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當你開始在乎一個人時,說明已經經歷了動心。在乎讓人陷溺,久久不能自拔,在乎蒙蔽人的眼睛,失去判斷能力。愛情七種傷你經歷了幾個呢?

愛情中的7種傷,你經歷了幾個?

1.在乎

當你開始在乎一個人時,說明已經經歷了動心。在乎讓人陷溺,久久不能自拔,在乎蒙蔽人的眼睛,失去判斷能力。

你可以在乎,但你不能太在乎。太在乎難免走進死巷,讓人患得患失,讓人夜不安寢。而淺淺的在乎,似薄酒一杯,輕風一縷。

我很欣賞玩世不恭的人,那一直是我認為的一種境界。他們未必沒有苦惱,未必沒有眼淚。可是他們大腦中有一種過濾器,可以去蕪存精,把一些不開心的東西分離出來,用獨特的表達方式,發洩出來,沒有一定的智慧和通透,是做不到的。所以他們對待在乎的方式往往出人意表……

擁有就可能失去,得不到,才永遠不會失去。也許我們沒辦法不在乎,可是我們有辦法讓自己在乎少一點。

2.誘惑

這個世界誘惑太多,有色之誘,也就是物質與表相上的誘惑,人們在大喊:選擇質樸簡單的生活,不願迷失在奢侈浮華中。可是真能有幾人能甘心安於清貧的?

再有就是精神上的誘惑,這種誘惑在網絡上表現得比較明顯,大多數的網絡中人基本是心靈上比較空虛的,在網絡上想找一點精神寄託。

比如聊天,雲山霧罩、天南地北,某些話正好敲擊在你的心上,簡直就是春風化雨,濁世清音(指不定拾得誰牙慧呢)。某人的才情一下子打動了你,簡直就是才高八斗。(指不定是翻著唐詩宋詞拼裝而成呢)不由得你就會在心目中勾勒此人最美好的形象。女人,就是才情並重,溫柔可人的奇女子。男人,就是懷才不遇,才華橫溢的偉丈夫。於是一番遲疑,幾絲羞澀。竟在網上相愛,欲罷不能。比電視台速配還要快上幾拍。一次次想拔出,一次次又淪陷。意志在被一點一滴摧毀,直到沒有一絲掙扎的力氣。

3.感覺

感覺是一種很玄的東西,相信這世上誰也駕馭不了自己的感覺。它形同鬼魅,會在某個不期然的時刻,讓你心跳加快。如入魔,倘醉酒,象狂飆,似過電。它說來就來,說走便走,來的時候象春夢不多時,走的時候不留痕跡,若朝云無覓處。

感覺到來的時候,山也擋不住。一切事物會在那一瞬間變得有靈性。當感覺消逝的時候,對方在你眼中彷彿只是個塑膠人兒,與空氣融在一起。

愛的反義詞不是恨,而是漠然,什麼感覺都沒有的漠然。恨還要把一個人煞有介事放在心裡,還要時不時拎出來咬牙切齒一番。可是沒有了感覺,一切都會隨時間黯然。

4.等待

等待是生命中最揪心的一個詞,它像一把剪刀,把心剪成痛苦的形狀,剪去的是快樂,留下的是失意。剪去的是時間,留下老於昨晚的容顏。

在等待中,我們不知不覺失去了很多東西,更有甚者失去了自己。等待讓人失去重心,讓人顛狂。讓人流連,讓人只顧眼前巴掌之地,而停滯了前行的腳步。等待是種被動,等待讓人不再具有掌舵者的魄力。等待是飽腹知足,使人喪志。生命中等待無所不在,在等與不等中,是紅顏老死時。

5.距離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永遠是門學問,臂如男女之間,近距離產生真實的美感,遠距離產生朦朧的美。霧裡看花、水中望月,是種境界。一日不見如三秋兮,是種境界。可是我認為,天天相見,時時不厭,才是更高的境界。因為人的劣根性,就是易厭,善變。

陝西就有這樣的白羊肚民歌:尕妹妹,躺在我身邊呀,一閉眼就開始思念她。若非愛到骨子裡,哪能做到天天相見,還時時不厭?

走近了,一切美醜盡收眼底,那時如果還能從心底發出一句:我愛你!相信那才是真愛。

可是距離是好難把握的東西,太近了,終有可能被灼傷,太遠了,也許會感覺不到對方,甚至面孔變得模糊一片。

6.猜心

如果你遇到一個女子或一個男子,請一定溫柔地對他(她),珍惜他(她)就是珍惜你自己。我們一生的時間並不多,可我們為什麼總要把時間浪費在無謂事情上?

曾經很累跋涉過,漫天的文字星宿,迴盪散亂抽象的音符。一張張神思恍惚的臉。燈下含糊的幸福一絲絲一縷縷。真得要如春蠶,心死時絲方盡嗎?猜心,我只說是件很累的事!

一粒種子,種在地裡。得到你辛勤澆灌,總會發芽,甚至結果,給你回報。收成也許與天氣、土壤、水質有關係,也許它不會如你所願長成你期望的樣子,也許你付出十分得到的只是一分的回報。

可是該是你的總是你的,不會多出來,也不會少一點。當柔情不再那麼純粹時,我們更該想想自己哪裡做的不到。而不是怨天尤人,猜測,臆斷。

7.離別

朋友宜長別,不管多少年,別後重逢,就像開壇的十里香。因為酒只會越放越淳。愛人宜小別,因為愛人就是風箏,長長的線是長長的凝望和思念。你在這一頭,他在那一頭。線太長,風太急,則易斷。離別就像攪混的水,放在那裡沉澱,直到水歸水,濁歸濁。

要問離別是什麼?離別是迷眼的沙。


她 頭頂白紗,雪白的禮服櫬得肌膚瑩瑩生輝, 禮服底下,纖細柔軟的身段顯得體態曼妙輕盈, 她偏著頭,微微笑了,全身洋溢著幸福的光暈。 她的幾個朋友突然間湧了進來, 一瞬間只得聽見女孩們愉悅的笑聲和雜七雜八的喜慶賀詞,響在大廳的每一個角落。 她和朋友們笑鬧著、取笑著,然後,突然都安靜了下來。 她們眼對著...

某導演在街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報了公司地址後,就安靜思索著接下來要處理的事情。導演曾經有段時間很迷大提琴的音色,覺得那像是男人之間 man's talk的聲音,所以他注意到了司機正聽的是《巴哈無伴奏》,而且一曲聽完竟接著下一曲,可見得並不是「愛樂電台」剛好播放的曲目,而是從車上的CD唱盤播出來...

愛情之花凋謝了,遺憾的心在時光的隧道裡依然潮濕,而斑斑駁駁的日子竟一張沒有回程的票--------題記祥子習慣性的扶了扶領帶,接著走出了清華大學的校門,大街上車來車往,遠處的霓虹燈散發出亮麗的光澤。夜風吹來,祥子有種心裡頭說不出的輕鬆。“馮教官,請等一下”,一個甜美而悅耳的聲...

我被開了瓢,倒在地上,血一直在流,那幾個混混把啤酒瓶砸在牆上,我只看到瓶子的碎片,卻聽不到任何聲響。我眼睛閉上的時候,若若的影子卻一直在我眼前飄蕩。還有三個月就要高考了,我依然留著長發。我不喜歡打架,只是總有一種情結,我討厭把它稱作英雄主義,當然,老師也時常稱我是狗熊,我只是覺得,爺們就要有爺們的活...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