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去年結了婚之後看此文章感觸更深。尤其是對 "如果你沒有準備好和對方一起走,切勿輕言結婚!" 這句百分百認同。 

結婚真的是兩個人的事,一定要做好所有的準備之後才能承諾對方。將這篇文章分享給各位 

 

我先生一直在外商工作,出國開會,晚上應酬是常事。 

我們結婚一年小孩就出生了,我先生工作更忙,而我剛好也轉換一個新工作,早上7點半要到公司開早會。

 

我一個新手媽媽,不懂訣竅,小孩淩晨一點喝奶,清晨五點喝奶,我的睡眠時間被分割,新換的業務工作壓力,也常常讓我失眠。而我先生依然如常的上下班,我一肩扛起照顧小孩的責任,有時淩晨一點起床餵奶同時,還一邊替他準備解酒茶水及熱毛巾,因為他剛應酬回家。 

 

小孩四個月大時,他爭取到外訓行程一個月,我們發生了很大的爭執,希望他放棄,希望他在家陪我。 

因為我累了,新工作和照顧新生兒的壓力,讓我瘦的比產前還瘦。

 

我先生告訴我,我不懂他的志向,像故事中的邱先生,自比為大鳥。

 

我含淚讓他去美國,一個人早上送小孩去保母家,下班接回小孩,週末去陪他父母吃飯。

一個月後他回來了,公司Promote他,他志得意滿,人生似乎很平順。

可是我的身體越來越差,我決定和他一起分攤照顧小孩的工作,我請他晚上幫忙照顧小孩,讓我好好睡一個月。

 

他答應一個月不應酬,每晚回家帶小孩。

 

不到一個月時間,有天我早晨醒來,看到他坐在身旁,他顯然是很早起床,要不然,就沒睡,他很慎重的問:『老婆我問你,這半年來你照顧小孩,都是這樣睡睡醒醒嗎?』

我答:『是啊。』

他問:『妳怎沒說?』

我答:『我說了,但你體會不到。』

 

沈默了一會兒,他說:『如果你累了,可辭職回家帶小孩,養家是男人的天職。』

但我告訴他:『你也不懂我的志向,我和你受同樣的教育,我也有自己想要的人生,我也想被認同。』

《我們是在國外求學時認識,一回國就結婚。》

他沈默許久,很憐惜的看著我說:『老婆,妳真的好辛苦。』

 

從此以後,我先生很少應酬,一回家就換下衣服陪小孩。但出差到國外還是少不了,我也不再阻止。

 

幾年後我們有了第二個兒子,生活更加忙碌,但我們很少爭執,因為我們各自在自己崗位上發展,並且互相支援。

 

這幾年外商漸漸撤離台灣,我先生也面臨短暫失業。

有天他對我說:『老婆,妳有工作讓我減輕不少壓力,我可以慢慢尋找適合的工作。』

 

後來他到一家上市公司負責中國南方的經營策略,常常海峽兩岸奔走。我還是一個人接送小孩,一個人上下班,週末陪他父母吃飯。

 

最近他有較長的時間在台灣,回想結婚這十年來,他像大鵬鳥一樣四處飛翔,剛出社會時覺得太早結婚,婚姻某種程度上是他的牽絆。

但現在卻老想回家。他說走遍世界各地,每到夜晚最想念的還是家裡的大床。

我倒覺得我先生越來越像我兩個兒子,回到家總愛黏著我。

 

我每天回家都聽兒子講學校發生的事,培養和小孩互動機會。

我先生也急於和我分享他工作上的大小事,我因為從事承銷業務,對上市公司財務業務接觸廣泛,也常能提供他一些訊息及建議。

 

我的感覺是婚姻生活是兩人Compromise的結果,沒有誰是大鳥,誰是小鳥。

 

如果你飛的比較快,記得停下來等等對方,兩人要心存感激,互相扶持,讓兩人可以飛得久久長長。

畢竟…能夠一起飛,才是…人生最大的福氣。

 

『夫子曰:如果你沒有準備好和對方一起走,切勿輕言結婚!』

 

夫妻如果沒有共同的理想、抱負,其中一方就會像《良駒》一樣,很痛苦地和《一般牛》擠在同一柵欄中吃食;

而《美麗的鳳凰》,也會很委屈地和《普通雞》一樣,被關在同一籠中餵食。 

*他不愛我 牽手的時候太冷清 擁抱的時候不夠靠近他不愛我 說話的時候不認真 沈默的時候又太用心與他相識是我高一的時候,那天是新生典禮,他已高三會長的身分上台演講,我看到許多女孩用著花癡的眼神猛盯著講台上的他看,當然,我也是!看著他只差沒有流口水罷了。當時我對自己發誓一定要到追他!典禮完畢大家各自回...

妳的嘴甜不甜? 給女兒的一封信 劉墉今天早上,我起床,發現家裡一個人也沒有。只好打妳媽媽的手機。手機是妳接的。「妳們到哪裡去了啊?」爸爸問。「你難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嗎?」妳在那頭說,「我們正在去徐老師家的路上。」晚餐前,爸爸到廚房的櫃子拿酒杯,妳也過來,伸手往同一個櫃子裡摸。「妳要什麼?」爸爸問...

如果能重新選擇,我會選擇只是「朋友」……… 「玫欣,妳知道隔壁班轉來一個男生嗎?聽說長得很帥唷!」鈺如興奮的說著,「喔!那干我什麼事啊?」玫欣沒好氣的回答,鈺如沉下臉來,「妳每次都這樣,妳是跟男生有仇,是不是,只要一聽有關男生的事,妳總是表現的很不...

哭沙...她站在沙灘上,海風很大,吹的人心都快碎了。 一群年輕的男孩、女孩從她面前跑過,捲起褲管,互潑著海水,不時發出尖叫及嬉鬧的聲音。 大概都還在唸書吧?她心想。嘴角不自覺的綻出一朵微笑。笑什麼? 丈夫充滿趣味的看她。 她搖搖頭,卻想起了他,想起了從前。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