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剛與男朋友交往的時候,朋友們都羨慕她的好運,因為男友不但長得一表人才,而且還是個碩士。 


但是兩人交往期間的感受,她是「啞巴吃黃蓮」,有苦也說不得。從兩人一開始交往,她就深覺自己在很多方面都比不上對方,男友對她也設定了很多標準,要求她一一達成。 


剛開始,他嫌她不會講英文,要她去補習,接著,嫌她身材不夠好,所以她花了大筆錢,推脂、油壓、塑身,有氧課程一堂也不敢缺席。後來,男友又開始挑剔她只有高中學歷,要她補習參加大學聯考。死拚活拚了兩年,雖然勉強吊車尾考上了最後一個志願,但天生不是讀書料的她,早就險些去掉了半條命。 


終於,她越來越符合男友的標準了:有大學學歷,能說還算流利的英文,擁有姣好的身材,穿著時尚的名牌。她成為男友心目中「可以帶得出去」的女伴。然而,她告訴我,每當有人誇獎她美麗、氣質優雅、或者很會打扮時,她一方面固然開心,但總有一分不安。這些年下來,從外在有形的條件看來,她彷彿是從麻雀變成鳳凰,但她的自信早就被打壓得殘破不堪。 


為了保有這份情愛,除了男友要她做的事情外,她完全失去了對人生的想法和要走的方向。為了愛,失去了自己,總有一天,可能會連這份愛也保不住。 


她的男友後來移情別戀了。他認識了一個不需做任何改變或努力,就完全符合他心目中期望的女孩,無視於她的付出與為他所做的一切,他堅持和她分手。 


分手前,男友還跟她說了這麼一段話:「你不覺得你應該要很感謝我過去對你的要求嗎?如果不是因為我,你大概還是從前那個不起眼的店員,哪裡會有現在這麼好的條件呢?」 


那段話聽得她內心淌血,但卻是啞口無言。他說的話是對的,如果不是為了他,她的確不會變成今天這個模樣。然而,雖然外在形象改變了,她的內心卻依然毫無自信,從頭到腳,她沒有喜歡過自己,即使在擁有了這些外在的條件之後。 


結束這段戀情後,她很快地又投入另外一段感情。但在內心深處,她總認為自己不是很好,只要有人看上自己,就是莫大的恩賜。所以她處處捨棄自己的想法,一切都以伴侶為至上。 


她從小在充滿暴力言語的家庭中成長,性格暴烈的父親雖然不致於常出手打家人,但開口閉口都是三字經,或是「你去死」、「你是豬」這一類的話語。在缺乏愛的家庭中成長,她從來就沒有愛自己的能力,好不容易遇到一個愛她的人,她唯一會用的方式就是全然的犧牲與配合。 


在親密關係裡,若無「願意配合」的觀念,根本不可能建立美好的情感。但如果只是一方的配合,另一方卻視為理所當然,甚至予取予求,這個關係勢必會以悲劇收場。 


不到幾個月的時間,新的伴侶又離她而去。分手後,她接到對方的一封信,上面寫著:『你從來都沒有自己的主見,任何事情都只是配合,到最後,我覺得有你和沒有你其實沒什麼差別。我感覺不到你的存在,對一個不存在的人,我當然愛不下去了』。 


和一個人相戀,除了獲得對方的愛,更珍貴的應該是提升自我的價值感。否則愛上一個人,卻因此失去了自己,總有一天,這份愛也將隨之而去! 


任何一個人出生時,都帶著「身而為人」的價值來到這個世界。除了自己,別人無從增加、也無從剝奪你的價值。 


我們無法經由美貌、財富、愛情、成就、才智或任何外在行為表現來提升自己的價值感,只能藉由自信心來獲取尊嚴。 


為了幸福,你可以做的是: 


★ 要瞭解到~自尊是你說有,才會有的。你必須愛原來的自己,因為無論自身有何缺陷或成就,也不會影響得到多少他人給妳的掌聲,卻無法證明你有多少自尊。 


★ 記住一件重要的事:一個人如果不尊重你,就永遠不會真正愛你。一個人如果不懂得欣賞你原有的特質,只是一味地要求你為他改變,那麼就叫他去和自己談戀愛好了!何況他對你的要求,說一堆冠冕堂皇似是而非的理由來減輕他心底的罪惡感良心的譴責,搞不好連他自己都做不到呢!



  1、我要妳靜心 學習那份等待時機成熟的情緒,也要妳一定保有這份等待之外的努力和堅持。     2、我喜歡的婚姻生活是這樣的:兩個人有各自熱愛的事業,工作結束回家膩歪在沙發上,陪孩子或看電視,一起做飯,一起打掃房 間,彼此微笑,晚上抱著睡去,早上彼此吻別去工作,一起...

  「爸!我要出去玩!給我兩千塊!」我一邊看著電視一邊說著。 「昨天不是才給你了嗎?怎麼又花完了!」爸爸露出無奈的神情質問我。…… 「你到底給不給嘛?你若是不給我的話,我就去偷去搶!」我翹著二郎腿叼著根菸,一邊抖腿一邊說著。 「唉!」我爸嘆了一口氣後,從口袋拿...

女人們經常感概:這個世界上好男人已經絕種了!不是世界上沒有好男人,而是你沒有發現到好男人的存在。現在告訴你,什麼樣的男人不是好男人,不能帶給你幸福。   1. 從不提及雙方家庭和父母的男人 80後這一代人,大多數都是自由戀愛,而非父母包辦。但對於戀愛和婚姻而言,無論是哪種形式,都是離不開...

我是位九零後,今年還未滿十九歲,稍有姿色,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中有一位已經出嫁的姐姐,書沒唸好,這個年齡就已經工作了幾年,目前的職業是某報社廣告業務員。 從初戀到最近交往的男人(年長我二十多歲),和我上過床的男人就已經有七八位了,有時候我不得不承認,實際上,自己也不過是位隱藏在樓宇裡的暗娼,出賣著...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