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計算一個長方體的體積,要分別量出長、寬、高,然後相乘。由此想到人生的幸福,也可以用長、寬、高去衡量。 
  
人的一生,最長也就活個百十來歲,不長也不短。有的人“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對一切事物都看得很重,哪里還有心思享受幸福?

有的人則對一切事情都漠然處之,“反正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這兩種態度都是不可取的。

人的一生雖然不長,但我們可以儘量用自己的學識、勤奮,去奮鬥、去爭取幸福,讓自己的一生充滿追求的快樂,從精神上延長了自己的人生。

這,何嘗不是一種幸福?這就是所謂的“長”。
  
所謂“寬”,就是必須知道什是自己可得的幸福,才能準確地把握到幸福的寬度,找到幸福感。

作家卡夫卡在給他的未婚妻的一封信中說,他平生只想待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地窖的盡頭,每天足不出窖,這樣他就會寫出令自己滿意的小說,自己製造出純淨的氧氣。

卡夫卡很明瞭自己幸福的寬度,也就是那個地窖的寬度。

作一個性情中人,通過自身的努力,應該自己得到的,得到了也就心安理得;如果是通過歪門邪道或不正當手段得到的,即使是滿屋的金銀財寶,我想也不會幸福起來。
  
所謂“高”,應當是你的能力所能達到的高度,而這個高度,又恰恰可以滿足你的欲望。這裏邊應包含了更多的精神因素。就是要對自己的能力有個正確的評價。

自己本來在教師崗位上更能發揮自己的才智,偏偏看到別人下海掙了大錢而導致自己心裏不平衡;但若有更高的能力之不用,也是一種遺憾。

你從不曾問我的名字,也不肯告訴我你的名字。你只會在最忘情的時候,喊一聲寶貝,是怕叫錯吧。每次見到你,我都瞪大了眼睛,一遍遍地看你,你的臉龐,你的眉毛,你的眼睛,你的鼻子,你的嘴巴,還有鼻翼上那顆小小的黑痣。我想把所有的一切都深深地印在腦海裏。然而,每次想你,記憶裏的笑容都是模糊的。 你問我為什麽每次...

認識你之前,我依然喜歡笑,只是我已經忘了我自己。我對什麽都不期待,對什麽都不相信。我假裝自己開心,什麽都裝作沒關系。對任何事都絕口不提,對任何事都保持著極高免疫力。 我努力讓自己變得寬容。我每天看別人戀愛,看兩個人幸福。是的,寬容讓我允許別人比我幸福。我鄙視沒有愛情的人,當然這裏包括我。 我把自己...

1.人最軟弱的地方,是舍不得。—— 舍不得一段不再精采的感情,舍不得一份虛榮,舍不得掌聲。—— 我們永遠以為最好的日子是會很長很長的,不必那麽快離開。—— 就在我們心軟和缺乏勇氣的時候,最好的日子毫不留情地逝去了。­&...

分手後,我還認識你,不過不再想見你,你過的好,我不會祝福你,你過的不好,我也不會嘲笑你,因為我們從此陌生,你的世界不再有我,我的世界不再有你。我不能再珍惜你,抱歉,我失去的,也是你失去的。 很偶爾的,你會找我,聯系我,你的突然出現,還是會挑撥我的心弦。只是,我也學會對你偽裝了,不冷不熱,不鹹不淡,...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