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其實我們都不願意承認大多數人其實並不在意你。真正在意你的人,往往是愛你的人。而在這個世界上,真正愛你的人並不會太多。因此,你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看法,你只要在意真正愛你的人對你的看法就可以了。

事實上,不是真正愛你的人對你說過什麼,對方很快就忘記了,而你卻常常記著,特別是讚美自己和批評自己的話。讚美自己的話可以帶來開心,這種在意倒還有些必要。但在意批評的話,難免會給自己帶來糟糕的心情,這就很不值得了。

有一位學生,是學校裡大家公認的「歌星」,無論多麼高難度的歌曲,經他的嘴一唱,總是變得輕鬆動聽。

有一次,學校舉辦歌詠大賽,他連預選賽都沒有參加,就被班主任直接保送進了決賽現場。但是,由於精神緊張,他在比賽中完全沒有發揮出自己應有的水平,得了最後一名。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很長時間了,他還在因此而鬱鬱寡歡。他一遍遍地到班主任那裡去解釋:「我那天有點感冒了,嗓子啞了,否則,我一定能取得名次的。」

老師安慰他:「沒有關係,我相信你!」

可是他仍然見了老師就提這件事情,把老師搞得恨不能遠遠地躲開他。

在生活中,很多人都太在意自己的感覺了,把自己搞得敏感兮兮的。有些人在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惹得路人哈哈大笑,摔跤者在尷尬之下,還會認為全天下的人都在看著自己出醜。但是,若我們能將心比心,換位思考一下,就會發現其實這種事只是路人們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而已,甚至於他們在哈哈一笑之後,就早已經拋諸腦後了,只有當事人還執著於心,沒能放下!

真正愛你的人,才會把你的一舉一動都放在心上,他們會為你的快樂而快樂,為你的悲傷而悲傷。但真正愛你的人,肯定不會嘲笑你的醜態,不會看不起你的缺點,他們只會鼓勵和支持你!

大多數人其實並不在意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並沒有多少時間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到我們身上,無論我們是出彩還是出醜了。認清了這一點,也許你就能「放下」心中的包袱,輕鬆地享受生活了。

很殘酷很現實但你一定要知道...大多數人其實並不在意你!

真正愛你的人,除了你的父母兄弟姐妹,還有你的愛人。但並非只要是你的親人,就一定是真正愛你的人;也不是跟你非親非故的人,就不會是真正愛你的人。那些在你遭遇悲傷時,能和你一起痛苦、陪在你身邊安慰的人,必定是真正在意你的人。

有一個丰神俊朗的才子,少年得志,憑藉出色的文章和暢銷的著作名滿天下,有車有房有事業有地位,並且英俊不凡。很多女子愛著他,而他,卻分不清楚什麼是愛,什麼是喜歡。於是他打算想戀一輩子的愛,而絕不作繭自縛,走進圍城。他認為自己這麼優秀,是斷不肯與一個女子廝守到老的。

快到而立之年時,他遭遇了人生兩件大事。第一件事情,就是認識了其貌不揚的她。她不懂詩歌,不懂文學,卻默默愛著他。她很平凡,和他分居兩個城市,關心他的方式,只是長途電話,或者手機短信。一句普通的叮嚀,一句普通的問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微不足道的關懷。他知道她愛著自己,但是卻以一種輕佻對待她,從來不許任何承諾。

另外一件事情,發生在一個雪夜,他最愛的人,他的母親,在故鄉悄然病逝。得知這個消息後,他不顧外面的風雪,甚至來不及為自己加衣,便衣著單薄地連夜趕往了故鄉。一路上,他淚水橫流,想著自己來不及反哺,卻忽然失去了母親。他為母親守靈的夜晚,接到她的長途電話。他只說了一句「我母親,走了」,然後,長聲痛哭。她久久沉默之後,才掛了電話。

第二天的傍晚,雪越下越大,村裡積滿了厚厚的雪,行人一不小心就會滑倒。這時,有人告訴他,有個陌生女孩在村口打聽他。他迎接了出去,遠遠的就看到了一個女子,正是他曾經最輕慢的她。此刻她滿身的雪花,臉凍得紅紅的,手不停地撮著取暖。他大步走上去,猛然抱住了她,那一刻,他流著淚望天,知道這是天堂裡的母親送給他最後的禮物。

那幾天,他其實接到了無數女子的電話,聽到了各種各樣華麗語言的安慰,卻沒有人如她那樣,肯夜行千里來到一個從來不曾來過的貧瘠的山村,在大難來臨的時候,陪在他身邊,用自己最純潔的舉動,給他最溫柔細緻的關懷。她是真正愛他的人。更多精彩請加這個神奇的微信:yuedu5

真正愛你的人,也許不會說任何華麗的語言;真正愛你的人,也許說不出什麼甜言蜜語海誓山盟;真正愛你的人,也許給不了你金錢和美色,但真正愛你的人,一定是在你大難來臨時,在你最悲傷的時候,陪著你的那個人。

 

「人生就像一匹馬,你不駕馭它,它使駕馭你。」春去秋來,人生中四季更迭,我們常說,從一朵花就可以看見世界,而大千世界也正是從一朵花、一粒沙開始,在這個喧嘩的世界,我只想擁有自己一方寧靜的心天地。如果能擁有一顆平靜的心,一段平實安穩的生活,就是人生中極大的幸福。當你發現,你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給了工作,卻...

一天,小明(七歲大的小男孩)和一個背部嚴重彎曲的小孩熱鬧的玩了起來。 開懷的笑語驅散了原本存在於兩人間的陌生與防衛,兒童的情感表達往往是最直接的~但純稚的他似乎對這位新玩伴身體上的異樣毫無反應。 玩累了... 兩個人都坐了下來....四目凝望良久之後...小明心裡似乎突然明白了些什麼。 他篤定的站了...

一個普通的朋友從未看過你哭泣。 一個真正的朋友有雙肩讓你的淚水濕盡。 一個普通的朋友不知道你父母的姓氏。 一個真正的朋友有他們的電話在通訊錄上。 一個普通的朋友會帶瓶葡萄酒參加你的派對。 一個真正的朋友會早點來幫你準備並且為了幫你打掃而晚點走。 一個普通的朋友討厭你在他...

門上的鈴噹響了起來,一個年約三十歲,穿著筆挺西服的男人, 走進了這家飄散著濃濃咖啡香的小小咖啡廳。 『午安!歡迎光臨!』年輕的老闆娘親切地招呼著。 男人一面客氣地微微點了點頭,一面走到吧台前的位子坐了下來。 開口對老闆娘說:「麻煩給我一杯摩卡,謝謝。」 『好的,請稍候。』老闆娘微笑著說。 接著便開始...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