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已經結婚了,但又遇到更喜歡的對象怎麼辦?

深夜,寺裡一人一佛,佛坐人站。

人:慈悲的佛陀,我是一個已婚之人,現在狂熱地愛上了另一個女人,眼下我不知道該如何處置才好。

佛:您能確定現在愛上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中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嗎?

人:是的。

佛:您馬上離婚,然後娶她。

人:可是我現在的妻子無比溫柔,善良,賢惠,我這樣做是否有些殘忍而又不道德呢?

佛:在婚姻中沒有愛才是真正的殘忍和不道德,您現在愛上別人而不愛她了,這樣做是正確的。

人:可是我妻子很愛我,而且愛得很深。

佛:那她就是幸福的。

人:我要同她離婚另娶別人,她應該感到很痛苦才對呀,怎麼能說她是幸福的呢?

佛:在婚姻中她還擁有對您的愛,而您卻失去了對她的愛,事實上,擁有才是幸福,失去就是痛苦,因此,痛苦的人是您。

人:可是我要和她離婚後另娶,應該是她失去了我呀。

佛:您錯了,您只是她婚姻中真愛的一種具體表現,當您這個具體不存在的時候,她的真愛會延續到另一個具體上,因為她在婚姻中的真愛從沒有失去過。所以,她才是幸福的,而您卻是痛苦的。

人:她曾說過今生只愛我,她一定不會愛上別人的。

佛:這樣的話您也說過嗎?

人:我。我。 。我。 。 。

佛:現在您看面前香壇上的三根蠟燭,那根最亮?

人:我分不出來,好像都是一樣的亮。

佛:這三根蠟燭就好比是三個女人,其中一根就是您現在所愛的那個女人,您卻找不到她。大千世界,芸芸眾生,女人何止千百億萬,您連這三根蠟燭那根最亮都分不清楚,又怎麼可能確定現在愛的這個女人就是您生命裡唯一的最後一個女人呢?

人:我。我。 。我。 。 。

佛:現在拿一根蠟燭放在您的眼前,用心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這還用說,當然是眼前的這根最亮。

佛:把它放回原處,再看看那根最亮。

人:我又看不出那根最亮了。

佛:其實,剛才拿的那根蠟燭就好比是您現在愛的那個女人,此謂愛由心生,當您覺得愛她時,就同蠟燭放在眼前的道理一樣,被您的眼睛錯誤的放大了。將它放回原處時,就再也找不到最亮的那點感覺了,這種所謂的最後的唯一的愛實際上是不存在的,終究也只不過是鏡花水月,虛幻而又不實在的東東。

人:哦,我懂了,你並不是要我同愛人離婚,你這是在點化我。

  佛:看破不說破,您去吧。

人:此刻我才真正的知道應該愛誰了,她就是我的結髮妻子。

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有時自己以為那支是最亮的,其實最亮的那支已經深埋在心裡,但又如何,每個人在以為這支是最亮時還看得到真正最亮的那支嗎? ?

 

有一種說法叫:找老婆就得找愛發脾氣的女人。 真的是這樣嗎?愛情不是尋覓那個『對』的人,而是讓自己成為一個『適合他的人』,沒有一個女人是完美的,請記得看著身旁那個愛人最美的一面。 其實,女人還是要有血有肉、有脾氣有骨氣,永遠不會發脾氣的女人就像是一杯白開水,解渴,卻無色無味,更無聊。發脾氣的女人就像...

    常常聽到台灣男人說,他的終極目標就是找個日本女人過日子。日本女人和台灣女人相比,她們有什麼優點呢?1.日本的女人常常教育他們的小孩要勇敢地與邪惡勢力做鬥爭,就算犧牲了,也是無限的光榮,至高的榮譽。台灣的女人常常教育他們的小朋友,遇到邪惡勢力要善於躲避。說老天會收拾他們。...

前一個養你,不帶引號,你當然明白考量的是男人的經濟能力。而後一個「養」,指的是你們在身體及性格上合不合。 男人對女人的 「養」,絕不是他肯把錢給你花那麼簡單。他比你有思想,在日常交流中,就能潛移默化的提升你的內在;你有時會鑽牛角尖,他卻能讓你自然地打開心胸;他體質偏熱,你卻溫涼如水,那麼,你的溫潤正...

我和我老婆,熱戀很久以後結婚了。一天,我的要給老婆的買戒指。走進商廈,一看那些琳瑯滿目的金銀首飾,她猶豫了很久,吞吞吐吐地說:「我不要這個,給我買個摳機吧。」那時候,摳機還是比較新鮮的玩意,價格不比戒指便宜多少。我聽了有點意外,因為我知道老婆是有向不趕時髦的。最後,在她的堅持下,我就用買結婚戒指的錢...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