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情,實在是實踐寬恕之道最好的考驗之一,因為,我們都相信,去寬恕別人似乎比寬恕「自己人」還容易些。事實上,寬恕並沒有難易之分。但是,所謂的比較「難」,只是代表著罪疚比較「多」而已;比較簡單就只是比較少而已。不論如何,你選擇了你的家人以及你的情侶作為與你生活互動最多的對象,因此,他們不是莫名其妙跟你在一起的,不論你設計給自己的功課是什麼,寬恕家人與情人是你生活中首要的功課。

一個人會受到家庭與愛情的影響是顯而易見的,然而較不為人知的是,家庭與愛情的共同點就是「愛」,你在這兩個主題下學習愛是什麼,還有一個更明顯的共同點,那就是「人」,你若不是學到愛人,就是學到要去恐懼人。當你學到要去恐懼人時,就代表著罪疚已經壓垮你了,於是你在人際關係上,便無法真正去信任以及愛別人,例如說,一個不敢結婚或不敢(想)談戀愛的人,他過去必然在家庭或愛情這兩個領域中(其中一個或兩者皆有)受過傷,有趣的是,一個從未談過戀愛卻又不敢談的人,不是家庭的問題,就是被周圍愛情失敗的例子嚇到的人,所以,你可以看出來,家庭與愛情還有你的人際關係都是息息相關的,甚至連新聞媒體那些「不關你的事」的悲劇都會影響到你的想法,所以,別人的事真的都「不關你的事」嗎?

去教導別人寬恕,就是一種推恩,不論是藉由文字或是以身作責,你都會將心中的平安推恩出去。可惜的是,罪疚也會共鳴;「同類也會相吸」。有類似罪疚的人也會彼此吸引,在戀愛上亦是如此,於是,罪疚和寬恕兩者都會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一個是邁向地獄的高速公路,一個是邁向天堂的直通車(還是單程的車票)。

我們也許都很熟悉看過愛情罪疚的雪球是如何越滾越大的:說謊、恐懼、隱瞞、傷害、攻擊、責怪別人(都是別人的錯)、自責(都是自己的錯)、變成敵人、背叛、犧牲、討好、請求原諒、不寬恕,然後分手、不信任愛情、不信任異性、不信任人、孤立自己、感到寂寞、感受不到愛、個體化。一層又一層的幻象,疊在一起,看似厚重無比。也許是該我們看看寬恕的雪球是如何越滾越大的時候了:寬恕現在的愛情、彼此幫助、共同目標、快樂、愛、推恩出去、相信他人、幫助他人、寬恕過去的愛情、沒有罪疚的愛、自由、結合。因此,一場寬恕的愛情不只有療效,更治療了過去失敗的愛情。也許你可以自己將寬恕推恩在人際關係與世界上,而看出這會對世界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以及最終必然的結合為一體。

其實,也許你會覺得自己真的想要平安,想要去寬恕,但是卻做不到,讓我們平心靜氣的問自己:「真的是這樣嗎?」你真的想要平安,沒有任何敵人的世界嗎?人生的確是一場遊戲,靈魂愛玩遊戲是很容易可以觀察的到的,小孩子不是愛玩的要命嗎?大人何嘗不是呢?有競爭的地方就有遊戲,課業、事業、比賽、工作全都是遊戲,但有遊戲就要有敵人,目標不一致的人,因此,有遊戲的地方就沒有寬恕,也沒有奇蹟,看不到彼此真正的平等性,目標的一致性。我真的不能不承認,遊戲真的很好玩,有勢均力敵的敵人真的很有趣,你可以在這個宇宙中觀察到的生命中最大的喜悅,不是創造,就是遊戲。對許多人來說,生活不再有趣,只是因為他的遊戲太難玩了,他想要輕鬆一點,玩一些他能夠贏的遊戲、他總是對的遊戲。初學寬恕的我們,也許一開始還不能立即領悟到這個課程最終要帶領我們去哪種境界,但是,我們都可以接受,寬恕的確能夠讓我們的生活以及遊戲更好玩、更有趣一點,「一場美夢」,直到你發現到課程的目標是要帶領你超越遊戲,抵達一個完全沒有敵人、沒有遊戲的平安世界。這時,你的恐懼才會再次升起,因為你終於能夠感受到你以前察覺不到的恐懼了,我們的經驗告訴我們,沒有遊戲是很無聊,甚至是很恐怖的狀態,哪有什麼平安可言,突破障礙戰勝遊戲才是最好玩的事,電影、影集的百分之九十,全都是惡夢、遊戲和障礙,只有百分之十的內容是獲勝後的喜悅,而在勝利之後,人們又急忙著去挑戰下一場遊戲,永無止境。「要再多一點、再有趣好玩一點、再讓自己對一點、再大一點」。對平安的恐懼這時才會升起,小孩子會告訴你,沒有遊戲絕對不是平安,而是無聊。

愛情是否是一場遊戲,由你決定。如果你視愛情為一場遊戲,你就在某方面視你的情人是你的敵人,也因此必然製造紛爭與恐懼,結果就是無法寬恕。寬恕愛情的結果必然超越遊戲之上,這時你再也不視你的情人為你的敵人,也不再攻擊他的任何想法與行為了,你們的目標一致,你們已經施展奇蹟了。

