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幫丈夫老闆的小孩做家庭老師,結果被老闆看上!為了丈夫我只好...沒想到背後竟然隱藏一個驚人的真相!
大妮是從鄉下進的城,是貧窮山溝里長出的一朵異草。她溫文儒雅,恬靜秀麗,在師範大學,以她與人不同的雅緻鶴立雞群。

可她的命運是極不幸的。

讀大三時,一天家裡發來電報,說媽病危……半個月後,她孤苦伶仃地回來了,她媽不治而逝。然而就在她需要溫暖需要安慰的時候,她當時的男友竟在她回家奔喪的時候跟了別的女孩。聽到此消息後,當晚她就闌尾炎發作,被同學送進了醫院。現實的殘酷一併朝她襲來,脆弱的她心灰意冷,對生活充滿絕望……

這時,一個老實巴交的人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大妮,還認識我嗎?」大妮一愣,想起了他是隔壁工大的學生落志。大妮是在一次同鄉會上認識他的。他聞訊而來,見大妮這個樣子,大男人竟然落淚了。大妮好生感動。之後,他說:「你為那種負心漢難受傷心,不值得!再說,你也要想開點,節哀為重,誰都不會一輩子風平浪靜到老的。」他這些話,平平淡淡,要在平時大妮會不屑一顧。可在這個時候,大妮竟然覺得這溫言暖語像春風,她這無所歸依的一葉孤舟像是找到了一個休憩的港灣。一下子,她同落志的距離拉近了許多。

更讓大妮刻骨銘心的是她出院的那一天,繳費單一打出來,大妮嚇一大跳,三千塊,她哪有那麼多錢?家裡為給媽治病已借錢不少,自己已經是囊空如洗,進院時的錢還是同學們湊的,正一籌莫展時,落志來了,他默不作聲地幫她交了錢。大妮問他錢是哪來的,落志沒有回答,結完帳領她出了院。

把她送回宿舍後,他下樓去打水,剛出門,就聽到有水壺掉在地上的破裂聲和人摔倒在地的「撲通」聲,是他?是他暈倒在樓梯上。大妮趕緊出門,傳來了同學,傳來了校醫。後來在他手的肘彎處才發現,他去輸過血。

一切都不言而喻,落志的錢是輸血賣來的。大妮頓時感動極至,潸然淚下。她哭了,她為自己能有這樣一位男友落淚。她的大腦裡頓時跳出一個閃念: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也是自己終身能托之人。

說實話,在學校,追求她的人很多,尤其是城裡那些花花公子形的,可大妮已經感受到了那些人是如何相愛的,如何的不可靠,她決不把這類人列入自己的考慮範圍。她知道自己的家境跟別人不一樣,她玩不起那種瀟灑和浪漫。她想找一個為自己奮鬥終身之人,自然,她也將為其犧牲自己的一切。這就是她今天的愛情觀。

於是,在那一刻,她決定嫁給落志。

學校畢業後,落志進了南方一大城市的公司。為了他的發展,大妮也跟著他來到了這個城市,做了一名中學教師。沒多久,他們旅行結婚了。

旅行的第一站是黃山,山上的景色讓他們讚歎,讓他們迷戀。這一對戀人,毅然買下了一把最好的同心鎖,把他們倆的愛情和終身永遠鎖在了這山上。此時,任何海誓山盟都顯得遜色。

小家庭組成後,倆小口可謂是過得甜甜蜜蜜。不久,大妮懷孕了,十月懷胎後,生了個胖小子,小日子伴著新生命的誕生過得更是有滋有味。

事業有成,家庭幸福,這似乎成了現代人追求的生活水準。要達到這兩點,男人的壓力特大。別說在這繁雜的大都市,落志又是從農村走出來的,性格鑄就了他在事業上屢屢受挫。他慢慢覺得這個世道開始對他是不公了。他萎靡不振,常嘆息生不逢時,只恨自己沒有背景和其它關係,再加上自己又不會同領導來事,如是,幹了這麼多年仍是個小職員。有門路之人比他後進公司都提拔了,這叫他是整日鬱悶不樂。這一切,大妮是看在眼裡急在心上。

