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因為愛情,你讓自己擔起整個世界;當整個世界崩落,你才發現,那從來都不是你提得起的夢想。

電影《如果能再愛一次》中說道:「提得起放得下的叫舉重;提得起放不下的叫負重。可惜,大多數人的愛情,都是負重的。」

愛來愛去,我怎麼就弄丟了自己?
(圖片翻攝自電影《被偷走的那五年》)



愛情讓人迷醉,也讓人心碎。戀愛的時候,空氣中彷彿瀰漫著一個個夢幻泡泡,每個泡泡都映出一幅美麗藍圖;可是當對方離你而去,那些泡泡頃刻間破滅,而你的心也隨之碎裂。

「提得起,就要放得下。」這句老話人人都懂,但是在很多時候,人總是太過自信,認為沒有什麼是提不起的,直到想放也放不下的那天,才驚覺那是你根本提不起的。

其實,你放不下的不是愛情,也不是那個人,而是你因為他勾勒出來的未來與夢想。

當你愛上一個人,他像是你的天,你的心情隨著他的陰晴擺盪;他也像是你的地,讓你的腳步踩得踏實。

與其說他是你的戀人,倒不如說他就是你的世界。

因為有他,世界有了光;因為有他,你擁有了世界。

免不了的,你會開始勾勒未來、勾勒夢想,你會幻想以後你們有一個溫馨的小窩,吃過飯後兩人一起聊聊天,假日午後沿著河堤手牽手散步,夕陽的餘暉溫暖地灑在你們身上;甚至會想到未來有兩個可愛的孩子,叫你們爸爸媽媽。

這些夢想看似平凡,卻也最沉重;看似能輕易擁有,實則總是從指縫間溜走。

一個人只能做自己的夢,當你的夢想需要依賴另一個人的配合才能完成,這個夢想從來就不是你能擔在肩上的。

即使你明知這個夢想不是單靠你一人的努力就可以達成,你還是將它視為生命的全部,彷彿因為這些夢想,你的生命才有了意義。

我有一位女性朋友,因為從小父母離異,她從來沒感受過家庭的溫暖,也因為這樣,她格外渴望擁有自己的家庭。

終於她戀愛了,對象卻是一個假釋的殺人犯。

每個朋友都苦勸她提早抽身,但她仍舊努力賺錢養著待業的男友,相信他一定會改過自新,並且給她一個美好溫暖的家。

可是男人並沒有按照她的劇本走,每天只知道打遊戲,輸光了錢就伸手跟女友要。面對這種情況,我朋友還是執迷不悟,篤信他本性良善,未來一定會給她幸福。

不過毫無意外地,男人果然背棄了她,將她辛苦賺來的錢拿去養小三,我朋友忍氣吞聲,還做了一桌的料理等他回家,希望男人回頭。

但男人不耐煩地將所有飯菜掃到地上,指著她的鼻子罵:「少來煩我!你以為賺幾個錢很了不起啊!」然後抓起她的衣領,將她趕出了家門。

那一夜,我朋友獨自站在路燈下,看著那房間,回不去,也無法離開。

回不去,也無法離開那段破碎的戀情;提不起也放不下的,是永遠不能兌現的夢想。

那些最初的美夢是你的一切,你的心臟為它跳動,卻也因為你對夢想的深信不疑,所以失戀不僅僅是失去一場戀情,那傷害已不只是單純的一個傷口,而是整個世界的崩塌。

即使每個人,包括你自己,都知道要放下,可是你的存在意義已經完全崩潰,根本沒有東西握在手中,到底要怎麼放下?

就算拼了命地哭泣,也沒有辦法發洩,因為感覺彷彿天塌了、地陷了、風停了、花也謝了,世界停止了。抬頭仰望只是一片黑,腳下的深淵沒有盡頭,你的靈魂東飄西蕩,找不到依歸。

 

 

因為愛情,你讓自己擔起整個世界;當整個世界崩落,你才發現,那從來都不是你提得起的夢想。

然而,如果一段情感那麼容易放下,似乎也沒有努力抓緊它的必要。

假如不曾感覺到放不下的熬煎,也許你永遠不會意識到自己的力量其實比想像中微弱,不能控制一切都按照你的藍圖實現。

當你終於認識到,這世界上有這麼多心情是難以放下的時候,你就會明白,在很多時候,不是只要你願意,就能夠輕易地提起某些事情。

 

作者: 陳默安

文章來源

日本人常說「女人之間的友情很難成立,但是男人之間則比較容易成立」、「女人的友情很脆弱!如薄冰般」,雖然女人被這樣說都覺得很想大舉反駁,至少想否定說「沒有這回事!」,但是過沒多久,也會想「或許真的如此」;許多女人都覺得女人在一起實在很容易生出忌妒之情,結果很容易以身邊的女友為目標,而且有不少女人很容...

那一年,她病了,他用板車拉著她去鎮上找診所看病。說了一籮筐的好話,掏出口袋裡所有的硬幣,郎中終於給她打了針,再塞給她兩服黃竹紙包著的中藥。他拉著板車往回走,她依舊坐在板車上。穿過一條小街,向右拐,再穿過一條街,好香好香的氣味兒飄過來,飄過來。他狠狠咽了口唾沫,遲疑幾秒,止了步,回頭:“你...

啃著你昨晚為我買的那兩塊老婆餅,用力吸一下優酸乳,然後打電話給你,電話那頭的你,有一點生氣,更多的是寵溺,你說,”你怎麼這麼早就起床了,不用上班,又不用睡多一會?“其實,當我打通電話的時候,我就知道你要說什麼了,因為親愛的你,總是這麼說我!怕我上班累,難得休息,應該在床上多睡...

太陽落山,金色的光輝灑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湯姆斯駕著車,載著妻子和女兒,在草原上縱情馳騁。今天是他和妻子蘿莉特的結婚紀念日,也是女兒凱瑟琳的7歲生日。他們決定在這個極具紀念意義的日子,駕車到美麗的大草原上游玩。眼看日落西山,天地間最後的一抹餘輝也將散去,湯姆斯選了一個平坦的地方將車停了下來。他在車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