對於攻擊的渴望,完全是與「堅持自己必須是對的」這個信念息息相關的,所有的爭論,都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而已,這種衝動如此之大,以致於讓人故意讓錯誤的行為一直重複,只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充滿內疚的人,會瘋狂的堅持自己是對的,不論事實如何,一旦發現自己是錯的,便崩潰了。去點出別人過去犯錯的事實,除了讓對方內疚,自己覺得自己是對的,還會有什麼呢?那當然不是寬恕,而是一種攻擊。當你瘋狂地堅持自己是對的時,你除了攻擊別人是錯的之外,還會做什麼?你唯一獲得的,是戰勝別人虛榮感;你唯一失去的,是你的平安與幸福。

當一個人憤怒時,會不斷地攻擊別人,認為都是別人的錯,自己一定是對的,即使他不想說出這樣攻擊的話,但是還是說了反話,還會有誰比他自己更攻擊他自己呢?還會有誰比他自己更不斷的將自己推向谷底呢?
當一個人只著眼他人做錯的事時,他能夠不感到自己有「責任」去糾正別人的錯,以證明自己是對的嗎?當別人反駁他的話時,他能夠不感到被攻擊而開始理所當然的去攻擊別人嗎?

你寧可是對的,還是幸福與平安呢?

罪疚的魅力之大,攻擊的快感之深,自己是對的虛榮感以及失去遊戲的恐懼,全都是不想寬恕的最佳理由之一。

你也許有更多攻擊的理由,告訴你攻擊後的「甜美滋味」,但是,除非你瞭解到,攻擊是一種投射,而所有的投射都是攻擊,因此毫無道理可言,攻擊只是企圖將過錯投射在對方好證明自己是對的一種衝動罷了。

這些想法全都可以應用在愛情中,因為堅持自己要是對的,所以就會努力的將眼光放在對方做錯的事上,好去糾正對方,「幫助對方」,滿足自己的虛榮感,我們有多少次因為這樣而產生出不必要的爭吵呢?

也許你會覺得,就像我自己也會覺得,我究竟要如何判斷我的行為該如何做才是寬恕呢?在別人哭泣時,我要怎麼做才叫寬恕呢?何不問問聖靈呢?何不問問你的「心」呢?凡是會讓你失去平安的,感到內疚的,都不是寬恕,所以,你認為該做什麼才能夠讓你感到問心無愧以及平安呢?在爭吵中,你也許會常常呼叫聖靈,請它幫你解決這惱人的紛爭,但是,常常你都聽不到它說什麼,彷彿它不理你似的,你要怎麼辦呢?你何不在爭吵中拿起你的書來看看呢?裡頭都是聖靈的聲音,你自然會立即發現它要告訴你的話。不然,你何不問自己的心,現在感到平安嗎?我應該要做什麼才會感到平安呢?那就去做吧!許多的答案會自然出現的。

哭泣與憤怒是最容易讓人失去平安的,面對一個哭泣的人,面對一個憤怒的人,通常都很容易刺激起自己過去的罪疚,然而,一旦你將眼光落入那看似脆弱哭泣的人身上,你的心很快便揪了起來,因為你已經認同了上主之子是脆弱的了,一旦你認為他是脆弱的,你馬上就覺得自己也是脆弱的。或者,當你面對一個憤怒且看似威力無窮的人時,你認同他的攻擊時,你便相信了自己也會攻擊,因為你怎麼看別人,你就會怎麼看自己,這不就向你證明你與他本是一體的嗎?

愛與寬恕也許是一種行為,也許只是一種內在的心境,但是,你可以確定的是,愛與寬恕必然帶來平安,那麼,你所有的行為準則,就以平安為依歸吧!


一個男人,同時愛著兩個女人,他不知道自己愛她們哪個多一點。有人教他: 你遇上開心的事情,首先想到要告訴哪一個?你首先想到她,就是愛她多一點。 不,這不是驗證愛情的唯一方法。 你悲傷的時候,你想跟哪一個一起?你首先想到她,才是愛她多一點。 如果你開心和悲傷的時...

吳淡如說:「年輕的時候真的因為買錯東西,交過很多學費 但是到了現在,我已經能夠認識自己、了解自己 知道什麼東西適合自己,所以在下決 定的時候就會很清楚、很確定」 其實,不光只是買東西就連尋找適合的男人 此刻的吳淡如,也自有一番了悟或許這樣說會有&nb...

我們最愛一起看星空;一起遊山玩水;一起互相照顧。 與你相愛的日子,我像個小公主,你總是用著厚實胸膛讓我依偎著,讓我無後顧之憂!可以很幸福的體會人生,在我的眼中,整個城市真得好美麗! 在浪漫的夜裡,你突然拿起戒指對我說:「嫁給我吧!我的未來不能沒有妳,我想讓妳管理我的每一天,也讓我...

答案因人而異, 沒有一個準則。 不過若是你不懂珍惜, 相信兩者都無法得到真正的幸福。 年紀越長, 我們越會計算付出和收獲的比例, 對愛情亦不例外, 總覺得「被愛」有種高高在上的情意結, 對方既然深愛自己, 就要遵守我的遊戲規則。 被愛當然幸福, 不過首要條件是你對他有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