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指間溜走的殘缺,華麗落幕。
  
左手夢影,右手碎片,魂兒雙向遊走。左手光鮮亮麗,右手支離破碎。
  
雙手合十。祈禱夢,不再覺醒。現實,不再殘酷。
  
聲線,透過空氣,穿過話筒,傳入她的耳。
  
文字,只是個寂寞的孩子。
  
對於我來說有的人,說不出她哪裡好。就是誰都代替不了。
  
其實,最黑暗的是背叛,最疼痛的卻是原諒。心像是一個容器,不停的積累,關於某人的點點滴滴。
  
雖然我守口如瓶,思念卻漫溢。我因 ​​為太想念你,所以才害怕失去,這孤單大的不著邊際。
  
想你想成了心事,等你等成了堅持,眼中來不急掩飾,卻又顯的如此誠實。
  
季風捲碎了一切痛苦,每當情感再次荒蕪,我一遍遍將往事反复,咀嚼你的呵護,品味你的冷漠與殘酷,這一次,我的確深深感覺到了辛苦。
  
愛你,很苦。
  
我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黑暗的身影是最為龐大的了,或許因為這個世界曾被它主宰,古靈萬物都被他它孕育吧!此時,夜的身影又在這個世界肆意的氾濫著。淹沒了大地,音啞了人群
,只是在天幕上飄飄揚揚的灑下了漫天的寂寞。
  
死亡象花兒一樣,無聲的綻放。
  
一個人吹風,一個人承受另一個人的理想。
  
一個人奮鬥為了另一個人的承諾。
  
一個人左手握右手。
  
一個人堅守著信仰。
  
一個人等著。
  
等同一個人,一句話。
  
愛,愛,愛,愛。你。
  
念,念,念,念。你。
  
在世界最冷的那一天,
  
我站在回憶的邊緣,凝望著從前。
  
好多畫面都是你微笑的臉,在愛與不愛中間。
  
想起你在背叛之後依然美麗的容顏。
  
你說過的慌言,包裝著動人的甜。
  
愛上你是種無可救藥的危險。在世界最冷的那天。
  
你用指尖在我手心寫下抱歉。
  
在風中撕裂我千遍。
  
在世界最冷的那一天下。
  
我的思念在冰天雪
  
地漫延。
  
我此你活著的每一天每一年。
  
就算你的誓言只是場表演。
  
我也心甘情願讓你騙。
  
只為等待萬分之一的永遠。


出處來源:http://www.ok87.com/

一個男人的告白:「精神外遇比肉體外遇可怕。因為肉體有賞味期,而且心始終還在;但精神外遇則不然,一旦心走了,肉體更別想留住。」原來,愛情的崩塌最初始,是從想念開始。 他跟妳揮了手道再見,不過一個轉身,妳發現自己竟然已經開始想念他。他的帶著笑意的眼神、咬手指的小動作,還有那些不好笑的冷笑話,妳都懷念著。...

一個男人的告白:「『我為你付出了所有。』當女人這樣說時,男人解讀的會是:『天啊,我該為她負責了。』」 原來,愛情最痛的不是一段感情的終結,而是,你們分手了,但妳卻發現自己還有愛來不及給。 妳談過這樣的戀愛,因為受過傷,痛的感覺妳都還記得,所以變得小心翼翼。因此兩個人在一起時妳總計算著付出的多少,深...

一個男人的告白:「美貌只可以撐三個月,好,最多半年。但真正能讓兩個人在一起很久的,是心。」三十歲的女人要跟二十歲的女生比賽,是自討苦吃;反過來說,二十歲的女生跟三十歲的女人比較,則是不自量力。 當妳看到電視上新生代的少女偶像,對著鏡頭擠眉弄眼時,就在那一個瞬間,妳突然懂了這件事。自己汲汲營營並引以為...

一個男人的告白:「可以當情人的人不一定可以當老婆,但能當好老婆角色的人或許比較能當個好媽媽。」 愛情常常抵不過現實的殘酷,但很多時候,愛情最需要對抗的,卻往往是自己。 就像是生小孩這件事。原本應該是一種水到渠成,或是兩個人的默契,可不知怎麼地,卻變成了一種算計。兩個人的感情遇到了瓶頸、交往很久了,但...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