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第一次遇見她是在春末夏初的校園,那時陽光燦爛,和煦而溫暖,林蔭道的楓樹正茂盛成長,嫩生生的葉面就如同她十六七歲的臉光潔勻潤.

有人呼喚她,她回頭粲然一笑,恰巧他捕捉到了她臉上的笑意,明亮的眼眸,眉梢裡滿是欣喜,白白的整齊的牙齒隨著優美的弧線綻開,陽光在她臉上跳躍,就好像春天在她臉上一樣.他從來沒見過笑得如此燦爛好看的女孩子,只是忽然間想起一句古詩:回眸一笑百媚生.

彼時他們還處於黑暗的高三,日復一日鋪天蓋地的練習和昏天暗地的考試讓他覺得如此疲乏無力,她清新明媚的微笑在這樣黑暗無趣的背靜下無疑給了他一劑強心劑.

儘管高中時學校明文禁止戀愛,但他還是偷偷地戀上她了,而她也是喜歡他的,於是彼此的歡喜在黑暗的高三偷偷蔓延開來,如暗流湧動.

後來,她考入了醫學院,幾年後成為了一名素面朝天醫術精湛的醫生.而他也經過幾年的歷練也由當初的青澀少年逐漸成長為成熟持重的男子,順利進入機關工作.期間,他們和其他情侶一樣有過爭吵歡笑,在楓樹綠了又黃了黃了又綠了的第六個年頭,他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四年後,在一個楓樹黃了的上午他們離婚了.

離婚的理由很簡單:彼此容忍不了對方在飲食上的口味.

她是醫生,職業因素的使然讓她從來不吃路邊燒烤不去沒有消毒櫃的餐廳吃飯,她的理由是:那些食物和餐具不干淨.另外,她還不吃也不允許他吃太燙太辣太油太鹹太過刺激的食物.日日清湯淡水,整日一襲白衣不施粉黛,令愛重口味他覺得她的寡味甚至是乏味了.

他是機關公務員,手握權力,求他辦事的人如過江之鯽.經常性的應酬,今日東家,明日西家.偏偏他是重口味,生猛海鮮,紅油麻辣,煎煮烹炸,全都入了他的海口,吃香喝辣慣了的他無法忍受她在家做的那些清湯淡水.

他與她溝通過,但她有她自己的理由;為了健康.一次又一次的忍耐令他再也忍受不了了,他開始不在家吃飯,剛開始是一頓兩頓,後來索性一日三餐都在外解決.而他們間的交流也越來越少,深夜回家見著她從剛開始的"吃了嗎?"吃了,吃什麼了?"到"吃了嗎?"到最後連問也懶得問了.

終於,他們的夫妻關係在他應酬回來的一個夜晚終結,長久的冷漠與積怨在失去理智的一瞬間如決堤的洪水噴湧而出,偏偏兩人都如倔強而不願彼此屈服的孩子,兩人一夜未言.

第二天,兩人去民政局把大紅的結婚證換成了深綠的離婚證.

由喜慶的結婚證到冷漠的離婚證,他們的婚姻走了四年.

由陌生人到情侶,到夫妻,再由夫妻回到陌生人,一切又回到了原點,十年悄然已過.

戀愛時,愛情 -是她臉上的笑意,是沉浸滿心的愉悅和欣喜.


出處來源:http://www.puresky.org/

文/成小晟他是台灣環保局焚化爐的一名普通工人,二十多年前,熱愛旅遊的他利用假期徒步走完了台灣。那時,他還年 ??輕,單身未婚青春洋溢充滿幻想。後來,通過親友的介紹他結識了漂亮的妻子。未認識前,妻子就看過關於他徒步旅行的報導,直接告訴她,他是個有些瘋狂的年輕人。通過接觸,妻子覺得靦腆的他實際上更像是一...

因為愛情,總有一種期待。因為愛情,總有一份執著。因為愛情,總有一抹憂愁。因為愛情,愛恨難解,相思難斷。信手拈花,花不語。是徜徉於花叢下的一份情愁,粉釵搖弄,似等了千年的期盼。陌上誰家年少,足風流。那樣的鍾情,隱於阡陌之上,不期而遇的那一份癡情,如影相隨,隨之而來的癡狂如花美眷般,次第綻放開來,席捲了...

從我住進病房的那一刻起,對面床上的那對夫妻便一直小聲地爭吵著,女人想走,男人要留。聽護士講,女人患的是膠質細胞瘤,腦瘤的一種,致癌率極高。從他們斷斷續續的爭吵中,一個農村家庭的影子漸漸在我面前清晰起來:女人46歲,有兩個孩子,女兒去年剛考上大學,兒子念高一;十二畝地、六頭豬、一頭牛,是他們全部的家當...

昨天,和一個很要好的朋友在網上聊天,她告訴我,她現在過得很不好,很不幸福,原因很簡單,她的老公變心了,開始嫌棄她了,而且在她懷著孩子的時候,變心了,她哭,我沒有因為她的哭而給予她更多的安慰,我覺得女人在這個時候需要的不是哭哭啼啼,而是應該勇敢高傲的去面對,哭哭啼啼只會讓你變更低微!婚姻是每個女人都渴...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