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張鈞甯專欄--人生就是許多不同的ing

Vogue 2013客座主編張鈞甯親筆寫下這一年來,她所感受與經歷的,編輯甘苦。

如果要演繹張鈞甯,所需要的特質是,冷靜、善良。
張鈞甯最害怕的東西:活的、生的魚、蘆筍、蟑螂。
張鈞甯不為人知的事:跟鄭雨盛一樣,口香糖一次要吃兩顆;睡前會跟同床的姊姊玩幼稚的「不准偷看」遊戲。
張鈞甯覺得自己最像森林裡,有鹿角的鹿。
張鈞甯喜歡別人叫自己:鈞鈞、Ning。
N-ing,其中。
N=所有自然數的集合(在數學中的意義)。
ing=現在進行式。

喜歡將包含自己英文名字的英文單字拆成兩種意思玩文字遊戲,放在微博或Facebook,例如Good MorNing、I am RunNing……,一來,Ning恰好是我的名字;二來,我喜歡在進行中的各種事物,有型動力的感覺,於是「N」代表「所有自然數的集合」彷彿「不設限的任何事物」,加上「ing」代表不斷的在進行中,讓「Ning」的組合象徵「在進行中的任何事都會有無限的可能性」。

張鈞甯專欄--人生就是許多不同的ing

去年底有幸受Vogue邀約成為2013的客座主編,喜歡嘗試各種新事物的我毫不猶豫答應邀請。這一年客座主編職務,很像圓夢計畫,讓我有機會規劃自己有興趣的任何專題。人物採訪,舉凡藝術大師、演員、攝影師、導演、主持人,甚至到自己的朋友,其他內容更涵蓋了運動、健康、攝影、美食等。每一個企劃,恰巧都像一個N,給了我各種學習與改變的可能。

2013年對我來說是個忙碌的一年,從年初開始,微電影、內地電視劇、台灣電影、舞台劇Closer,再加上Vogue的客座主編,「不累嗎?」我問自己,「累!但是都覺得很有趣、有挑戰性,所以不想放棄,想呈現多元的我。」

嗯,同時用「多元、充實」來形容這一年的編輯工作也是再恰當不過的。

一直很喜歡「胡立歐麥登」導演的作品《露西亞與慾樂園》。片中,女主角避居於地中海小島。有人說這個島的下面是空的,如果掉到洞裡去,等於掉到一片汪洋中,等你游到中間,鑽出來,又是原來的地面了。整個故事佈滿了「洞」的意涵,一不小心我們就和角色墜落進去,可是故事並沒有停住或因此終結,你會發現所有分岔出去的記憶也好、現實也罷,最後都又游回故事的核心。

此次擔任客座主編,某個層面來說很像這部電影的敘事架構,原以為每個企劃都是挖掘「受訪者本身」並且是個「了結的個案」,怎知,在構想題綱的同時,不知不覺帶進很多自己演員的身份,於是,在挖掘受訪者的同時,也在挖掘著自己內心深處很多的想法,而每個訪問都是受訪者當下的狀態,看似結束,卻又有許多未完待續的可能性,不論是本身持續的改變狀態,與我的另一種合作機會,或是訪談過程對我心理層面的影響持續ing。

張鈞甯專欄--人生就是許多不同的ing

這種感受也很像拍攝每部戲的過程。戲總有殺青的一天,然而每部戲劇的結束其實又是另一個開始,角色結束了但卻不會完全的離開,某種觀念、習慣或是感受的片段,總會在不經意聽見一首歌的時候浮現,與現實的我重新融在一起。
於是結束也同時是另外一個開始,往後我依舊會開啟很多的N計畫,並且在每次的過程中平實努力的完成每一個案子,然後,繼續前進ing。

延伸閱讀

看更多張鈞甯幕後花絮

蔡健雅甜蜜蜜的深夜廚房

苦口婆心系列!5個你必須改掉的眼部習慣

 

 

【更多精采內容請上《VOGUE網站》;立即加入《VOGUE粉絲團》,可看到最新流行資訊和抽獎活動!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我希望做這樣一個女孩,當人們提起我時,總會面露微笑,蹺起大拇指,由衷地贊上一句:“這姑娘……真是條漢子!”——偽娘們,你們內疚嗎 別和小人過不去,因為他本來就過不去;別和社會過不去,因為你會過不去;別和自己過不去,因為一切...

現在,他躺著,她站著,在這高高山巔。風送草木香,燃燒柏枝的香氣格外濃郁一些。這從前的一對夫妻,現在一個墳裡,一個墳外。她看丈夫新添土的墳,感嘆他比自己有福。她葬他,誰葬她呢? 白雲飄動的樣子像她的心情,散漫去,無拘謹。回顧二十年的婚姻,之於她,就像一所學校,她如幼童,從123,從aoe學起。起初她...

一位大師有兩位愛徒,這一天,大師吩咐他們外出撿拾一片最完美的樹葉。這樣的任務看似隨意輕鬆,卻最能考驗人的心神境界。 一個徒弟在外邊尋尋覓覓,最終一無所獲。他伸出空空如也的雙手解釋說,他見到了無數樹葉,但是怎麼也挑不出一片完美的葉子,不是不夠完整,就是不夠滋潤,不是太肥厚,就是太單薄…...

一直到現在,我每看到在街喧喝汽水的孩童,總會多注視一眼。而每次走進超級市場,看到滿牆滿架的汽水、可樂、果汁飲料,心裡則頗有感慨。 看到這些,總令我想起童年時代想要喝汽水而不可得的景況,在台灣初光復不久的那幾年,鄉間的農民雖不致飢寒交迫,但是想要三餐都吃飽似乎也不太可得,尤其是人口眾多的家族,更不要...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