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張艾嘉的兒子在上學途中被綁架,從那次之後有了新的體悟:上帝把自由還給我,我把自由還給兒子

 

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演藝生涯順風順水,別人拼命追逐的東西,我手到擒來,順理成章。這些都讓我成了一個張揚的人,無論感情還是性格。

 

30歲那年,我的心態忽然有了微妙的變化——我不再滿足飛車勁舞的日子,忽然很想有個孩子。

 

37歲,我生下兒子王令塵,英文名奧斯卡,因為我是演藝圈裡的人,而奧斯卡是演藝界的最高榮譽。從第一次把他抱在懷裡,我就為他計劃好了未來的路——我要他成為最好的童星。

 

我從最細微處著手,衣食住行樣樣刻意培養。

 

兒子5歲那年,我把他推到了大眾面前:那年,我應邀前往泰國北部採訪難民村,我帶他隨行。

 

拍攝過程中,我把部分台詞讓兒子背熟,然後將攝像機對准他。節目在電視台播放後,香港頓時轟動,所有人都覺得他是天才。在香港成功後,我隨即帶著兒子殺回台灣,帶他參加了一個國際品牌的童裝展示會,並讓他上台走秀。各大媒體對此大肆報導,一夜之間兒子紅透台灣。以後的日子裡,我利用自己的知名度不遺餘力地打造兒子,而他的表現也可圈可點,很快成為童星。

 

可是這時,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兒子在上學的路上被綁架了。儘管綁匪一再威脅不許報警,我再三斟酌後,還是通知了警方,警方很快將綁匪擒獲。當我打開兒子藏身的箱子時,倒吸一口涼氣——綁匪已經在箱子裡準備好了香燭冥紙。很明顯,他們已經做好收到錢就撕票的打算。抱著失而復得的兒子,我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綁架事件對兒子造成了極大的刺激,他變得有點神經質,再也不願意與我一起出現在任何公眾場合,一回家就鑽進自己的房間鎖上門。看著以前舉重若輕的兒子如今草木皆兵,我的心疼了又疼。

 

諮詢了很多心理專家,得到的建議只有一個——時間療法。我收起眼淚,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老天已經對我很寬厚了,把活生生的兒子還給了我。

 

我開始學著以母愛的本能和他共處,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他高興,由著他去做想做的事情:擯棄牛排去啃漢堡包;請同學來家裡鬧得翻天覆地;和以前我嗤之以鼻的不富貴沒氣質的同學打成一片;穿便宜的T恤和牛仔褲;不再在我的監督下練樂器,苦著臉去聽交響樂……

 

有一次在埃及,我們共騎一峰駱駝,在金字塔前端詳獅身人面像。兒子坐在前面,靠在我懷裡。駱駝脖子上的鬃毛蹭得他的小腿發癢,我讓他將腿盤起來,半躺在我懷裡,左手幫他撫摸著蹭紅的小腿,右手輕輕地摸著他的頭髮,兒子忽然動了動,把腦袋往我的胸前擠了擠,夢囈般地說:“媽媽,謝謝。”

 

我讓他成為全校最優秀的學生,他沒有謝我;我讓他成為童星,他沒有謝我;我曾打算傾家蕩產去交贖金,他也沒有謝我。可就在落日大漠裡,靠在我懷裡的時候,他由衷地感謝我。一句“謝謝”,頓時讓我覺得所有的榮耀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我發覺這樣的生活才讓兒子真正覺得幸福和滿足。

 

3年的恢復,兒子終於痊癒了。隨著兒子的痊癒,我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不再張揚,學會了理解和同情,變得成熟和內斂,也終於懂得了幸福的含義:平靜。

 

 

附錄: 張艾嘉兒子長大現在的照片,是個帥哥一枚!

 

張艾嘉的兒子在上學途中被綁架,從那次之後有了新的體悟:上帝把自由還給我,我把自由還給兒子

 

年少時候,我們是不肯隨便愛上一個人的。當一個男孩子愛上了我,而我也覺得他不錯。那並不代表我會選擇他。是的,他和我很談得來,我們相處融洽,他遷就我、疼我,他的條件很好。然而,我要找一個我很愛很愛他的人,我才會談戀愛。當那個被拒絕的男孩可憐兮兮的問我:「你要找一個很愛很愛的人嗎?怎樣才算是很愛很愛呢?...

當妳一歲時,她餵妳也替妳洗澡,妳則以長夜大哭來謝謝她當妳二歲時,她教妳走路,妳會謝謝她,當她叫時溜得特別快當妳三歲時,她滿懷愛心的做飯給妳吃,妳則以滿地食物來謝謝她當妳四歲時,她教妳繪畫,妳則以滿間的彩色來謝謝她當妳五歲時,她在假日將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妳則以噗通掉到一塘泥淖裡謝謝她當妳六歲時,她帶...

通常願意留下來跟你爭吵的人,才是真正愛你的人 常常我們認為會跟一個人吵架一定是跟他感情不好,其實不然,最容易跟家人吵架,最常跟情人吵架,最會跟好朋友吵架。想想,原來最常跟我們有爭執的人竟然都是跟我們最親密的人,而能夠跟我們發生爭執的人也對我們有一定的瞭解,所以有人常說『吵架』也是一種溝通,...

一位講師於壓力管理的課堂上拿起一杯水, 然後問聽眾說:「各位認為這杯水有多重?」 聽眾有的說20公克,有的說500公克不等。 講師則說:「這杯水的重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拿多久? 拿一分鐘,各位一定覺得沒問題; 拿一個小時,可能覺得手酸;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