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和所有戀愛的人一樣,經歷了一番轟轟烈烈的愛情以後,她和他終於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可是和他結婚了以後,她就覺得自己婚後的生活和想像的相去甚遠。

婚姻不像愛情,往往是多了瑣碎和枯燥,少了激情與浪漫。當她不得不每天都面對這樣單調而又乏味的生活時,她感覺自己的心在一點點磨平,生活如同白開水一樣索然無味。

婚後他們彼此還算恩愛,但也經常吵架,常常是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就吵起來了。

而且他也不像過去那樣處處遷就她讓著她了,她覺得男人真是虛偽,一結婚就變了一個人,根本就不像戀愛的時候那樣寬容忍讓,如今她對他使小性子,丈夫一般是置之不理或沉默,甚至有的時候還和她爭執一番,再也不像從前那樣寵著她了。

雖然有許多情感她始終無法釋懷,可是畢竟她對這種死氣沉沉的婚姻的忍耐是有限的。終於有一天,兩人大吵了一架後,她忍無可忍地說出了那兩個字:"離婚",他立即就說"可以,現在就去"。

那天外面下著雨,他和她各撐一把傘。兩個人並排走在路上,都默默不語,都有各自的心事。雨下得挺大,路也很滑,但誰都不肯表示放棄。忽然前面的路邊上有個地方停了一輛車,窄得只能通過一個人,於是他就走在了前面。

過去以後,她又和他走在並排,他忽然拽住她,生氣地說:"怎麼又走我左邊了呢?"與此同時,一輛大卡車與他擦身呼嘯而過,他側過身擋住了她,車雖然沒撞到他,可是濺起的泥水卻弄髒了他的衣服。

她一下子愣在了那裡。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讓她感受到了他細微而又平實的愛:一直以來,他始終習慣地走在她的左邊,用自己的身體為她擋住洶湧的車流,為她擋住風雨和危險。

其實這才是真愛,雖然沒有絢麗的光環,卻拙樸而厚重。不加任何修飾,於不經意間就流露出來。

她不由得淚流滿面,分不清她臉上洶湧而下的是雨水還是淚水。他為她拭去淚水,對她說:"回家吧。"她用力點點頭,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她感覺似乎同時也抓住了一份沉甸甸的愛。只因為愛你,才會走在你的左邊。

一大早,我跳上一部計程車,要去台北郊區做企業內訓。因正好是尖峰時刻,沒多久車子就卡在車陣中,此時前座的司機先生開始不耐地嘆起氣來。隨口和他聊了起來:「最近生意好嗎?」後照鏡的臉垮了下來,聲音臭臭的:「有什麼好?到處都不景氣,你想我們計程車生意會好嗎?每天十幾個小時,也賺不到什麼錢,真是氣人!」嗯,顯...

有時生命會像脫韁野馬般失去控制,剛解決一個問題又出現下一個問題,因而不免懷疑:「是不是老天跟我過不去?」許多人把生活的考驗當做是上天的懲處。我卻要說,上天從不處罰我們,只給我們機會學習掌握平衡。所有我們經歷的困難和挑戰,都是上天為我們最欠缺的能力所刻意安排的訓練。例如,一位婚姻關係很差的人,他就必須...

越來越發現,男人找一個理性一點,懂得規劃家庭生活的女人,一輩子會安穩得多。認識一友人,是偏理性的,縱觀她的生活,可以說步步為營。有那麼幾年,她先生在美國攻讀博士,她就毅然撐起了家,工作努力,心無旁騖。先生博士畢業後回國上班,收入不錯。她馬上辭職,考了研究生,並在讀書期間生了孩子,既不用擔心職位被人取...

尼采說過,謊言乃是「人類可怖及可疑特徵的一個部分」,因而它遂成為「生命中的必要」;而「謊言中最多的是說給自己聽的,其次才是欺騙別人。」謊言充斥。沙特的情人,第一代女性主義者西蒙波娃雖然主張女性自主,但新出土的信件,顯示她和另一個美國作家談起戀愛來,卻完全是標準小女人的姿態。於是,有人高興的說這是她不...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