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張艾嘉的兒子在上學途中被綁架,從那次之後有了新的體悟:上帝把自由還給我,我把自由還給兒子

 

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演藝生涯順風順水,別人拼命追逐的東西,我手到擒來,順理成章。這些都讓我成了一個張揚的人,無論感情還是性格。

 

30歲那年,我的心態忽然有了微妙的變化——我不再滿足飛車勁舞的日子,忽然很想有個孩子。

 

37歲,我生下兒子王令塵,英文名奧斯卡,因為我是演藝圈裡的人,而奧斯卡是演藝界的最高榮譽。從第一次把他抱在懷裡,我就為他計劃好了未來的路——我要他成為最好的童星。

 

我從最細微處著手,衣食住行樣樣刻意培養。

 

兒子5歲那年,我把他推到了大眾面前:那年,我應邀前往泰國北部採訪難民村,我帶他隨行。

 

拍攝過程中,我把部分台詞讓兒子背熟,然後將攝像機對准他。節目在電視台播放後,香港頓時轟動,所有人都覺得他是天才。在香港成功後,我隨即帶著兒子殺回台灣,帶他參加了一個國際品牌的童裝展示會,並讓他上台走秀。各大媒體對此大肆報導,一夜之間兒子紅透台灣。以後的日子裡,我利用自己的知名度不遺餘力地打造兒子,而他的表現也可圈可點,很快成為童星。

 

可是這時,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兒子在上學的路上被綁架了。儘管綁匪一再威脅不許報警,我再三斟酌後,還是通知了警方,警方很快將綁匪擒獲。當我打開兒子藏身的箱子時,倒吸一口涼氣——綁匪已經在箱子裡準備好了香燭冥紙。很明顯,他們已經做好收到錢就撕票的打算。抱著失而復得的兒子,我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

 

綁架事件對兒子造成了極大的刺激,他變得有點神經質,再也不願意與我一起出現在任何公眾場合,一回家就鑽進自己的房間鎖上門。看著以前舉重若輕的兒子如今草木皆兵,我的心疼了又疼。

 

諮詢了很多心理專家,得到的建議只有一個——時間療法。我收起眼淚,告訴自己:沒什麼大不了的,老天已經對我很寬厚了,把活生生的兒子還給了我。

 

我開始學著以母愛的本能和他共處,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讓他高興,由著他去做想做的事情:擯棄牛排去啃漢堡包;請同學來家裡鬧得翻天覆地;和以前我嗤之以鼻的不富貴沒氣質的同學打成一片;穿便宜的T恤和牛仔褲;不再在我的監督下練樂器,苦著臉去聽交響樂……

 

有一次在埃及,我們共騎一峰駱駝,在金字塔前端詳獅身人面像。兒子坐在前面,靠在我懷裡。駱駝脖子上的鬃毛蹭得他的小腿發癢,我讓他將腿盤起來,半躺在我懷裡,左手幫他撫摸著蹭紅的小腿,右手輕輕地摸著他的頭髮,兒子忽然動了動,把腦袋往我的胸前擠了擠,夢囈般地說:“媽媽,謝謝。”

 

我讓他成為全校最優秀的學生,他沒有謝我;我讓他成為童星,他沒有謝我;我曾打算傾家蕩產去交贖金,他也沒有謝我。可就在落日大漠裡,靠在我懷裡的時候,他由衷地感謝我。一句“謝謝”,頓時讓我覺得所有的榮耀都無法與之相提並論。我發覺這樣的生活才讓兒子真正覺得幸福和滿足。

 

3年的恢復,兒子終於痊癒了。隨著兒子的痊癒,我也發生了根本的變化。我不再張揚,學會了理解和同情,變得成熟和內斂,也終於懂得了幸福的含義:平靜。

 

 

附錄: 張艾嘉兒子長大現在的照片,是個帥哥一枚!

 

張艾嘉的兒子在上學途中被綁架,從那次之後有了新的體悟:上帝把自由還給我,我把自由還給兒子

 

情侶相處是一門很高深的學問,千萬別把愛情的存在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每當你覺得你的愛情即將理所當然步入永恆的時候,實際上卻恰恰是危機來臨的暴風前夜。     男女交往中,最忌諱的一個字其實是:貪。   什麼都想要,想要的東西還都恰恰相反。     女生...

在一個小鄉村裡,發生了這樣的一件事:一位慈愛的母親,有一次到一個大城市里去,回來之後,就變了模樣。原本,母親非常疼愛自己的孩子,不管孩子多晚回來,總是會等著,給孩子做好吃的,端到孩子面前。可是,當母親變了之後,就不再管孩子了,再晚回來,媽媽也不會搭理孩子一下,甚至不做飯。女兒肚子餓了,告訴媽媽,媽...

那是除夕前的最後一個集會,天氣依然很冷,天陰沉沉的,偶爾還會飄點毛毛細雨,由於前天剛下過雨,地上很是濕滑和泥濘,但是來置辦年貨的人比往常更多,菜商早早的佔好了位置。我搬個凳子坐在門口幫忙照看門面,門口地上是商販們擺設的各種蔬菜。小販的叫賣聲,客人的討價還價聲,雖然不大能聽懂她們的方言,配合著情境還是...

原文是這樣的,故事的經過很平常。一個男士,結了婚,有很成功的事業。女的很優秀,留過學,條件優越,認識的、結交的男人也比較多,但是沒有一個真正讓她動心的。很無聊的日子,兩個人認識了。女的就喜歡上這個男士,不在乎他結了婚,決定從他的老婆手中把他搶過來。於是就尋找巧遇的機會。 有一天,兩個人外出辦事的時候...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