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假日的時候,我和我的男朋友恐龍穿梭在熱鬧的東區。喜歡觀察人群的我,發現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有許多情侶,都是男友一肩挑起兩個包包。在路中央,我突然扯住恐龍的手:「你願不願意幫我背包包,分擔我的沈重?」

「妳不舒服啊?是不是天氣太熱了?」恐龍摸摸我的額頭,我搖頭。「那麼,一定是妳東西背太多,肩膀痠痛囉?」恐龍掂一掂我肩上的背包,我又搖搖頭。「我的意思是,從今以後,你願不願意出門時都為我背袋子。這無關我舒不舒服,或者包包重不重。」「那,到底是為了什麼?」恐龍百思不解。

「為了愛呀。你看!別人都是這樣的。」我指指路上那些肩上馱了兩個包包的男人。恐龍的臉上,終於露出「我懂了」表情。於是,他二話不說,將我那垂滿流蘇的背包甩到肩後,再將他棗紅色的運動型大背包斜背在身上,左手則拿著剛剛吃剩的薯條和漢堡。最後,他向我伸出右手。(依照慣例,這隻手還是要空出來牽我的手。)

於是,我心滿意足地和他重新上路。但,一路上,我總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像頭重腳輕,或是同手同腳行走一般的失衡和彆扭。「要不要過去看?」經過我最愛的銀飾攤,恐龍捏捏我的手。將喝到一半的可樂放到恐龍空出來的右手,我興奮地擠入人群中。

尋到寶貝,再從人群中擠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東尋西找,左顧右盼著。我突然發現,原本倚在電線桿旁的恐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汗流浹背,在背後、肩上、手裡掛滿紙袋和包包,活像是經營另一個活動灘販的男人。那個男人看起來,與其說是我的男朋友,還不如說是我的奴隸。但是,我並不是為了想要一個奴隸,才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呀!

「我自己拿。」我試圖將自已的背包從他的背上搶下來。「怎麼啦?」他一頭霧水地看我。「反正我的包包又不重,我自己背就好了。」我堅持著。「但是、、、、、」恐龍顯然還想要說服我,我馬上接著說:「而且,這個流蘇包包是配合我今天的造型背的。你一個大男生粗手粗腳的,背起來不但醜化了我的背包,還破壞了我的整體感。」

「你確定?」恐龍故意拉住我的背包不放。「我又不是傷殘者,我可以自己來。」一陣拔河後,我將背包搶奪回來。屬於我的重量終於又回到我自己的肩上。

「妳不是說,我幫妳背包包無關袋子重不重,而是關係我愛不愛妳嗎?」恐龍臉上又浮現了那種彷彿知道了什麼的笑意。其實,就是因為愛的關係,我才決定要背我自己的包包。而且,在一陣激烈的搶奪後,我還額外爭取到拿那一袋吃剩的漢堡和薯條的權利。

背著自己的袋子,拎著吃剩的食物,牽著恐龍大大的手。我突然發現,身上能有沈重的感覺,原來,也是一種幸福。

 

有天朋友她說她跟男朋友大吵,接著說了很羨慕我有交往六年穩定的女朋友。我說我跟女朋友幾乎不吵架,她說她本來覺得不吵架的應該算不算情侶吧,但是看到我跟我女朋友這麼好,她就問我為什麼?   『我什麼都沒做,唯一做的就是找一個好女朋友』我說   她說我好閃,我說也是。其實我本來想跟她說,...

大部份的朋友在分手後,是無法和對方成為朋友關係的,因為自己對對方還有感覺、還愛著,更想挽回,但也只有這個角色,能重新開始,所以「不得不」去接受這樣的關係,這幾乎是所有朋友的心態,一路走來情緒起起伏伏,除了感情的傷口尚未復原,更心急的想一步登天的挽回他,只有他在你身邊,你心才會安,但是,你依然是自私的...

我來韓國的時候,是已經結婚後才過來 所以在韓國的時間,沒有碰到約會這個時期 雖然戀愛時期,中間也曾來來回回的進出韓國外 所以對於韓國一般女生會約會的地點不太了解 後來問了身邊許多韓國女生朋友才慢慢知道 所以來整理一份韓國女生第一次約會不會去的地方做的事吃的東西   1.烤肉店 通常剛認識...

23歲榆樹姑娘魏平身患癌症晚期,在8月5日上午,癌症女孩魏平的婚禮在數百人的共同見證下,在幾十家媒體的關注下如期舉行。與她相戀五年的男友鮑濤決定為女友披上婚紗,一場特殊的婚禮再也不留遺憾了... (圖片翻攝自:http://www.bestchinanews.com/Domestic/1427.h...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