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聽到一位朋友結婚的消息,一連使我難過了好幾天。可別誤會是那種「新郎結婚,新娘不是我」的悲劇發生在我身上。事實上,我只是為一樁情緣的錯過而深深遺憾。」

結婚的朋友是個聰慧、美麗而纖細的女孩,因此她戀愛時我們自然十分好奇,是何方君子能贏得她的芳心。

某日在一個燠熱難當的午后,辦公室裡,幾乎每個人都被盛夏的天氣,熱得暈頭轉向,惟獨這位朋友卻埋首專心地在做剪紙。

「這麼熱的天氣,妳怎麼靜得下心來做這麼細的工作啊?」終於有人拋出了心中的疑問。

「這張剪紙是要送人的。」女孩的回答很短,說完,她又埋頭專心工作,臉上依然充滿著愉悅而恬適的笑容。她的神情,讓我相信,她的確很在乎大洋彼岸的那個男孩。

兩年以後,女孩結婚了,我們正要向她道賀,卻發現她結婚的對象並不是當時的那位男友。

對現代人來說,婚前換過幾個男、女朋友似乎並不值得大驚小怪,女孩的婚事之所以令我們覺得意外,主要是因為她處理感情的是一向慎重。

她常說她對愛情有「潔癖」,除非是志趣投合、相知相契,否則難以令她動心。

對於那名隔海千里的男子,我們都相信她是用整個生命去愛的。

但是,為什麼沒有美滿的結局呢?

我們相約在一個人不多、氣氛極佳的咖啡店,見面時彼此只是默然。

我仔細端詳者她,總覺得她似乎沒有一般新娘子的喜氣。

「其實我現在過得蠻好的,只是有時候想起來,會覺得有點遺憾。」

接著,她告訴我,有一回,國外的那個男孩回來,他們因為某事而爭執,雙方都在氣頭上說了重話,男孩憤然返美,兩人從此未再聯絡。

「啊?就這樣斷啦!?」我覺得不可思議。

「我一直很在乎他,吵架以後仍然深深期盼跟他再聯繫,但誰也不願意先低頭,所以就僵了半年多。」

聽到這裡,我已經覺得很著呀異,按捺不住想知道結局為何如此,我很直接地問:「他知道妳結婚了嗎?」

她點點頭,眼眶些許溼潤,繼續說道:「我們就這樣失去聯絡,在我最落寞的時候,一位同事對我十分照顧,也給予我很大的支持,後來同事向我求婚,我很為難。最後,我要他給我一個月的時間考慮。」

「我,終於丟開了所謂的面子和矜持,寄了封長信把我對他的牽掛和目前的情況都告訴他,希望他趕快和我聯絡.......」

「難道他沒有回音嗎?! 還是他已經變了?」

朋友搖搖頭,很無奈地!

「我的信寄到美國的時候,正好在耶誕節前學校停課,他去度假了,所以沒接到我的信。我一直等,等不到音訊。一個月以後,就和同事結婚了。他回到學校看到信的那一天,剛好是我舉行婚禮的日子。後來,他同學告訴我,他接到信後當場痛哭。」

唉!該怎麼說呢?這時,縱使再問世間情為何物,怕也只能以造化弄來解釋。

她臨走前,很懇切地留下一句話:「陳玲,我覺得幸福比面子重要。」

我們告別後,我沒有馬上離開咖啡廳,獨自坐在窗前,我反覆咀嚼著她說的那句話:「幸福比面子重要!」

的確,我們往往因為太在意「誰先開口」、「誰先低頭」等面子問題,錯失了許多生命中的重要機緣,而等待的日子,也許是一天兩天、一年兩年,也或許是長長的一輩子。

與一輩子的等待,甚至是終生的遺憾相比,「面子」實在是算不得什麼。

如果,你衷心地想向某人說些什麼,或者,想為他做些什麼,卻遲遲不敢付諸實行。


精采原文在這裡>> ★★★幸福比面子重要★★★ - 溫馨勵志文章 - 優仕網共產檔 http://share.youthwant.com.tw/D31006593.html

有三個母親,第一個母親的女兒去國外留學,剛拿到綠卡;第二個母親的女兒在機關工作,剛剛走上重要的職位;第三個母親的女兒,正艱難創業。三個母親常聚在一起聊天,每當談論起自己的女兒時,前兩個母親的臉上總是洋溢著自豪,每一句話都在炫耀著自己的女兒是多麽有出息,自己的臉上是多麽光彩。而此時,第三個母親就會面帶...

從前從前的從前 . . . . 有一個很愛很愛海的人,他天天跑去看海,且常常對著海說話。 有一天,他對著海說:「大海啊大海,我那麼的愛妳,妳為什麼一點也不愛我呢?給我妳的愛吧!不要每次都一成不變的風平浪靜。」 海,聽他這麼一說,猶豫了許久,終於回答:「你真的要我強烈的愛...

牽手,是男人和女人情愫發酵的第一類身體接觸,親吻愛撫是第二類,做愛是第三類。 戀人們初相識時,痴愛的眼神,穿過凝聚的空氣,彼此臉上凍結,糾纏打轉,但是好像似乎總是少了些什麼似的,於是,身體接觸的慾望,開始從男人腳底往上燃燒,直竄腦門,讓人滿臉通紅,舌頭打顫,終於支支吾吾的開口問到:「請問...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們終於搬進了新居,所以送走了最後一批前來祝賀的朋友後,我與妻子便重重地躺在沙發上,眼望著天花板出神,遙想今後的日子,自有一番甜蜜湧上心頭。忽然,門鈴響了。這麼晚了還有客人?忙起身開門,門外站著兩位不認識的儒雅的中年男女,看上去是一對夫妻。在疑惑中,那男子介紹他們是一樓的住戶,姓李...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