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在商場上,常會用「Market Share市場佔有率」「Mind Share心理佔有率」諸如此類的數據來評估產品在市場上成功與否、在消費者心中有無受到肯定;那麼,在情場上,有沒有什麼「指標」可以用來揣摩愛情的份量呢?當然,愛情無法計算、難以量化,但如果要從生活中找出「愛不愛、愛對人否」的蛛絲馬跡,我想:可以作為參考值的,應該是「時間」吧!

以時間的長度來說,你願意讓對方佔有你多少時間?對方願意給你多少時間?這兩者是和諧的、還是失衡的?以時間的品質來說,兩個人在一起時氣氛好不好?大部分的時間裡,雙方是開心自在的、還是爭執不休?

我遇過這樣的情人,他說他是愛我的,但卻捨不得多給我一點時間。工作總是要加班、下班後總有事要做、週末總要赴朋友的約、休假時總需要一個人的空間。一開始我想或許他真的很忙、或許他還不習慣生活中多了一個人,所以儘可能配合他的時間表,隱忍久了才發現不管是「懂事體貼」或「理性溝通」都不見得能換來我想要的、兩個人好好在一起的時間。

有次忍不住問他:「你真的愛我嗎?」他遲疑了好一會兒,回答說:「我愛妳,但是可能不夠愛。」

因為不夠愛,所以我只能得到他分給自己、朋友、同事、客戶、家人以外剩下的時間;因為不夠愛,所以即使他勉強推掉其他事跟我在一起,也常常看起來心不在焉或是埋頭做自己的事情。他的人跟我在一起,但是他的心不在;他沒有劈腿,但我感覺不到他的專注;我不是霸道任性的情人,但在我想要的愛情關係裡,我期待更多兩個人共處分享的時間,而不是一個又一個單獨守候的夜晚。

我也等待過、壓抑過、試圖改變過,但如果對方就是不願意花時間在我身上,那我耗著青春守候的到底是什麼?不過,還是感謝他的誠實,至少他沒有為了哄我而自欺欺人,也讓我認清了兩人的價值觀有太多不同、其實並不適合彼此,「不願意花時間在我身上」只是最後呈現出來的結果。

身邊也有這樣的朋友,夫妻倆都很熱愛工作、很重視職場生涯發展,所以即使為了工作而必須長期分隔兩地,他們也都可以接受,兩個人一年只見三四次面,但每次見面都會安排雙方喜歡的計畫,全心全意的和對方共度相聚的時光。

一對戀人應該給彼此多少時間?當然沒有絕對的標準。有人喜歡膩在兩人世界裡、有人偶爾見面就可以、有人靠講電話聯絡感情,只要雙方歡喜甘願就好。最怕兩個人對於共享時間沒有相同的期望與默契,總有一方覺得被冷落很委屈、有一方覺得被要求很煩躁,如果又一直看不到改善的可能性,那恐怕就需要一個好理由來說服自己繼續這樣的關係吧。

我相信世界上有柏拉圖式的愛情,但還是希望自己的愛情落實在生活層面裡,因為我在愛情裡感受到的最美好的部分都是兩個人一起分享的生活片刻:週末下午在斜斜的陽光裡一起牽手散步、夜深了肚子餓了結伴去逛夜市嚐小吃、隔著大半個地球在MSN上跟對方說一句生日快樂、寒流來時被他用大衣緊緊裹在懷裡一起過馬路……有些事情不用花很多時間,就能創造兩個人的幸福,只要有心。

「我永遠愛你」之類的情話很多人說過,但事實上,誰有把握能愛對方多久?「永遠」又是什麼?對我來說,「永遠」不存在於無限延伸的時間裡,而存在於能與對方分享快樂悲傷、真誠相對的每一刻中。與其說些自己都不確定能否實現的諾言,不如去創造値得回憶與珍惜的美好片段,在兩個人都覺得不多不少剛剛好的時間裡。

昨天上午8點多,太可恨了! 2015年2月8日上午8時多,20歲的李娜因病離世,她曾被稱為西安最美女孩。 八年前,12歲的李娜因為骨肉瘤右腿被高位截肢。去年八月,李娜被查出來骨肉瘤轉移到雙肺部,屬於惡性腫瘤晚期。   被當地媒體報導後,李娜又參加了浙江衛視的中國夢想秀,她的堅強樂觀打動了...

在一座破舊的廟宇裡,一個小和尚沮喪的對老和尚說:「我們這一個小廟,只有我們兩個和尚,我下山去化緣的時候人家都是對我惡語相向,經常說我是野和尚,給我們的香火錢更是少得可憐。     今天去化緣,這麼冷的天都沒有人給我開門,化到的齋飯也少得可憐。師父,我們菩提寺要想成為你所說的廟宇...

明•仇英《漢宮春曉圖》(局部)  《漢書》記載:公元前72年,漢宣帝劉詢突然頒發了一道令人莫名其妙的詔書,他在詔書中說:我在貧微之時曾有一把舊劍,現在我非常懷念它啊,眾位愛卿能否為我把它找回來呢?看了聖旨后,很多大臣都是一頭霧水,不明所以。有些大臣卻開始對漢宣帝年幼時的生活經歷...

1. 我可以做自己,甚至變成更好的自己,而不是偽裝成另一個樣子。 2. 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手機一天掉了7%的電。 3. 你說過最愛自己,可你看著他,仿佛那就是世上的另一個你。 4. 為她付出從不心疼,永遠覺得理所當然,因為你知道她也會這樣對你。 5. 不必刻...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