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把手握緊,裡面什麼都沒有......
把手放開,你擁有的是一切……
凡事太盡,緣份早盡…… 
很早以前就聽過人家說:不幸福婚姻有很多種,幸福的婚姻只有一種。 

哪一種?是積極的「互敬互愛」或消極的「互相容忍」,這些老生常談嗎? 

這些形容顯然都不是那麼強而有力,每種形容也不能放諸四海皆準的來描述那幸福婚姻的理由。 
最近,我的一位女友提供了一個比較具有說服力的說法。 

她是一位未滿三十歲的美麗女子,在事業上相當有成就,已是某家公關公司的高級主管。最令人驚訝的是,她結婚已近七年,個性仍然像陽光一般,她從不刻意做公關,所以只要有她在,大家都很自在。
一群女人問她,妳認為幸福婚姻的理由何在? 


她自有見地:「我跟妳們不一樣,我對婚姻要求不高,我找的男人,對我要求也不高,所以到現在,我還能說,結婚真好!」 

她的一番話,使我恍然大悟:幸福婚姻的理由,難道不是「要求不高」嗎?從前的夫妻,容易天長地久,其中歡歡喜喜到白頭的當然與社會風氣淳樸有關,但與「要求不高」更有關。女人嫁出去像抽獎,抽中了一個還實用的便得感激,虔誠做牽手,「遇上了就是了」--我祖母常常這麼這麼形容她的婚姻。

她那一代的女人,對男人要求確實不高,不嫖不賭、拿錢養家,就是大好男人;那一代的男人,對牽手的要求,何嘗不也是媒人說品貌端莊就是了,能煮菜養兒育女就好(雖然,整體說來,過去的男人對女人的要求,還是比女人對男人的要求高)。

現在的女人,知識水準及經濟能力日漸提昇,怎能要求不高? 

沒有一個女人會再認為,不嫖不賭、拿錢養家就是好丈夫。 

女人對身高、面貌、職業、品味、個性、藝術素養、家庭狀況、財產、金錢觀,乃至男人所開的車的品牌,以及他會不會洗碗,要求都很高。

雖然幸福是因為「要求不高」,但我們並不能要現代女子開倒車,隨隨便便把自己送出門。女人已與時代一起進步,即使我們可以開玩笑說,隨便啦,沒關係,是男的就可以,但事實上,各種條件早已預先輸進自己的腦海裡。


一個「值得」愛的人,不可能和我們的要求相距太遠,但愛上他之後,是不是可以不要要求太多,讓愛喘口氣?

從這個觀點來說,「幸福婚姻是因為要求不高」才有意義。而「要求不高」應該是男女雙方相對的。 

我的女友形容她的幸福婚姻:「他從不要求我做任何家事,不要求我生孩子,除非我願意;但我也從不要求他要變成一個有趣的男人,要多體貼,他是老老實實好男人,但這樣的人多半無趣,這是必須忍受的事實。」

正如一匹馬兒能跑,但你不能要求牠同時得游泳或飛翔。 
是的,你也不能要求一隻狗像貓一樣安安靜靜,不能要求一隻貓看門。 
每種動物各有牠的特性,每個人也是--我們為什麼要對身邊的愛人要求這麼多?

被要求的人,常得削足適履,他痛苦,你也不好受,被要求的人也常會反擊,製造兩人世界的緊張空氣。 

步入穩定關係前,你大可東挑西挑,找出一個合乎要求的人(固然有時你得邊照鏡子邊挑剔,因為別人也挑你);既然選定了他,最好還是「要求不高」,大家容易過日子。否則,要求幸福,幸福越是遠走高飛。

幸福的可貴,也因為它不會讓我們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套一句禪宗的,它是:不可明白要求,一要求,便錯。 
想要他變成你要的樣子,有技巧的讚美比要求與批評有效得多。

當我們拿花送給別人時,首先聞到花香的是我們自己;



(左圖僅為示意,非文中人。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 金星 【人物簡介】金星,1967年出生於中國瀋陽,九歲加入人民解放軍學習舞蹈。從小,他就覺得是老天弄錯了自己的性別,他擁有女人夢寐以求的小巧臉龐與纖細身段,但偏偏,是男兒身。 1988年,金星赴紐約學習現代舞,26歲回到中...

翻拍ck101下同 其實我一直以為Doris是一個凶狠的玩樂團女生但這次看到她幫林昶佐輔選的樣子我才發現她就是一個溫柔又獨立、有想法的女生她這一次幫林昶佐輔選,我想應該是她個人最大的努力了吧誰想得到一個超酷樂團的人會去上政論節目? 從Doris的臉書就可以發現她對於時事其實非常關注說該說的、做該做...

出道十年的柯佳嬿,勇於嘗試各種不同的戲路,演活每一個鮮明角色,她,早已經甩開出道時的「小桂綸鎂」稱號,走出屬於自己的演藝路。  撰文:劉以親 圖片提供:東森三鳳、晴天影像 熱播中的人氣浪漫喜劇《必娶女人》,劇中描述女人為了爭奪幸福,彼此勾心鬥角,搬出搶錢、搶糧、搶男人的狠招,令人拍案叫絕,...

婚姻宛如雞兔同籠的整人遊戲,兩個成長背景、性格特質不一樣的人,要來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是一件困難的事,而婚後如果還須與公婆同住,根本就是雞兔蛇同籠,困難又危險的遊戲了。  婆媳問題註定難解,因為婆媳是天敵。婆媳之所以是天敵,乃因旁邊有一個夾心餅乾,形成婆媳兒三角關係,而所有三角關係都充滿張...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