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們知道嗎?我常常有機會為新人證婚,也常常在婚禮中獻上我的叮嚀與祝福。雖說語重心長,但是現場的喜鬧及吵雜的音響,卻也將我殷切的交代沖淡了不少。 我最最要向你們小夫妻說的一句至要的話,就是:「夫妻是一輩子的事」。 

記得在那遙遠悠久的過去,當時在這寶島上的年輕人都在唱著:「我的家在大海的那一邊,高梁高,流水長,一年的四季不一樣。」 

在軍中的劇隊,我認識了現在的孫媽媽,一個十八歲的小姑娘。在排練演出而巡迴勞軍的日子裡,我們戀愛了, 一年兩年直到六年多之後,在軍中伙伴的祝福下,我們終於訂下了婚期。

一九五八年正逢八七水災,政府規定,若有喜慶宴客一切從簡,不得超過四桌,否則,主管記過。
三個臭皮匠變成諸葛亮,同事們突發奇想,將所有的桌子併成一個U字型的長桌,非但不違反規定,而且還可使一百多位好友人人盡歡,於是結婚當晚,大家都飽足而歸。 

有人說:「婚姻是戀愛的墳墓」可是我卻從不覺得婚後我們不再戀愛了。

看看時下,媒體常常報導:某人與某人因意見不合而離異,某人與某人又因個性太像而從此分手,我和孫媽媽在個性上雖是南轅北轍,但並未因此影響了我們婚姻生活中的相愛相依,貧困時如此,小康亦復這般。近年來,我常在演講時向那些已婚多年的聽眾問一個問題:您們當中仍在與另一半戀愛的,請舉手。 
多年中,只有一次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有一位七十多歲的老先生高興的立即將手舉得高的,並且用另一隻手指著他旁邊的那位老太太,當時我看見這位老婦人從臉上綻放出的笑容,直到今天,仍然印象深刻,孩子的出生,為我夫婦帶來更多的歡笑。
當然,也開始為這小生命編織著他的未來,看著兩個孩子安穩的一年一年的成長,我們夫婦也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中年。 

我和孫媽媽,自婚後就自然的養成了一種睡前在床上聊天的習慣,在眾多的話中,我們津津樂道的還是我們的初戀時節。連我們兒女也是百聽不厭,一個有愛的婚姻真好,不祇在你們少年夫妻的時候要有愛,步入婚姻以後,我們更需要每日更新,以創新的愛滋潤培養我們愛的關係。在(美好人生的摯愛與告別),這本書中寫著:「愛情生活中最珍貴的不是性關係,而是雙方在每一個方面的相互體貼與心心相印」。在那段相去不遠的中年生活中,我就發現彼此的那份相知相愛,著實讓我工作、交往以及對人生的規畫上,她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支柱。

孩子們:我真願意在你們夫婦新婚之初,向你們贅述我和孫媽媽的戀愛史,我要提醒的仍是那句老話「夫妻是一輩子的事」。聖經上說:「既然如此,夫妻不再是兩個人,乃是一體,所以上帝配合的人不可分開。」 

在過去孫叔叔還未信耶穌的時候,我也曾在婚姻上出過岔錯。還好,在我腦海中時時都會想到那天,
那天的午后,我和孫媽媽(當時的女朋友)在一幢咖啡屋的二樓,我們雙方都感到可以談論婚嫁了,
就在那時,我萌生了一個念頭,就是「如果我要結婚,就永不離婚」。過去的我,身體不好,常常在病中,是她讓我感受到一位女性的堅強與耐力。對孩子的教導上,我們是身教重於言教,在角色的扮演上,她是嚴母,我是慈父,因此孩子有什麼問題,第一個知道的是我,在我們決定如何處理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卻又見到她心思的周密與通情。

當我在六十五歲做了最後一次的捐血,我知道我們都進入老年了。我常想,生命如同時序的四季,春夏秋冬可以各展其美。而人之所以為人,應當更有所望,有天夜裡,我們夫妻仍是在床上聊天,我說:「我們夫妻如此相愛,令許多朋友羨慕,但是總有一天,會有一個先走吧!」 

孫媽媽毫不遲疑的就接著說:「要走我先走。」
她的語氣堅定。 

我問她為什麼呢? 

她接著就說:「你比我堅強,要是我先走了,你會將後事處理得很好,你可以依然與兒女們保持很好的關係,你仍舊可以和老朋友交往,你更可以安心的推動你的社會公益。」 

我趕緊接著說:「誰先誰後,不是妳決定的,那是上帝事,如果要是有一天我先走了呢?」 

只見孫媽媽低下頭來哀傷的說著:「孫越,要是你先走了,我會每天哭,我要以淚洗面,要是你先走了,我會每天不吃飯,因為我食不下嚥,要是你先走了,我會每天不出門,我要足不出戶,要是你先走了,我會 .....」 。

我趕快搶著說:「算啦!還是妳先走吧!」 

你們不要笑,這是孫媽媽發出的訊號,說明她比我脆弱,我須在我有生之年不斷的讓她清楚,夫妻是一輩子的事。

如今,我們仍快樂的過著充實的老年生活,我們有規律正常的作息,我們與親友們有著定時的交往。

1.永遠不說不可能;2.凡事第一反找方法,不是找藉口;3.養成記錄習慣,不太依賴腦袋;4 .每天出門照鏡子,給自己自信的微笑;5.每天自我反省;6.用心傾聽,不打斷別人的話,作個傾聽高手;7.節儉定期存錢;8.遵守誠信,說到做到;9.時刻微笑待人處事;10.開會坐前排。 ...

喜歡你的人要你的現在。愛你的人要你的未來。真正的愛情,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日久生情;真正的緣份,不是上天的安排,而是你的主動;真正的關心,不是你認為好的就要求她改變,而是她的改變你是第一個發現的;真正的矛盾,不是她不理解你,而是你不會寬容她。 ...

十年後,我希望我身邊有這樣一個朋友,沒有名利的牽絆。可以踢開我家的門,招呼也不打隨意開我的冰箱,對著一屋子的狼藉說“這次別想我替你收拾”,喝我喝過的可樂催我做飯,把我推進廚房,開始沒心沒肺的開我玩笑,罵我是白痴笨蛋,最後替我收拾了房間不問我最近過得好麼。然後兩個人一起傻笑。 ...

一直都很明白,自己是不該沉迷於過去的,忘記不該記住的,忘卻一切,那樣才能換來短暫的輕鬆。其實,我是害怕深夜的,會有一種無盡的寂寞襲向我;我卻又喜歡深夜,因為只有周圍 ​​漆黑一片,我和我的傷口才是安全的。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