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情的真相是殘忍的,只是殘忍到了極致,所以我們也就認為或悲苦或甜蜜或心痛或快樂的愛情到最後總是美的……

愛情裡最心酸的四個精緻和殘忍

一、當與之偕老成為一個支離破碎的誓言
     經過一生的風風雨雨,兩鬢斑白,白髮如雪。兩人的生命燭火終於開始慢慢熄滅。這時,就出現一個問題:誰先離開誰,誰最後留下。

有人出其不意的離開,有人扔下幾句勸慰的話撒手而去,有人在苦痛中折磨著自己也折磨著別人,最後折磨夠了--駕鶴西遊。而留下的人呢?一遍遍的回憶共同牽手走過的日子,回憶愛情的發源,發展,終結。最後在愛情的餘波中走向墓地。 

精緻之處:愛情終於得以圓滿發展,想愛的人和愛自己的人終於陪自己走完一生。

殘忍之處:當愛情成為一種無法剝離的回憶、完全和生活的點點滴滴融合在一起時。一切就碎了,他和她在支離破碎中品嚐愛情潛藏的痛苦與殘忍。

二、當瑣瑣碎碎打破愛情裡的唯美
     當婚姻給愛情提供了一個住所,愛情開始接受生活裡的一切。苦痛,磨難,背叛,一點點匯聚的瑣碎。

有人在這樣的住所裡學會了背叛,有人在這樣的住所裡承受著磨難,有人在這裡的住所裡製造了苦痛,並把它給予愛人一起分享。但更多的是瑣瑣碎碎緩慢而頑固的打破了愛情的唯美。於是,更多的人前撲後繼著想消除這個住所的固定的屬性。但最後更多的結局還是陣亡。被迫無奈,有人想到了捷徑,輕鬆、毫不留戀的拋棄這次的愛情,繼續去尋找更美的愛情。於是,一個詞越來越被人們理解與認同-----離婚。 

精緻之處:雖然沒有牽手到老那麼令人嚮往。卻也畢竟有了一段珍藏於心的美好回憶。可以在這樣的美好裡一遍遍的獨自意淫。

殘忍之處:這樣的結局不是任何人想要的,卻偏偏任何人都要去接受。不管是被迫,還是自願。更為殘忍的是我們在高叫著"真心愛過就好"的時候卻故意省略了這樣一個千年的疑問----真愛真的是牢不可破嗎?若破還是真愛嗎?

三、當婚姻的大門歡迎我們進入時
     當婚姻的大門向我們敞開時,許多人走了進去。但也有許多人被永遠的推了出來。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不能。
  

      這世間有一個詞叫做樂極生悲。有的人在結婚當日被車撞飛,有的人在結婚的前幾天遭人殺害,有的人在結婚後兩天不治身亡。不要以為這是電視中才有的催人淚下的故事。這是一個事實。也是一場永不謝幕、滿場悲戚的愛情。 

精緻之處:一切嘎然而止,沒有結局,也沒有將來。它們永遠保持了愛情的鮮度。也總是在讓人知道後,讓他們留下兇猛而精緻的眼淚。

殘忍之處:這不是一場完整的愛情,就像看一幅世間最美的圖畫,在最美的地方卻什麼都沒有,一切都被切斷,只有回憶沒有將來。只是這樣的愛情還有痛,因為回憶,因為想念,因為不能比翼雙飛而產生的痛。這樣的愛情不殘忍,什麼還殘忍?

四、當愛而不得 我們選擇了什麼
      愛而不得,有很多原因。

      愛而不得,也有很多選擇。有人選擇了等待,有人選擇了離開,有人選擇了毀滅。等待是一場賭博。運氣好,柳暗花明,運氣壞,永不翻身。離開是一種明智。不給自己任何負擔,也不給別人負擔。只是心會如胎產般陣痛。毀滅是一種瘋狂。只是這種瘋狂我們聽完總要唏噓幾聲。愛而不得是一種精緻的殘忍。 

精緻之處:有太多屬於青春的東西填充了愛的深淵。一些美好的過往都選擇了在這時發生。水晶般的愛玻璃樣的心。

殘忍之處:等待是一種忽視了時間的煎熬。離開是一種不得不丟棄的不捨-如挖去了心,割除了肺。毀滅是一種對美的極度摧殘。愛與不愛都具歸雲煙。
 

 

這就是愛情的精緻,愛情的殘忍。這就是為何愛情是一種精緻的殘忍。
     一開始就已是結束,因為開始是殘忍,最後也是殘忍。只是太精緻,我們忘記了殘忍。如果你問我,既然如此,你還會不會愛,我會毫不猶豫的回答:會,只是會愛的更理智。其實,既然開始與結果都是殘忍的,而我們注定了要去愛。那不妨把這種殘忍包裝的更精緻些。

   撰文/梵瑋.整理/Katherine   從事美妝30餘年,從來沒想過打粉底可以如此簡單易行又聰明。現在讓我幫你找出適合你肌膚訂製的『氣墊粉餅』,讓手殘的你也能『妝』出ㄧ整天美麗的好肌膚。     ------------------...

圖片翻攝/DCARD   之前跟朋友去家裡附近肯德基覓食時,意外地看到一個沒看過的女生。因為是蠻常經過的,所以有稍微注意。看她蠻熟練的樣子我想可能是其他地方曾打工過吧。那時我心裡第一個念頭就是:誒幹超正。我喜歡那種戴眼鏡很好看,頭髮包柏頭,身高不高眼睛很可愛的那種(沒人想知道)在我旁邊的...

   撰文/Nina   現代人生活作息不正常,又經常處在高壓狀態,體內很容易囤積自由基,讓你提早面臨老化。抗氧明星成分「蝦紅素」,其實就像是體內自由基的清道夫,適時的幫肌膚倒垃圾,才能有效延長自己的少女時代。     ----------...

每天凌晨,4點20分,男人準時點著火,鍋中放水,米淘好了在水裡浸泡著。待水開,放米,大火煮10分鐘後,改溫火慢熬。米在鍋裡撲突突地跳著,男人在爐火旁彎著腰,用勺子一下一下緩緩攪動……半小時後,男人一手端一碗熱氣騰騰的白粥,一手端一碟淋了香油的鹹菜絲,進臥室,喊女人起床。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