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假日的時候,我和我的男朋友恐龍穿梭在熱鬧的東區。喜歡觀察人群的我,發現熙來攘往的人群中,有許多情侶,都是男友一肩挑起兩個包包。在路中央,我突然扯住恐龍的手:「你願不願意幫我背包包,分擔我的沈重?」

「妳不舒服啊?是不是天氣太熱了?」恐龍摸摸我的額頭,我搖頭。「那麼,一定是妳東西背太多,肩膀痠痛囉?」恐龍掂一掂我肩上的背包,我又搖搖頭。「我的意思是,從今以後,你願不願意出門時都為我背袋子。這無關我舒不舒服,或者包包重不重。」「那,到底是為了什麼?」恐龍百思不解。

「為了愛呀。你看!別人都是這樣的。」我指指路上那些肩上馱了兩個包包的男人。恐龍的臉上,終於露出「我懂了」表情。於是,他二話不說,將我那垂滿流蘇的背包甩到肩後,再將他棗紅色的運動型大背包斜背在身上,左手則拿著剛剛吃剩的薯條和漢堡。最後,他向我伸出右手。(依照慣例,這隻手還是要空出來牽我的手。)

於是,我心滿意足地和他重新上路。但,一路上,我總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像頭重腳輕,或是同手同腳行走一般的失衡和彆扭。「要不要過去看?」經過我最愛的銀飾攤,恐龍捏捏我的手。將喝到一半的可樂放到恐龍空出來的右手,我興奮地擠入人群中。

尋到寶貝,再從人群中擠出來,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東尋西找,左顧右盼著。我突然發現,原本倚在電線桿旁的恐龍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汗流浹背,在背後、肩上、手裡掛滿紙袋和包包,活像是經營另一個活動灘販的男人。那個男人看起來,與其說是我的男朋友,還不如說是我的奴隸。但是,我並不是為了想要一個奴隸,才和這個男人在一起的呀!

「我自己拿。」我試圖將自已的背包從他的背上搶下來。「怎麼啦?」他一頭霧水地看我。「反正我的包包又不重,我自己背就好了。」我堅持著。「但是、、、、、」恐龍顯然還想要說服我,我馬上接著說:「而且,這個流蘇包包是配合我今天的造型背的。你一個大男生粗手粗腳的,背起來不但醜化了我的背包,還破壞了我的整體感。」

「你確定?」恐龍故意拉住我的背包不放。「我又不是傷殘者,我可以自己來。」一陣拔河後,我將背包搶奪回來。屬於我的重量終於又回到我自己的肩上。

「妳不是說,我幫妳背包包無關袋子重不重,而是關係我愛不愛妳嗎?」恐龍臉上又浮現了那種彷彿知道了什麼的笑意。其實,就是因為愛的關係,我才決定要背我自己的包包。而且,在一陣激烈的搶奪後,我還額外爭取到拿那一袋吃剩的漢堡和薯條的權利。

背著自己的袋子,拎著吃剩的食物,牽著恐龍大大的手。我突然發現,身上能有沈重的感覺,原來,也是一種幸福。

 

讓一切回復到平靜無波的從前吧,縱然無愛,至少你擁有自己。愛情是一場角力賽,堅持或者失去自己的拔河。一開始是不自覺的,因為望見了對方的美好,你不由自主蹲低了身子,或是踮高了腳尖,以相同的角度和戀人仰望天空,體驗一個全新的世界。然後,你驚奇地發現自己的轉變,原本深惡痛絕的,現在卻欣然接受,原本避之唯恐不...

一件是「自己的事」, 諸如:上不上班、吃什麼東西、開不開心、結不結婚、要不要幫助人....自己能安排的皆屬之。一件是「別人的事」, 諸如:小張好吃懶做、小陳婚姻不幸福、老陳對我很不滿意、我幫助別人,別人卻不感激.....別人在主導的事情皆屬之。一件是「老天爺的事」, 諸...

和他交往一年多了, 曾經發生過兩次很嚴重的爭吵, 明明都是他犯的錯, 但採取先發制人聲勢的, 也都是他。 每當她認真地想要溝通, 避免將來為了同樣的事由再度發生爭吵,他就會立刻不留情面地說: 「如果你愛我愛得這麼不快樂,我們就不要...

是我在恍惚中依然執着地爲着某一個約定而等待。沒有人告訴我值不值得,也沒有人會告訴我等待下去是否會有一個結果。試過站在路邊,久久地凝視着一塊廣告牌,對着上面的幸福的畫面久久凝視,直到淚盈滿眶到心灰意冷,才轉身離開,這樣的渴望與心悸,是否可以對人說?有些人生來就是一顆敏感的心,想來也是無端失落的。總是因...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