一日,大妮路過一公司門口,見這兒貼有一張招聘家庭教師的廣告,條件優越,待遇也不錯。可要求很高:要力保他女兒考上重點高中。大妮一看,心中一愣,此招聘者不是別人,正是落志的頂頭上司——林總。她想了想去試試,沒想到她竟意外的讓這林總給選上了。

她是瞞著落志去的。

於是,大妮每天除了忙完自己的工作和家事以外,晚上還要抽出兩個小時到林總家作輔導。大妮只告訴落志自己在任一份家教,沒有告訴他自己是在他頂頭上司家裡,怕他聽了這消息更喪志,說她沒志氣。誰知落志根本就不過問此事。

自從大妮到林總家任家庭教師以來,林總孩子的成績扶搖直上,這叫大妮是笑在臉上喜在心裡。其實,大妮也正想以此為敲門磚,為愛人落志敲開另一扇大門。

這天她輔導完作業正要回家,林總回來了,平時大妮很少有機會碰到他,他一般都回來得很晚,聽他女兒說她母親也是一家公司經理,不過常駐沿海的廈門。林總家房子很大,是複式樓,他把女兒趕回了自己的房間,很客氣地笑道:「看我忙的,一直沒有時間同你好好聊聊,今天能佔用你一點時間嗎?」

大妮笑著點了點頭。其實,她一直想找機會同他談談落志的事。

「聽說孩子的學習成績上升很快,你還是挺有辦法呀!」林總說著給大妮泡了一杯茶端了過來:「如考上了重點,我還真要好好地謝謝你呢!」

「哪裡!全是你小孩自己努力的結果,我只不過是敲敲邊鼓而已!」

「這你就別謙虛了!我自己的女兒還不瞭解?你是教學有方啊!」林總誇了她以後轉口問道:「……老師這麼能幹,你家先生很有福哇!請問,他在哪高就?」

「他呀?」大妮一愣,臉一紅,直言道:「他就在你林總的手下……」

「在我公司?」林總一驚,問:「是誰?」

「落志。」

「哦!是他呀?」

大妮趕緊補上一句:「他人本份老實,還要靠林總多多提攜栽培!」

「他是他們業務科的骨幹,這人挺不錯的!是人才……」

「那就拜託林總了!」

「看看,最近公司有人事變動……」說到這,林總的眼睛斜視了大妮一眼。

不知咋的,看了林總那對眼神,像大妮這個年齡的女人,是不難察覺男人的內心的。她的心「砰砰砰」直跳得厲害,寒暄一陣後她趕忙藉故離開了屋子……

第二天晚上,在飯桌上,落志高興地告訴大妮一個好消息,說人事部長今天找他談了話,要他好好幹,看來自己是時來運轉了。 「哦!竟有這麼快?」大妮心頭一動,好久沒見丈夫這樣高興了,看他這樣,大妮也不由一喜:說明自己的付出已初見成效。

日復一日,大妮的汗水終於澆灌出豐碩的果實——林總的女兒考上重點高中了。

這個週末,林總在家裡專備了一桌好菜謝她,大妮如約而至。

酒桌上只有他們兩個人。幾杯酒下肚,林總興趣正濃,他從大妮的教學聊到了大妮的為人,然而又聊到了大妮是如何溫柔、漂亮、能幹,繼而又聊到了落志真有福氣。一聊到落志,大妮的心又沉重起來:「林總,他的事……」

「他的事我一定辦……」林總說著,又給大妮敬來一杯酒。

見這局勢,大妮起身想走,林總一把拉住了她,大妮極力推開他,剛伸手要去拉門,林總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明天我就宣佈公司的人事任免……」聽到這,大妮的腳步彷彿凝結了,她的手稍微一停頓,林總就撲了上去,抱住了她的身體……

第二天,落志被任命為部門公司經理,晚上回來,他溫柔地摟著她,擁抱、接吻……大妮很久沒有享受到這種愛嫵了,她終於抑制不住落淚……後又怕他發現什麼,自言自語說:「這是喜極而泣……」落志聽後摟得她更緊了……

