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一個人多久 感觸就多深

17歲時因同事介紹,認識了他, 他大我五歲而且是個職業軍人,開始時我們算很談得來,我不是外貌協會,朋友們總說我的條件比他好,或許當時年紀小,雖然他長相普通,卻比我認識的男孩穩重,高中畢業後我選擇繼續升學, 家裡背負很多債,所以選擇半工半讀,假日他多半要求我坐車他家陪他,偶而有活動無法去陪他,就會因此吵架,或許在軍中久真的缺乏安全感,也或許他會擔心我被其他人追走,畢竟我還年輕又是在台北市上班,穿著打扮不會差到那,後來工作久了看得人也多了,想法當然會跟著改變,他有個死要錢的媽媽,剛開始去他家時,他媽媽常趁他不在時對我說,叫我不要花光他兒子的錢,天曉得車票錢我從沒叫他出過,那時一個月薪水才17000多一點,我半工半讀還要留一些錢來學費,出去吃飯也是路邊攤,最後因為一個網路遊戲吵到要分手,甚至開口跟我要五萬元的分手費,一個月有3-4萬的職業軍人開口向一個女人要錢,當時在他家為了能安全離開,我領光我身上的財產3萬元交給他,就坐火車回家了,五年多的感情只值3萬,那時候我一個人在車上卻怎樣也哭不出來,是我不愛他了嗎,還是我真的心痛到欲哭無淚! 朋友都覺得不可思議,甚至罵我為何要給他錢,或許每個人價值觀不同,能在這坦然說出,現在心裡也能放下

她永遠是那個可憐的孩子,她是口吃,她不願說話,她懼怕被嘲笑。她的母親難產死掉了,唯獨剩下一個孤單的她。父親自從他母親死後,成天喝酒。她要承擔起這個家,每次只有對星星許願,不知不覺眼淚就不知道從哪裡跑出來。每天抱著母親的照片成了她最好的安慰。鄰居的男孩子總是會嘲笑她。她無助的在馬路邊哭,而男孩子卻在笑...

這樣就對了文/吳淡如 如果要我描繪出一個我理想中的「家」,它的氣氛必然很像「蝙蝠俠」電影裡的蝙蝠洞。它必須在雜亂的大都會中。是的,我非常喜歡大隱於市的感覺。一打開門,走進街頭,就可以看見紅男綠女的浮世繪。關起門來,就剩下我自得其樂。就剩下我,一個安於寂靜的我。藏在一個可以嗅到所有訊息的地...

Bye-bye,憂鬱我們的社會不斷地在進步,隨之而來的負面影響也不少,憂鬱就是其中之一。新聞裡自殺案件時有所聞,但在港星張國榮墜樓身亡後,憂鬱症的問題又再一次敲擊我們所有人的心。在精神病防治領域相當活躍的美國精神醫學會,於1987年發表了一篇論文指出:「只要是憂鬱症,都跟壓力有關。」當然,並不是說...

紅塵中浮沈多年,許多臉孔不斷在眼前閃逝。歲月的更替,洗刷掉當年自認不錯的友情。環顧身旁僅存的數位知己,這才覺悟到獲得朋友的唯一方法,就是先學習做他的朋友。 這道理說來簡單,起而行卻不容易。現代人強調自我中心!講得好聽一點是非常獨立,實際上卻是自私,往往一味要求對方配合自己。如果不能如願,就...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