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幾個女同事在一起開玩笑,說現在的男人沒有一個不偷腥的,她們幾個都偷偷查過老公的手機。我說自己從來不這樣時,她們揶揄我:“你可真放心。”

  晚上,我打開電腦準備完成白天沒做完的工作,不知為什麼,我突然也想看看老公的信箱。試了三次密碼,居然進去了。我的心跳加快,生怕看到不願意看到的東西。

  越是怕鬼,越容易見到鬼,郵箱裡的信件讓我大吃一驚。這是一個叫樸平的女人給老公寫的郵件:“別忘了吃藥,不要熬夜,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好。”

  看完信,我哭一陣、想一陣,最後,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要和這個女人談談,想知道自己到底輸給了一個什麼樣的女人。我給她發了一個郵件,只有一句話:“ 如果可能的話,我想和你談談。”

  落款上我沒寫自己的名字,但我想,她應該猜得到。果然,她很快就回復了郵件,約定第三天下午3點鐘見面。

  那天下午,我請了假,提前來到約定的咖啡屋。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等著那個女人的出現。

  3點整的時候,一個穿灰色毛衫的女人出現了。她不算漂亮,但一看就是那種平和、好性格的女人。不知為什麼,我對這個情敵產生了好感。

  平靜地相互認識了之後,我沒有跟她繞彎子,眼睛直視著她,說:“我想听到你的實話,關於你和我丈夫的。”她 ​​的頭一直低著,良久,才說了一句“對不起”,開始講他們的交往。

  原來,他們是同事。雖然在一個單位,可是由於部門不同,平常只是點頭之交。有一次,吃飯時碰到了一起,那天,他咳嗽得很厲害,她一邊遞過一塊紙巾,一邊說:“我知道一種藥效果不錯,門口有藥店,買來試試吧。”他們就這樣認識了,他才知道,她的老公兩年前病故了。

  有一次,他聽說她家的太陽能熱水器壞了,就順路去幫她修好。就這樣,他們的來往多了起來。

  說這些的時候,她的眼睛很明亮,一點兒也沒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而我居然也沒有生氣,像聽一個別人的愛情故事一樣,愣了很長時間,才想起來這個故事的主角是自己的老公。

  一周後,老公出差回來,我沒跟他提起見樸平的事,只是在他面前保持沉默。老公發覺我的異常,以為是為工作上的事,安慰我說:“工作的事慢慢來,累了就不要硬撐著。”

  不知出於什麼心理,我第二次給樸平打了電話,說我想去她家看一看。她沒有猶豫,爽快地答應了。

  她的家只有四十幾平方米,卻佈置得滿園春色:吊蘭、常春藤、綠蘿、鳳尾竹,還有大朵大朵的月季。我驚奇地問:“這些花兒都是你養的嗎?”她笑著點點頭。

  在臥室裡,一張寬大的床佔據了半個房間,五彩的線毯隨意地搭在床上,床邊是她織了一半的毛衣。我把毛衣拿起來,問她:“你有時間幹這些嗎?”她還是笑:“我這人沒什麼出息,只愛幹這些小女人的活兒,栽花、織毛衣,不存在有沒有時間,下班就乾這些了,這也是休息。”

  不知怎麼,我居然想到老公坐在她家地板上,看她四季如春的花草,喝她親手泡的茶。這樣的溫馨環境,這樣不經意的女人味,哪個男人能不動心?

  我心裡有著說不出的忌妒,但卻沒有恨意,我得好好想想,怎樣做一個幸福的女人。

你如何看待微整形? 如果臉上某方面是真的不好看,為什麼不可以微整呢?一定要把最醜的一面留給你的愛人嗎?你要你的愛人接受你最醜的一面就是真愛嗎? 我不喜歡中規中矩 我自己也看到新聞報導,有人以我的標準來做。我想說,任何事存在就是合理,世界上只有一個范冰冰,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最美的自己。 工作怎麼忙,有...

 16歲的蕭山姑娘小莉(化名)平時在家人眼中一直是一個乖巧聽話的姑娘。前不久,小莉的母親突然找她談話,神色凝重地問她是不是和什麼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交往,小莉被問得不知所措。(上圖左圖僅為示意圖,並非本人)          「有個男的把你的...

男人喜歡用堅強的姿態去偽裝內心的脆弱,事實卻證明女人才是寬宏大量的群體,尤其面對生活的磨難,女人慣性抱怨,但女人通常會堅韌度過難關,而男人則經常被磨難打垮並從此一蹶不振... 男人哪四道心理防線尤其脆弱? 一、你沒用。 事業關乎著男人的尊嚴和臉面,男人可以為事業放棄愛情。就好比很多校園戀情,男人在大...

『不斷的隱忍,讓我成了婚姻中的失敗者...』結婚六年了,他真的...有把我當他的妻子嗎?! PIC 小文是一個被婚姻傷很重的女人,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她選擇了在隱忍中裝傻,沒想到最換來的卻是丈夫的得寸進尺,即便如此,小文都沒勇氣揭穿丈夫早已出軌的事實。 小文36歲,兩個孩子的母親,在有了第二個孩...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