不成?然後站一旁表演十多年來從不間斷的吞雲吐霧。我也
只是一直沉默,沉默著寫下他上援下推的學校,沉默著將志願表交到道貌岸然的老師手上。

高考後,我隨同學到另一個城市打工,他在撕下每一頁日曆的同時苦苦地等待我的消息,我另一端能夠想像。他打電話告訴我說拿到我的錄取通知書了,喜悅無不溢於言語,我卻心裡
劃過一絲悲涼,配合他的情緒反問他一句“是嗎,那就好”就掛了電話。

他上網查證成績打電話諮詢學校,為雜七雜八的事跑上跑下時,我自顧自在心裡盤算著怎樣跟他對決,在這往後的日子裡。

大學後,我找到藉口,與他離得遠遠的。我從不回家,學費每次他都幫我打進卡里,其他的費用我自己負責,我用課餘的時間賺錢,也用賺生活費搪塞每次他要我回家的請求或要求,
我盡我所能,遠遠地躲著他——這個自以為是挑他所愛加於我身的男人。

叔叔的兒子在QQ上告訴我,伯父每年過年每次過節都孤零零一個人。甚至有父親鍾愛過的學生,都設法在網上告知我說一向嚴於律己一絲不苟的鍾老師有時候上課要走神了,我心裡有
落落難合的感傷,但一想到我正上著自己不喜歡的課呆在自己不喜歡的學校,心裡的天平便又逆轉過來,認定他那叫咎由自取。


畢業後,我心高氣傲,目不斜視,對教師這一職業不屑一顧。然後像無頭蒼蠅一樣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裡亂竄,撞得不成樣子仍然沒有固定下來。我心灰意冷卻自知在這場並不浪漫的對
決裡我不能回頭,不然也是一敗塗地。

進退兩難之際,他給我電話,說話口氣有點央求的味道,他說雨晨,要是外面呆不下去,就回來吧。說知道我不願當老師,但他當初的決定也是深思熟慮的,他不會糊塗到用自己兒子
的一生來玩笑,他說“我不過以一個過來人的經驗來指引你在你的人生路上少走一些彎路曲線,不至於手足無措或頭破血流之時後悔不​​已,痛定思痛,他當機立斷為我選擇了路徑”。
心底終於徹底柔軟細膩了下來,原本堅硬的防守終於土崩瓦解。

離了他與家六年之久,在我踏進家門後,眼眶裡有液體不間斷地打轉,這個缺少女人的屋子,仍拾整得井然有序,給我一種久違的歸屬感。我透過窗戶看見他仍埋頭動筆的專注樣,心
裡有股巨大的愧疚感,盤旋縈繞。看白熾燈下他滿頭的蒼白,想起曾幾何時他一頭烏黑髮亮的標致頭髮,終於在歲月的流逝裡一去不復返了。我多想此刻自己能有魔法棒,衝過去,站
在他面前,手一揮,他的頭髮又黑了,皺紋也消失怠盡,多好。

我哽咽著喊了聲爸,他靈敏地回過神來,迅速 ​​地站起來,跨到我跟前,張開雙臂,就是一個擁抱。我伏在他肩上,無聲地落淚。多少年來,所有的不滿所有的抗爭所有的牽絆所有的愛
就以這麼一個擁抱草草結束。但牽掛還在繼續,愛也永遠不會斷開。

如此,如此,甚好,甚好。

而今,我順其自然,做了老師,是他的安排,他說他動用自己的全部關係替我在學校謀了一職,一切彷如回到原點。我在歲月中成熟,他在歲月裡滄桑,這個我不願接受卻無力改變的
事實在我心裡纏繞糾結。多想時光不老去,我接過他的牽掛,牽掛他所有的牽掛。多想一輩子留住他年輕俊郎的面容,但其實,任時間流逝,愛,我已記住,烙在心裡,是一輩子的印
痕,抹不去,刮不開。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如果我真的很不重要,如果我只是你生命的過​​客,那麼請你,請你不要對我好,不要讓我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你、依賴你到無法自拔。從一開始,我只是陪你走過一段人生的小路程。如果注定會分離,就別讓我去抽離這種習慣! 因為傷不起,因為承受不起。也許曾經想過封閉起自己,只是遇到了你,讓我覺得有支撐下去的勇氣!可是...

我老婆脾氣不好怎麼了, 我慣的。   我老婆毛病多怎麼了, 我寵的。   我老婆不務正業怎麼了, 我養她。   我老婆刁蠻任性怎麼了, 我喜歡。     難不成我成天跟我老婆擺著個臭臉 愛理不理的跟她說話   讓她對我唯唯諾諾 心情不好都...

via health.zdface.com 故事一妻子出門旅游去了,留下了男人一個人在家。妻子不在家,男人喝著啤酒,不停地換著電視頻道。這時,女孩的電話打來了,她說:“我閒著沒事,到你家坐坐吧!”男人說:“這……不行,我正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