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第一次遇見她是在春末夏初的校園,那時陽光燦爛,和煦而溫暖,林蔭道的楓樹正茂盛成長,嫩生生的葉面就如同她十六七歲的臉光潔勻潤.

有人呼喚她,她回頭粲然一笑,恰巧他捕捉到了她臉上的笑意,明亮的眼眸,眉梢裡滿是欣喜,白白的整齊的牙齒隨著優美的弧線綻開,陽光在她臉上跳躍,就好像春天在她臉上一樣.他從來沒見過笑得如此燦爛好看的女孩子,只是忽然間想起一句古詩:回眸一笑百媚生.

彼時他們還處於黑暗的高三,日復一日鋪天蓋地的練習和昏天暗地的考試讓他覺得如此疲乏無力,她清新明媚的微笑在這樣黑暗無趣的背靜下無疑給了他一劑強心劑.

儘管高中時學校明文禁止戀愛,但他還是偷偷地戀上她了,而她也是喜歡他的,於是彼此的歡喜在黑暗的高三偷偷蔓延開來,如暗流湧動.

後來,她考入了醫學院,幾年後成為了一名素面朝天醫術精湛的醫生.而他也經過幾年的歷練也由當初的青澀少年逐漸成長為成熟持重的男子,順利進入機關工作.期間,他們和其他情侶一樣有過爭吵歡笑,在楓樹綠了又黃了黃了又綠了的第六個年頭,他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四年後,在一個楓樹黃了的上午他們離婚了.

離婚的理由很簡單:彼此容忍不了對方在飲食上的口味.

她是醫生,職業因素的使然讓她從來不吃路邊燒烤不去沒有消毒櫃的餐廳吃飯,她的理由是:那些食物和餐具不干淨.另外,她還不吃也不允許他吃太燙太辣太油太鹹太過刺激的食物.日日清湯淡水,整日一襲白衣不施粉黛,令愛重口味他覺得她的寡味甚至是乏味了.

他是機關公務員,手握權力,求他辦事的人如過江之鯽.經常性的應酬,今日東家,明日西家.偏偏他是重口味,生猛海鮮,紅油麻辣,煎煮烹炸,全都入了他的海口,吃香喝辣慣了的他無法忍受她在家做的那些清湯淡水.

他與她溝通過,但她有她自己的理由;為了健康.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令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開始不在家吃飯,剛開始是一頓兩頓,後來索性一日三餐都在外解決.而他們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少,深夜回家見著她從剛開始的"吃了嗎?"吃了,吃什麼了?"到"吃了嗎?"到最後連問也懶得問了.

終於,他們的夫妻關係在他應酬回來的一個夜晚終結,長久的冷漠與積怨在失去理智的一瞬間如決堤的洪水噴湧而出,偏偏兩人都如倔強而不願彼此屈服的孩子,兩人一夜未言.

第二天,兩人去民政局把大紅的結婚證換成了深綠的離婚證.

由喜慶的結婚證到冷漠的離婚證,他們的婚姻走了四年.

由陌生人到情侶,到夫妻,再由夫妻回到陌生人,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十年悄然已過.

戀愛時,愛情 -是她臉上的笑意,是沉浸滿心的愉悅和欣喜.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看似沒心沒肺的人其實挺容易感傷,都壓在很深的地方,碰到一點陽光,碰到一點相似的情節,碰到一點熟悉的背影,甚至碰到一點眉眼,就會不知所措地驚慌逃亡。...

如果你想任性,那就先學會承受,能承受後果才可以任性。如果你想獨立,那就先學會堅強,能忍住傷痛,才可以獨立。 如果你想放肆的愛,那就先學會遺忘,忘掉失戀痛楚,才可以大膽愛。 你可以去做一切事情,但前提是不會為結果傷悲。 一個人真正的強大,並非看他能做什麼,而是看他能承擔什麼。...

有人問:『你為什麼喜歡一個人?』我只能夠說出為什麼不喜歡一個人,卻說不出為什麼喜歡一個人。喜歡一個人,是一種感覺;不喜歡一個人,卻是事實。事實容易解釋,感覺卻難以言喻。愛情是忽然有一個人,我們覺得一見如故, 很想靠近他,我們的內分泌忽然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很想擁抱他。 無論快樂或哀愁,我們也想不起...

愛你一生一世。 一生一世就夠了,來生可以相遇相知,不一定要相愛;可以做肝膽相照的朋友,不一定要耳鬢廝磨;可以成為至愛的親人,不一定要死心眼兒在愛恨裡糾結。下一生下一世,想做另一個我,愛上別的人,過另一種人生,經歷另一些恩情愛恨,體會另一種無常,那樣才知道你有多好,或者多壞。 --張小嫻...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