落志升職後彷彿變了一個人,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從未有的青春活力,對她更是關懷備至。

可大妮由此也變成了另一個人,她沉默寡言,既為落志欣慰,也為自己感到一種羞辱和害怕,甚至悔恨,她知道落志的命運完全掌握在林總的手上,上下只需他一句話,而且林總自那次以後,頻頻給她打電話,大妮這才意識到,自己當初想用的這塊敲門磚怕是敲錯了地方,現難以自拔了……她幾次都想把事實的真相告訴他,可話到嘴邊她又嚥下去了,一是難以啟齒,二是怕他受不了。現在她覺得自己對不起自己的丈夫……

一天晚上,大妮從林總家裡出來,天降大雨,林總執意要開車送她,大妮剛鑽進車內,就在她搖起車窗的那一剎那,她發現一個人撐著傘站在林總家對面的一屋簷下,當車子駛過時透過車窗和雨簾,燈光下,大妮看清了那人的面孔——他是落志。

回到家,大妮問他這麼大的雨從哪來,他說去了同事家。這大妮就弄不懂了,疑惑了,她一再追問,他還是那句話。後來的某一天大妮猛然感覺到:自己的一切行蹤落志都是知道的。可知道一切內情的他為什麼又要撒謊,作為一個丈夫,還從來沒有責怪過她一句呢?想到這,大妮不由地渾身一顫抖,打了個寒戰,一種從未有的害怕感襲上了她的心頭——難道這就是他對她的愛?

大妮麻木了——這就是她曾想為其犧牲自己的一切換來的愛情?頓時,一種受人欺騙、愚弄、利用的感受由然而生……

她的愛情金字塔徹底倒塌,她幾乎不相信這世上還會有真正的愛情,是現實逼得愛情更加殘酷……

假日,她一個人又悄悄地來到了黃山,來到了情竇初開的地方。她要去找回當初她們倆鎖上的那把鎖……

豈知,這裡幾乎成了一串串鎖的山鎖的海,哪一把鎖又是她們的呢?大妮犯傻了,看著這滿山的鎖,她一把一把地在尋覓,在追尋著以往的記憶。她看著看著,陡然發現這不同的是新的鎖著舊的,一把連一把;相同的是舊鎖由於長期的雨水侵蝕一把把都生了鏽……

大妮頓悟:原來,愛情是把生鏽的鎖!

via

30以後,外人叫你阿姨,熟人叫你老妹。出現在一些音樂大聲的場合,難道30後聽力開始衰弱?臉上有些笑容是假的(因為跟本聽不到對方說什麼)只好笑著表示禮貌。熬一天夜,恭喜你整個週末就沒了,精神充電充滿變好久。看著20出頭妹妹舉手投足都這麼理所當然的無畏,青春總是不管放在哪都有鋒頭,青春常常理直氣壯,卻洋...

孕期間肚子裡的寶寶的胃口很好,我也只好滿足她的欲望能吃就吃,導致我的體重遊走在超標邊緣,懷孕後期被醫生提醒要忌口噢!不然寶寶會太大不好生,體重也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我的身高153,整個孕期增加15公斤啊OMG…所以就開始研究塑身衣來彌補這甜蜜的代價!上網搜尋各式各樣,各種價位的塑身衣...

一開始孕吐時候體重真的沒有增加很多後來會想要接觸維娜斯是因為後期不會孕吐之後體重直線上升而且增加速度讓我害怕好怕生完小孩身材就像大嬸一樣一去不復返於是我上網登記試穿很快 就有專業的美體顧問與我聯絡 我的顧問是鈞婷第一次與她約在家附近的咖啡廳 她很親切的幫我試穿腳套跟袖套&nbs...

在我懷孕五個月時,最先確定的不是月子中心而是要有件塑身衣。因為很怕產後身材回不去,肚子前面掛一個布袋是很可怕的!外加看到好多部落客與明星都有推薦穿塑身衣可以比較快恢復體態,於是我立馬決定要在最有名的兩大品牌擇一購買。這兩大品牌都是由非常知名女星代言,價位其實也差不多,但為何最後選定維娜斯就是看在她...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