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果你正愛著一個人,你會用什麼方式去表達你對她的愛?

我想,愛情的產生與發酵,像是收音機頻率。

轉錯了頻道,就錯過;轉偏了頻道,就聽不真切,甚至有雜音干擾。

這才發現,心靈相通其實是感應彼此愛意的大前提。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套認定愛情形成的模式。

心思細膩的人,往往容易陷入情網,當然,也可能只是自作多情。反之,亦然。

同樣的小動作、同樣的一句話、同一個人,卻可能為不同的人帶來迥異的感受。

有些人的愛,濃烈;有些人,清淡。

喜歡濃烈的人,自是體會不來清淡的美感;喜歡清淡的人,可能無福消受伴隨濃烈而來的激情。

當兩個人之間無法產生共鳴時,懷疑、不安、恐懼於焉而來,嚴重者,可能就這樣讓愛情無疾而終。

但是,你能夠說,濃烈是愛,清淡就不是愛嗎?

有些人愛得理智,凡事思前想後,未雨綢繆;有些人愛得感性,只求眼前廝守,山盟海誓。

理智的人若是遇上感性的人,可能互補,卻也可能有了衝突。

理智的人埋怨感性的人膚淺;感性的人責怪理智的人無情。

然而,換個角度想,兩個理智的人相遇,也許就因為太過小心翼翼而擦不出火花;兩個感性的人卻可能愛得脫離現實。

同樣是深愛著一個人,有些人選擇給予對方幸福;有些人選擇默默祝福。

有時候,不甘心放手不代表愛得深,先放手的人也不代表不在乎。

會不會突然間覺得愛情是一件很模糊的玩意兒?

因為,它沒有章法、沒有規則、沒有既定模式,一切全看個性。

我以為,個性會影響很多事。

在言情小說裡,主角們只需談戀愛,甚至只需克服一些很表面的衝突,讓愛情變得很美好,

彷彿到了結局的時候,王子與公主就會幸福快樂地過一生。

然而,現實生活中,大環境會變,人心會變,愛情會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

有個朋友說,愛情哪有什麼大道理可言?

是啊!簡而言之,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好容易哪!

可是,談過戀愛的人都知道,有很多時候,真的不是愛或不愛的問題。

如果愛一個人就可以天長地久,那有多好?

如果不愛一個人就可以一腳把對方踢開,當做不曾發生過,那有多好?

我相信,有些人真的可以這麼做,

但事實上,只要你真的愛過一個人,體會過愛情的滋味,你就會發現,

愛情的確沒什麼大道理,正因為它沒什麼大道理可以論述,才會讓這麼多人困在其中,找不到出路。

因為,人是感情動物

一旦有了情,就算明知是火坑,都還是會有人選擇往下跳。

有些人不跳,卻可能事後遺憾,也可能慶幸;有些人奮不顧身地跳了,卻可能後悔,也可能甘之如飴。

這……該怎麼說?常聽人說,愛情是女人的全部,卻是男人的一部份。

我不完全贊成這句話。

因為,在過去的年代,女人只能守在家裡,男人卻在外衝刺事業

而今,職業婦女比比皆是,女強人更是愈來愈多,我很討厭把男人女人二分法,畢竟,說穿了,男人女人都是人。

無論你是男人或女人,理智或感性,偏好濃烈或清淡,只要兩個人合拍,其他瑣事都可以克服。

我想,不論愛情的形式如何呈現,你與對方必須是頻率相似的。

初時,或許有些偏差,但隨時間流轉,頻率是可以慢慢適應與修正的。

最重要的是,你是否願意在過程中感受對方放射而出的頻率呢?

就像我們收聽節目一樣,你總得花些心思去調整頻道,不是嗎?

也許某一天,你漫無目的地切換著頻率,就遇上你喜愛的頻道,然後,自此定頻了。

更有可能你聽著聽著,發現不再喜歡這頻道的節目了,所以轉台;

當然,也或許電台倒閉了,你只能帶著無限悵然放棄,也許你永遠會記得那頻道,也許你隔天就找到另一個新頻道。

我想,正因為愛情沒什麼大道理可言,才會讓我們在愛情裡不斷地摸索,卻始終跳脫不出。

你說,愛情像不像收音機?

轉來轉去就在那範圍裡,卻可能終其一生都調不到喜愛的頻道。

更悲哀的是,找到了屬於你的頻道之後,你能不能永遠地喜愛它?

習慣 你的缺點,屬於愛你的人。 如果有一天,一個我愛的女孩因為我所在她面前表現的陋習而質疑我說:“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我一定會當場甩開她就走。 現在的我去見她時,早已不見追求時的如履薄冰,隨意地弄一弄,有的毛還沒理順便出門了。她一受委屈,便鼓著腮細數我的各種毛病:&ldquo...

那年秋天,王成遠受聘於武漢一個IT公司,要從長沙離開。王成遠們都明白,這次工作的轉換對王成遠和她意味著什麼,但這樣的結局不也正是王成遠所想要的嗎?     走時,她非要送,拗不過,王成遠只好由著她。一路上她默默不語,王成遠逗她說話,她也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在火車...

家住京郊,最近家裡陸續來了三撥朋友,清一色都是女性朋友。   最遠道的一個朋友,她是回國探親路過京城。她說,這兩年她很少呆在自己家裡,馬不停蹄地從東半球,周遊到西半球。只要呆在家裡超過半個月,心臟就會出問題。她必須離家出走。我禮貌性地問候她的老公,她臉一轉說,不要與我提他,我只當他死了。原...

現在,他躺著,她站著,在這高高山巔。風送草木香,燃燒柏枝的香氣格外濃郁一些。這從前的一對夫妻,現在一個墳裡,一個墳外。她看丈夫新添土的墳,感嘆他比自己有福。她葬他,誰葬她呢? 白雲飄動的樣子像她的心情,散漫去,無拘謹。回顧二十年的婚姻,之於她,就像一所學校,她如幼童,從123,從aoe學起。起初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