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讓一切回復到平靜無波的從前吧,縱然無愛,至少你擁有自己。

愛情是一場角力賽,堅持或者失去自己的拔河。

一開始是不自覺的,因為望見了對方的美好,你不由自主蹲低了身子,或是踮高了腳尖,以相同的角度和戀人仰望天空,體驗一個全新的世界。然後,你驚奇地發現自己的轉變,原本深惡痛絕的,現在卻欣然接受,原本避之唯恐不及的,現在卻甘之若飴。你嘆詠愛情的同時,也戒慎恐懼著,深怕自己被同化,被侵略,被占領,在愛情的洪流中迷失了自己,找不到原來引以為傲的模樣。

愛情於是成為一連串堅持與妥協的過程,從品味、習慣、喜好,到信仰、理念、價值觀,該讓步或堅守,成為最大課題。你原是享受物質優游自得於名牌堆砌世界的布爾喬亞,卻因為愛情被迫成為追求心靈甘泉的波希米亞人;你原是高聲疾呼的女性主義者,卻因為愛情必須犧牲曾搖旗吶喊堅守的信念;你原是追求絕對崇尚純粹的完美主義者,卻因為愛情試圖努力原諒戀人的一再背叛;你原是維護傳統信奉道德的基督徒,卻因為愛情成為破壞家庭的第三者

你在討價還價的爭執中,看見自我被愛情壓縮、稀釋的最大限度,同時也在捍衛或是掙扎的進退間,清楚地看見自己內在最純粹、最不可或缺、最無法分割的本質。也許是價值觀,也許是自由,也許是自尊,沒有任何力量能使你放棄它,即使是愛情也不能。

在放棄或是保全的取捨中,你完成了一場自我探索的旅程,看清楚生命的脈絡,重新認清自己,還原自己。

於是,你終於做出選擇,為了保全完整的自己,驕傲如你寧可捨棄愛情,讓一切回復到平靜無波的從前吧,縱然無愛,至少你擁有自己。

然而原來的自己是什麼模樣呢?你竟覺陌生起來,你以為你天生愛喝咖啡,其實是愛上和戀人共飲的時光,你以為你一向是忠誠的反對黨,其實是為了反對戀人可笑的謬論而反對;你不由自主沾染上戀人愛挑剔的怪癖;你聽見和戀人類似的論調會特別用力嗤之以鼻,你面對和戀人相像的個性特別不知所措,裹足不前。

經歷過狂悲狂喜的愛戀後,即使外表一切如舊,一顆心怎麼可能仍然是原來的模樣呢?感動依然在,傷痕依然在,痛楚依然在,回憶依然在,也許隨著時間沈潛至萬丈的寂靜深海底,然而只要輕輕撩動,心底無法癒合的缺口仍舊隱隱牽動著,提醒著曾經愛過的痕跡。

當愛情走過以後,我們其實都不再是原來的自己了,失去了一些,得到了一些,回憶沈重了一些,心靈豐盈了一些,再次面臨提擇時,變得更勇敢或是更怯懦一些。

那些愛過、撕裂過、掙扎過的記憶,無可避免地遺留在曾經相愛的戀人間,內化成為彼此的一部份。


人生的契機在於:什麼都可以。 人類的思想很容易限定住,我們往往以自己的想法來限定,例如:考上理想學校,就有理想前途;找到好工作,就有理想人生……可是,人生偏偏很奇妙,當老闆的大多學歷不高,理想的工作和圓滿的人生,是很難有直接相關的。 其實,只要敞開心胸去看世界,一本書、一...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一個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盪盪的店舖後,拖著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舊的小屋。家裡沒剩多少麵包了吧!”他如此想著。“這個冬天,一刻比一刻更冷。”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拉緊他為一一件,薄薄的外衣。唉!好些個日子沒有收入了,太太一定又會板起了臉孔。&rdqu...

凱倫就像每一個好媽媽一樣,發現自己懷孕,就運用各種方法,準備讓她三歲的兒子米凱,接受一個新的親屬。他們發現將誕生的寶寶是個女孩,米凱於是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地,在媽媽的肚子上,唱歌給自己的小妹妹聽。凱倫懷孕的過程很正常,她是田納西州Morristown循道會的活躍會員,然後陣痛來了,每五分鐘...每一...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裡,一個鞋匠在守了一整天空盪盪的店舖後,拖著一身疲累,返回他那破舊的小屋。家裡沒剩多少麵包了吧!”他如此想著。“這個冬天,一刻比一刻更冷。”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拉緊他為一一件,薄薄的外衣。唉!好些個日子沒有收入了,太太一定又會板起了臉孔。&rdqu...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