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已經結婚了,但又遇到更喜歡的對象怎麼辦?

深夜,寺裡一人一佛,佛坐人站。

人:慈悲的佛陀,我是一個已婚之人,現在狂熱地愛上了另一個女人,眼下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才好。

佛:您能確定現在愛上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中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嗎?

人:是的。

佛:您馬上離婚,然後娶她。

人:可是我現在的妻子無比溫柔,善良,賢惠,我這樣做是否有些殘忍而又不道德呢?

佛:在婚姻中沒有愛才是真正的殘忍和不道德,您現在愛上別人而不愛她了,這樣做是正確的。

人:可是我妻子很愛我,而且愛得很深。

佛:那她就是幸福的。

人:我要同她離婚另娶別人,她應該感到很痛苦才對呀,怎麼能說她是幸福的呢?

佛:在婚姻中她還擁有對您的愛,而您卻失去了對她的愛,事實上,擁有才是幸福,失去就是痛苦,因此,痛苦的人是您。

人:可是我要和她離婚後另娶,應該是她失去了我呀。

佛:您錯了,您只是她婚姻中真愛的一種具體表現,當您這個具體不存在的時候,她的真愛會延續到另一個具體上,因為她在婚姻中的真愛從沒有失去過。所以,她才是幸福的,而您卻是痛苦的。

人:她曾說過今生只愛我,她一定不會愛上別人的。

佛:這樣的話您也說過嗎?

人:我。我。 。我。 。 。

佛:現在您看面前香壇上的三根蠟燭,那根最亮?

人:我分不出來,好像都是一樣的亮。

佛:這三根蠟燭就好比是三個女人,其中一根就是您現在所愛的那個女人,您卻找不到她。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女人何止千百億萬,您連這三根蠟燭那根最亮都分不清楚,又怎麼可能確定現在愛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裡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呢?

人:我。我。 。我。 。 。

佛:現在拿一根蠟燭放在您的眼前,用心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這還用說,當然是眼前的這根最亮。

佛:把它放回原處,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我又看不出那根最亮了。

佛:其實,剛才拿的那根蠟燭就好比是您現在愛的那個女人,此謂愛由心生,當您覺得愛她時,就同蠟燭放在眼前的道理一樣,被您的眼睛錯誤的放大了。將它放回原處時,就再也找不到最亮的那點感覺了,這種所謂的最後的唯一的愛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終究也只不過是鏡花水月,虛幻而又不實在的東東。

人:哦,我懂了,你並不是要我同愛人離婚,你這是在點化我。

  佛:看破不說破,您去吧。

人:此刻我才真正的知道應該愛誰了,她就是我的結髮妻子。

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有時自己以為那支是最亮的,其實最亮的那支已經深埋在心裡,但又如何,每個人在以為這支是最亮時還看得到真正最亮的那支嗎? ?

 

這則廣告是由新加坡國家級的「社區發展部」所拍攝(Ministry of Community Development, Youth and Sports )它是一則 「支持婚姻」(pro-marriage )的廣告 ,據說兩年前新加坡曾有一場市調,顯示許多適婚的新加坡年輕人仍在待婚中,因為找不到&s...

前兩天看到姑娘寫文說因為自己仍是個處女似乎“困擾不已”,她描述說周圍的很多姑娘早就不是處女了,她們到處勾搭,玩得很開心,最後還能收穫真愛,而諸如自己的很多“好姑娘”,明明潔身自好,但是卻偏偏找不到真愛。一方面她覺得應該堅守,另一方面又很羨慕那些&ld...

我有個學生G阿姨,退休多年,年近60,因為喜歡村上春樹,為了想看懂日文原著而學日語。G阿姨看上去很年輕,一點不像這個年紀的人,嫻雅乾淨,溫潤淡漠。G阿姨以前是市圖書館管理員,常年埋首書海中,身上有很強烈的文藝氣質。常穿著素雅而清新的格子襯衫或花紋長裙,不化妝但是氣色很好,白皙紅潤。說話動作都是輕柔...

    生活中常說的“青筋”就是人體皮下可以看見的靜脈血管,專家認為,無論人體哪個部位的青筋異常暴鼓,都是人體痰、濕、疹、毒等積滯的反應。大家所能觀察到的青筋的主要分佈在面部、頭、腳等部位。青筋又稱靜脈血管——通過指把血液送回心臟的...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