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今天我來到這家醫院探病,手裡沒有抱著花或提著水果,

而是帶著幾本書,這代表著我不是第一次來。

就算我低著頭走路,依然可以準確無誤的走到我想到達的病房,

這代表著我經常來,我經常來代表著這病房裡躺著的人,

是個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

輕輕推開房門,看見她沉睡著,我不想吵醒她,

躡手躡腳的把書放在茶几上,這些書是要帶來給她看的,

因為她會有好長一段時間出不了這裡,所以需要一點排遣時間的讀物。

我輕輕帶上房門,信步到處走著,

直到等候大廳的正中央位置,坐了下來,

我總是這樣,在她還沒醒來的這段時間,

坐在大廳看著電視或是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或只是發呆。

因為這個時候,我可以不必思考不必思考,

或許就不會有太多後悔與愁悵。

突然,有個女孩坐到我身邊,我並不以為意,頭依然是低著的,

但我瞥見她的雙腳腳背有著一塊淺咖啡色的痕跡,

仔細一看很像是燙傷。

而她穿著露趾涼鞋,她顯然注意到我正看著她的腳,

她露出一抹笑,說:「很驚訝嗎?」

『不…我不是驚訝妳的疤,而是驚訝妳的勇氣,一般女孩子,

如果有了傷疤,不是都會盡可能的隱藏它嗎?

而妳卻大方的讓它顯露。』我說實話。

「以前我是會藏著它,但現在我不會了,

我可以自由的穿上喜歡的涼鞋。」

『為什麼呢?』

「因為我男朋友都可以接受這道疤了,為什麼我自己卻不能接受呢?」

其實她的燙疤並不會很難看,但她的話卻讓我深思:

女人的自信與否,是會受影響的嗎?

尤其是來自愛人的評語。

燙疤女孩離去了,我落入沉思,

為什麼現在我會流連在這裡呢?

我的她躺在醫院裡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她患了厭食症,

由於拒絕進食,血糖過低、以及電解質不平衡所引起的心跳不規則,

隨時都有可能引發生命危險,所以不得不住院。

事情的發生只是因為我的一句話,我說:「妳如果再瘦一點更好。」

她是個很好的女孩,我被她的善良與溫柔所吸引,

但人總是貪心的,我總希望她能夠更完美,

所以我經常對天生具豐腴美,像深田恭子的她“諄諄教誨”。

她曾經說過,她的家族每一個都是肉肉的,

所以她再怎麼減肥,也不可能變成像孫燕姿那樣的骨感女孩。

而她的體重也尚在健康體重範圍啊!

但我就是不死心,我認為那都是藉口,因為我知道她不喜歡運動,

有一次我買跳繩給她,她不想用,

我便恥笑刺激她說:「這個世界上只有大象不會跳躍。」

後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變瘦了急速的,

我看了很高興,心裡還想著說,我的堅持果然沒錯,

想做還是做得到嘛!

但是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她開始經常暈倒、精神不穩,

我很擔心,再一次送到醫院後,要求醫生對她仔細做檢查,

才發現她患了厭食症。

原來,她一直強迫自己惡性減肥,吃完東西就催吐,吐完了以後,

又覺得有內疚感,變得焦慮、抑鬱。

現在的她,腮位腫脹、營養失調、胃腸功能受損、食道出血、腹瀉,

雖然我們已經做了治療對策,但她還是經常習慣性嘔吐,

即使什麼東西也沒吃。

她不知道已經停經多久了,但她什麼也不說,

只是高興的跟我說,她變瘦了。

我回到病房,她已經醒了,正看著我帶來的書籍,

我握著她瘦弱的手,心很痛:『把身體調養好,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以後不用再減肥了。』

「那怎麼行你看,我還有這麼多肉,太胖了。」

她一開口,就露出滿口的蛀牙,因為催吐的關係,

反嘔出來的胃酸,侵蝕了她的牙齒

醫生說,她還必須做精神治療,因為厭食症患者,

即使瘦得只剩皮包骨,仍然覺得自己太胖,價值觀已經扭曲了。

事情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深愛的她怎麼會變成這樣呢?是因為我嗎?

我只是希望她能夠更完美而已啊!

但是與其要現在的她受這種苦,我寧願她胖一點的,不是嗎?

其實即使她有點肉,我一樣是愛她的,不是嗎?

燙疤女孩的男友接受了她有燙疤的不完美,所以她便接受了自己,

我卻因為不肯接受女友的不完美,所以逼得她也開始討厭自己,

自信是會互相影響的,即使只是一句話,也不能錯估它的力量。

我強迫餵她吃一些流質食物,一邊導正她的錯誤觀念:

『妳已經夠瘦了,為什麼還要再瘦下去呢?』

「因為……我怕如果我不夠瘦,你就不再愛我了。」

她邊說邊泛著淚。

哪有什麼深奧的理由呢?

只是因為她愛我而已,我居然一直都本末倒置了。

新世紀的女性,別再傻了吧!

骨感女孩並不適合每一個人。


你相信一見鐘情嗎?當Angelo Merendino第一眼看見了Jennifer,他就知道自己找到一生相伴的人了。 從相戀到結婚,原本像是童話般的愛情故事卻在結婚5個月後,Jennifer診斷出乳癌…   得知罹患癌症的噩耗後,Angelo透過黑白攝影開始記錄下Jennife...

人生苦短、生死無常,人們總是無法預料到下一秒會怎樣。 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歸塵土,可是只有她知道。 她是「蘇珊·格裡菲斯(Susan Griffiths)」,72歲,加拿大溫尼伯人。她身患不治之症,希望安樂死。 不過由於加拿大不允許輔助性死亡,她將在當地時間4月12日前往瑞士,請那裡...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看見台灣女人 :找回最初的美麗 專訪奧修治療師蓓拉   我希望台灣女性能夠明白,她們本來的樣子就是最美的,這也是我工作最主要想分享的核心。想發掘最美的自己,需要尊重自己,給自己更多空間。   一九九六年初夏,我第一次在印度普那體驗傳說中的「原...

【圖文提供/魅麗雜誌】   淬鍊好命不是天生的 郁方   有郁方在的地方,總是充滿歡樂,她習慣炒熱氣氛,將喜悅分享。她說,女人要好命,就要知福,惜福,造福,她每天都以好心機,創造好命運。     嫁入好人家,深受公婆疼愛,不用在工作與家庭中做抉擇,因為先生完...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