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兩人結伴橫穿沙漠,水喝完了,其中一個中暑生病,不能行動。剩下的那個健康而又飢餓的人對同伴說:“好吧,你在這裡等著,我去尋找水源。”把手槍塞在同伴的手裡說:“槍裡有五顆子彈,記住,三個小時後,每小時對空鳴槍一聲,槍聲指引我,我會找到正確的方向,然後與你會合。”

兩人分手,一個充滿信心地去找飲水,一個滿腹狐疑地臥在沙漠裡等待。他看表,按時鳴槍。除了自己以外,他很難相信還會有人聽見槍聲。他的恐懼加深,認為那同伴找水失敗,中途渴死。不久,又相信同伴找到水,棄他而去,不再回來。

到應該擊發第五槍的時候,這人悲憤地思量:“這是最後一顆子彈了,夥伴早已聽不見我的槍聲,等到這顆子彈用過之後,我還有什麼依靠呢?我只有等死而已。而且,在一息尚存之際,兀鷹會啄瞎我的眼睛,那是多麼痛苦,還不如……”他用槍孔對準自己的太陽穴,再扣扳機……可是不久,那提著滿壺清水的同伴領著一隊駱駝商旅循聲而至,他所找到的只是一具屍體。

人生難免會遇到許多不如意,不要以為別人的世界都是多姿多彩的,無憂無慮的。人人都有一本難唸的經,每個人都各有各的幸福,各有各的不幸,關鍵是用哪種態度去面對,在困境中如果你認為自己真的失敗了,那你就永遠失去了成功的機會。



相信我,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但豬頭肯定是天生的。 前些天,忍不住跟外子討浪漫,外子一臉豬頭樣:「浪漫是啥?能吃嗎?」「不能。」「既然不能吃,那還有什麼好提的?」被我吵煩了,外子只好說:「我有浪漫啊!」我嘖嘖稱奇:「你浪漫在那裡?」外子哈哈一笑:「妳自己慧根不夠,看不到我的浪漫,還敢說我不浪...

看不見他,你擔心他沒有在想你。 看見了他,你又怨惱他的表現不如你預期。 你總是抽絲剝繭著他的某一句似乎不太中聽的言語。 你總是在顯微鏡下解剖著他的某一個似乎不怎麼在意你的表情。 親愛的,你確定你是在談戀愛嗎? 如此患得患失,倒像是在進行一場緊張兮兮的...

也許,我們都還不懂得,怎樣的愛情才叫做完美 於是,我們開始挑剔對方的缺點,再加上一句"我是為你好" 也許,我們都還沒學會, 怎樣的擁抱才叫做永遠 於是,一個不小心抱得太緊,愛情就這麼碎了... 也許,我們都還不清楚,怎樣的語言才叫做溝通 於是,話一...

當你又再對我說謊時,我竟然沒有一點厭惡你的感覺也並不對你失望,我竟因為你還肯對我說謊而高興了起來,是自欺欺人也好,是太過天真也好,我相信你對我說謊是因為你還重視我,你還在乎我,你還愛我。而我,選擇相信你的每一句謊言。 ‧我知道你並不是我想像中那麼負責任感,而我卻總是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天真的多...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