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情的真相是殘忍的,只是殘忍到了極致,所以我們也就認為或悲苦或甜蜜或心痛或快樂的愛情到最後總是美的……

愛情裡最心酸的四個精緻和殘忍

一、當與之偕老成為一個支離破碎的誓言
     經過一生的風風雨雨,兩鬢斑白,白髮如雪。兩人的生命燭火終於開始慢慢熄滅。這時,就出現一個問題:誰先離開誰,誰最後留下。

有人出其不意的離開,有人扔下幾句勸慰的話撒手而去,有人在苦痛中折磨著自己也折磨著別人,最後折磨夠了--駕鶴西遊。而留下的人呢?一遍遍的回憶共同牽手走過的日子,回憶愛情的發源,發展,終結。最後在愛情的餘波中走向墓地。 

精緻之處:愛情終於得以圓滿發展,想愛的人和愛自己的人終於陪自己走完一生。

殘忍之處:當愛情成為一種無法剝離的回憶、完全和生活的點點滴滴融合在一起時。一切就碎了,他和她在支離破碎中品嚐愛情潛藏的痛苦與殘忍。

二、當瑣瑣碎碎打破愛情裡的唯美
     當婚姻給愛情提供了一個住所,愛情開始接受生活裡的一切。苦痛,磨難,背叛,一點點匯聚的瑣碎。

有人在這樣的住所裡學會了背叛,有人在這樣的住所裡承受著磨難,有人在這裡的住所裡製造了苦痛,並把它給予愛人一起分享。但更多的是瑣瑣碎碎緩慢而頑固的打破了愛情的唯美。於是,更多的人前撲後繼著想消除這個住所的固定的屬性。但最後更多的結局還是陣亡。被迫無奈,有人想到了捷徑,輕鬆、毫不留戀的拋棄這次的愛情,繼續去尋找更美的愛情。於是,一個詞越來越被人們理解與認同-----離婚。 

精緻之處:雖然沒有牽手到老那麼令人嚮往。卻也畢竟有了一段珍藏於心的美好回憶。可以在這樣的美好裡一遍遍的獨自意淫。

殘忍之處:這樣的結局不是任何人想要的,卻偏偏任何人都要去接受。不管是被迫,還是自願。更為殘忍的是我們在高叫著"真心愛過就好"的時候卻故意省略了這樣一個千年的疑問----真愛真的是牢不可破嗎?若破還是真愛嗎?

三、當婚姻的大門歡迎我們進入時
     當婚姻的大門向我們敞開時,許多人走了進去。但也有許多人被永遠的推了出來。不是他們不想,而是他們不能。
  

      這世間有一個詞叫做樂極生悲。有的人在結婚當日被車撞飛,有的人在結婚的前幾天遭人殺害,有的人在結婚後兩天不治身亡。不要以為這是電視中才有的催人淚下的故事。這是一個事實。也是一場永不謝幕、滿場悲戚的愛情。 

精緻之處:一切嘎然而止,沒有結局,也沒有將來。它們永遠保持了愛情的鮮度。也總是在讓人知道後,讓他們留下兇猛而精緻的眼淚。

殘忍之處:這不是一場完整的愛情,就像看一幅世間最美的圖畫,在最美的地方卻什麼都沒有,一切都被切斷,只有回憶沒有將來。只是這樣的愛情還有痛,因為回憶,因為想念,因為不能比翼雙飛而產生的痛。這樣的愛情不殘忍,什麼還殘忍?

四、當愛而不得 我們選擇了什麼
      愛而不得,有很多原因。

      愛而不得,也有很多選擇。有人選擇了等待,有人選擇了離開,有人選擇了毀滅。等待是一場賭博。運氣好,柳暗花明,運氣壞,永不翻身。離開是一種明智。不給自己任何負擔,也不給別人負擔。只是心會如胎產般陣痛。毀滅是一種瘋狂。只是這種瘋狂我們聽完總要唏噓幾聲。愛而不得是一種精緻的殘忍。 

精緻之處:有太多屬於青春的東西填充了愛的深淵。一些美好的過往都選擇了在這時發生。水晶般的愛玻璃樣的心。

殘忍之處:等待是一種忽視了時間的煎熬。離開是一種不得不丟棄的不捨-如挖去了心,割除了肺。毀滅是一種對美的極度摧殘。愛與不愛都具歸雲煙。
 

 

這就是愛情的精緻,愛情的殘忍。這就是為何愛情是一種精緻的殘忍。
     一開始就已是結束,因為開始是殘忍,最後也是殘忍。只是太精緻,我們忘記了殘忍。如果你問我,既然如此,你還會不會愛,我會毫不猶豫的回答:會,只是會愛的更理智。其實,既然開始與結果都是殘忍的,而我們注定了要去愛。那不妨把這種殘忍包裝的更精緻些。

李強以前是位軍人,半年前轉業分配到老家離江這個縣級市,在機關事務局工作,他的模樣高大威武,眼神堅毅,是姑娘們心目中那種標準男子漢的形象。 李強在部隊時是正營級職務,根據國家有關規定,從部隊轉業到地方職務上須降半級,於是,他到局裡只能任副局長,不過工資什麼的還是可以參照部隊裡的職務套改。局裡那位漂亮的...

陽城有一家叫錦記的酒店,和李蒙所在的林業局只相隔一條國道。 李蒙在林業局任辦公室主任,單位上的對外接待是她的工作之一,錦記離林業局近,菜的味道不錯,收費也公道,所以除了省裡來客外,其他客人李蒙都往錦記帶。 錦記酒店是一對夫妻開的,上下兩層,樓上樓下共有七個廳供客人用餐,但掌勺的只有老闆一人,白淨豐滿...

明天就是她的生日了,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她歪著頭坐在在那裡沉思。 坐在她對面的李姐打趣道:“該走了,又在想你的金龜婿呀?他或許就在樓下等你呢!” 她笑了笑,算是回應李姐。她和她那個他從戀愛到結婚,明天就已整整三年時間了,只要不出差,都會風雨無阻地到辦公室樓下等她,不見不散,這已成...

外面的雨淅淅瀝瀝的下,寒風凜冽的吹拂,她獨站在門檻下,感覺有一絲絲的冷。這個時候是下午5點,公司已下班,她的同事們早已回去了,只有她自己仍呆在此。她有些焦急的朝街道盡頭那邊望去,心想,他怎麼還不來?她知道街道的對邊有個男人在盯著她,但她不想理會他,也不願接受他的任何關懷。男人不過20多歲,而他的臉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