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把手握緊,裡面什麼都沒有......
把手放開,你擁有的是一切……
凡事太盡,緣份早盡…… 
很早以前就聽過人家說:不幸福婚姻有很多種,幸福的婚姻只有一種。 

哪一種?是積極的「互敬互愛」或消極的「互相容忍」,這些老生常談嗎? 

這些形容顯然都不是那麼強而有力,每種形容也不能放諸四海皆準的來描述那幸福婚姻的理由。 
最近,我的一位女友提供了一個比較具有說服力的說法。 

她是一位未滿三十歲的美麗女子,在事業上相當有成就,已是某家公關公司的高級主管。最令人驚訝的是,她結婚已近七年,個性仍然像陽光一般,她從不刻意做公關,所以只要有她在,大家都很自在。
一群女人問她,妳認為幸福婚姻的理由何在? 


她自有見地:「我跟妳們不一樣,我對婚姻要求不高,我找的男人,對我要求也不高,所以到現在,我還能說,結婚真好!」 

她的一番話,使我恍然大悟:幸福婚姻的理由,難道不是「要求不高」嗎?從前的夫妻,容易天長地久,其中歡歡喜喜到白頭的當然與社會風氣淳樸有關,但與「要求不高」更有關。女人嫁出去像抽獎,抽中了一個還實用的便得感激,虔誠做牽手,「遇上了就是了」--我祖母常常這麼這麼形容她的婚姻。

她那一代的女人,對男人要求確實不高,不嫖不賭、拿錢養家,就是大好男人;那一代的男人,對牽手的要求,何嘗不也是媒人說品貌端莊就是了,能煮菜養兒育女就好(雖然,整體說來,過去的男人對女人的要求,還是比女人對男人的要求高)。

現在的女人,知識水準及經濟能力日漸提昇,怎能要求不高? 

沒有一個女人會再認為,不嫖不賭、拿錢養家就是好丈夫。 

女人對身高、面貌、職業、品味、個性、藝術素養、家庭狀況、財產、金錢觀,乃至男人所開的車的品牌,以及他會不會洗碗,要求都很高。

雖然幸福是因為「要求不高」,但我們並不能要現代女子開倒車,隨隨便便把自己送出門。女人已與時代一起進步,即使我們可以開玩笑說,隨便啦,沒關係,是男的就可以,但事實上,各種條件早已預先輸進自己的腦海裡。


一個「值得」愛的人,不可能和我們的要求相距太遠,但愛上他之後,是不是可以不要要求太多,讓愛喘口氣?

從這個觀點來說,「幸福婚姻是因為要求不高」才有意義。而「要求不高」應該是男女雙方相對的。 

我的女友形容她的幸福婚姻:「他從不要求我做任何家事,不要求我生孩子,除非我願意;但我也從不要求他要變成一個有趣的男人,要多體貼,他是老老實實好男人,但這樣的人多半無趣,這是必須忍受的事實。」

正如一匹馬兒能跑,但你不能要求牠同時得游泳或飛翔。 
是的,你也不能要求一隻狗像貓一樣安安靜靜,不能要求一隻貓看門。 
每種動物各有牠的特性,每個人也是--我們為什麼要對身邊的愛人要求這麼多?

被要求的人,常得削足適履,他痛苦,你也不好受,被要求的人也常會反擊,製造兩人世界的緊張空氣。 

步入穩定關係前,你大可東挑西挑,找出一個合乎要求的人(固然有時你得邊照鏡子邊挑剔,因為別人也挑你);既然選定了他,最好還是「要求不高」,大家容易過日子。否則,要求幸福,幸福越是遠走高飛。

幸福的可貴,也因為它不會讓我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套一句禪宗的,它是:不可明白要求,一要求,便錯。 
想要他變成你要的樣子,有技巧的讚美比要求與批評有效得多。

當我們拿花送給別人時,首先聞到花香的是我們自己;



  採訪撰文/傅啟倫.照片提供/群石國際   黑澀會美眉的笑聲猶言在耳,轉眼間已經過了11年,不乏在戲劇界表現亮眼的,其中,小薰以「我租了一個情人」入圍2013年第48屆電視金鐘獎最佳女配角,今年3月又憑著電影「只要我長大」,讓戲劇生涯達到高峰,她透露,最想挑戰詮釋精神分裂症! ...

朱芷瑩與駱炫銘在台視、TVBS《遺憾拼圖》中飾演母子,為了保護在家中毫無地位的媽媽朱芷瑩,駱炫銘所飾演的「陽陽」變得十分早熟懂事,讓許多網友看了直呼不捨。劇中雖然看起來這對母子感情很好,但朱芷瑩卻表示私底下駱炫銘不太找她,熱愛找人聊天的駱炫銘專找男演員或是男性工作人員,朱芷瑩笑說:「他現在這年紀很敏...

  撰文/陳世棟   最近受邀在2016上海市醫學會醫學美學與美容專科分會春季學術研討會上演講,會中報告的題目是:基於PDO埋線的微創去除眼袋的經驗分享,演講的內容提到了眼袋(淚溝)的分類,也提到了各種手術和非手術的處理方式,然後分享了我結合鈍針帶PDO平滑線合併玻尿酸處理眼袋的...

  撰文/陳德福   21世紀醫療,從早期發現早期治療逐漸演變,乃至預防性的維護,在身體受到先天基因、環境、食物、病菌、壓力等危害之前,我們可以做些預防甚至將身體健康做個全方面的提升,在新一代的健康管理範疇裡,讓健康不只是口號而是真正的被專業人員所照護,在免於疾病之外進一步增進生...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