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已經結婚了,但又遇到更喜歡的對象怎麼辦?

深夜,寺裡一人一佛,佛坐人站。

人:慈悲的佛陀,我是一個已婚之人,現在狂熱地愛上了另一個女人,眼下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才好。

佛:您能確定現在愛上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中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嗎?

人:是的。

佛:您馬上離婚,然後娶她。

人:可是我現在的妻子無比溫柔,善良,賢惠,我這樣做是否有些殘忍而又不道德呢?

佛:在婚姻中沒有愛才是真正的殘忍和不道德,您現在愛上別人而不愛她了,這樣做是正確的。

人:可是我妻子很愛我,而且愛得很深。

佛:那她就是幸福的。

人:我要同她離婚另娶別人,她應該感到很痛苦才對呀,怎麼能說她是幸福的呢?

佛:在婚姻中她還擁有對您的愛,而您卻失去了對她的愛,事實上,擁有才是幸福,失去就是痛苦,因此,痛苦的人是您。

人:可是我要和她離婚後另娶,應該是她失去了我呀。

佛:您錯了,您只是她婚姻中真愛的一種具體表現,當您這個具體不存在的時候,她的真愛會延續到另一個具體上,因為她在婚姻中的真愛從沒有失去過。所以,她才是幸福的,而您卻是痛苦的。

人:她曾說過今生只愛我,她一定不會愛上別人的。

佛:這樣的話您也說過嗎?

人:我。我。 。我。 。 。

佛:現在您看面前香壇上的三根蠟燭,那根最亮?

人:我分不出來,好像都是一樣的亮。

佛:這三根蠟燭就好比是三個女人,其中一根就是您現在所愛的那個女人,您卻找不到她。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女人何止千百億萬,您連這三根蠟燭那根最亮都分不清楚,又怎麼可能確定現在愛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裡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呢?

人:我。我。 。我。 。 。

佛:現在拿一根蠟燭放在您的眼前,用心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這還用說,當然是眼前的這根最亮。

佛:把它放回原處,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我又看不出那根最亮了。

佛:其實,剛才拿的那根蠟燭就好比是您現在愛的那個女人,此謂愛由心生,當您覺得愛她時,就同蠟燭放在眼前的道理一樣,被您的眼睛錯誤的放大了。將它放回原處時,就再也找不到最亮的那點感覺了,這種所謂的最後的唯一的愛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終究也只不過是鏡花水月,虛幻而又不實在的東東。

人:哦,我懂了,你並不是要我同愛人離婚,你這是在點化我。

  佛:看破不說破,您去吧。

人:此刻我才真正的知道應該愛誰了,她就是我的結髮妻子。

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有時自己以為那支是最亮的,其實最亮的那支已經深埋在心裡,但又如何,每個人在以為這支是最亮時還看得到真正最亮的那支嗎? ?

 

搬進新居不久,每天凌晨時分,樓上都會想起很大的關門聲。接著,便是一陣“噔噔噔”的腳步聲。 幾天下來,關門聲每天準時響起,我受不了,要上樓理論。先生勸我說:“我們剛剛搬來,你這樣貿然上去,會傷了和氣。”我想了想,就徵求先生意見:“要不,我們去...

約翰·勞勃生是英國的一名殘疾人,他只有一隻左手,全身癱瘓在床,只有右眼能見到一絲光。他並未把自已關在黑暗裡,他用上天賜給他的僅有的那一絲光亮,讀書看報。他想,上帝既然給了他一絲光亮,就是沒有將希望的門關死。冥冥之中,他似乎在等待著什麼。等待什麼呢?這個淒苦的人世,有什麼可以為他帶來安慰...

一位母親的兒子在戰場上死了,消息傳到母親那裡,她十分痛心,向主祈禱:“要是我能見到他,即使只見5分鐘,我也心滿意足了。” 這時天使出現了,對她說:“你可以見5分鐘。”母親高興得淚流滿面地說:“快點,快點讓我見到他。”天使又說:&...

愛得久了,女人虛榮的一面便悄悄顯露出來。她以為,商場裡,模特兒頸上的鑽石項鍊戴在自己脖子上會更具光彩;朋友身上那套香奈兒,穿在自己身上會更有品位……然而,那個和她在愛河裡徜徉了五年的男人,卻始終沒有讓她眼前一亮的底氣。漸漸地,她失去了容忍他的平庸的耐性。一場午夜派對,她邂...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