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燕子趙薇變身中國票房最高女導演
撰文 / 鄭淳予
出處 / 今周刊   906期
 
從幕前到幕後,花了好些年卸去清朝宮廷裝扮的「小燕子」趙薇轉身成為導演,去年完成的首部作品《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在中國上映後不僅大賣,還被稱作「現象級電影」。本片最近獲香港金像獎最佳兩岸華語電影獎後,趙薇終於帶著這部電影來到台灣,接受《今周刊》專訪。
 
 
小燕子趙薇:人生有許多可能,不用那麼快下結論.....
 
看過《致青春》,很難不想到張愛玲,她說的「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蚤。」無非是影片中列位青春男女形形色色的最佳寫照。不過,趙薇談起「青春」,倒是多了份坦蕩直白的趙氏風格:「青春嘛,總是要走過一些彎路、錯失一些東西、放棄一些初衷。」

雖然趙薇說得一副看穿紅塵,但那雙靈秀的水汪汪大眼,仍然讓你想起那個風靡千家萬戶的「小燕子」。十六年過去,兩岸觀眾還是瘋宮廷劇,劇情若能穿越到現代,更有看頭;而當年靠著《還珠格格》一炮而紅的趙薇,也從幕前穿越到幕後,做了導演。

曾經暴紅 演出小燕子一炮而紅

「演而優則導」的故事大家都聽過,但一導就導出一部「現象級電影」,可不是尋常路數。什麼叫「現象級」?說得誇張一點就是萬人空巷。《致青春》二○一三年在中國上映,風光坐收七億人民幣票房,看過的觀眾,無論長幼,都要「追憶」自己的青春;而趙薇,則多了一個「中國最高票房女導演」的稱號。

《致青春》講的是每個人的青春,當然也有趙薇自己的。「我有非常獨特的命運線。中國的女演員也挺多的,可是比我過得動盪的沒幾個。」她以一貫的抑揚頓挫說著。

一九九三年,一班子拍電影的劇組來到安徽省蕪湖市。那時,才十七歲的趙薇成功甄選上一個沒有台詞的小角色,這個從小學鋼琴和舞蹈的女孩初嘗上鏡頭的滋味,其後,就帶著這股對表演的熱忱,一路用功學表演,最後以全國第一名的成績考進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

大二那年,趙薇被瓊瑤相中,演出《還珠格格》中「小燕子」一角,從此星途大開。
 
二十幾歲就可以品嘗張愛玲的名言:「成名要趁早,來得太晚的話,快樂也不那麼痛快。」但成名是真的,痛快卻很飄忽。

一連好幾年,找上門的演出機會都要她「賣傻賣天真」,她不只一次對中國媒體坦承,她其實不喜歡「小燕子」式的誇張表演,她感慨:「我是紅得太早了。」

「紅了,但我不覺得有任何收穫,因為,少了過程;從不紅到紅的努力過程,我沒走過。」對她來說,暴紅,是空虛的。「動盪」,或許就從她厭倦「小燕子」的標籤、想要回補「過程」的跳空缺口開始。

曾經谷底 圖轉型被冠上「票房毒藥」

二○○○年後,趙薇努力想脫下身上那襲清裝,她首先往南踏入香港影壇,與劉偉強、周星馳合作的幾部電影,叫好也叫座;在《少林足球》中扮醜搓著「甜在心饅頭」,更是她夢寐以求的「顛覆」演出。

然而,《少林足球》的成功才維持幾個月,年底一本時尚雜誌登出她身著一襲與日本海軍軍旗相似的設計師服裝,挑起中國民眾極度敏感的仇日情結,「封殺」傳聞與口誅筆伐排山倒海淹沒她。

那些年,全世界都看到中國的崛起,中國電影以《英雄》、《十面埋伏》等古裝大戲引領流行,趙薇卻一連接演好幾部小成本文藝片。票房,當然不敵那些巨片。

好一陣子,這位在北京電影學院以九十分高分畢業的好學生,的確撕去了那個令她一夕成名的「小燕子」標籤,但取而代之的稱號,卻是「票房毒藥」。

有人稱○三年是「趙薇年」,但這其實是個反諷。她在這一年共有四部主演電影上映,其中三片的平均票房僅約五百萬人民幣。而《天地英雄》雖有四千餘萬元票房,製作費卻是七千萬人民幣。
 
「趙薇等於票房毒藥?」這是當年年底某陸媒的一則標題。

有一回,導演姜文在媒體上替她抱不平,指趙薇私底下不僅用功,而且常常閱讀,反而又換來網民奚落:「趙薇拿本書就有文化了麼?」

「很多人在沒紅之前,沉潛的時間比較長,他可能不斷跌跟頭、犯錯誤、學習啊、摸索啊、掌握經驗啊,有朝一日他紅了,也比較穩定。我紅得早,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但好事壞事全給當新聞直播了。」趙薇坦然地笑了笑:「學費永遠是要繳的,老人家都這麼說,出來混吃,遲早要還的。」

故事待續 挑戰演員以外的天空

面對這些動盪與波折,她也惶恐,但從沒想過放棄,「跟我的性格有關吧!」她想起更年輕時的一樁往事。

「我十九歲以全國第一名考進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老師非常欣賞我,在入學演出上就派了好多任務給我。我當主持人、跳舞、唱歌、又演戲。但我就在老師寄予厚望的眼神下,一樣一樣給搞砸了。」

當主持人時,音響突然爆音,她衝口就說:「哇!這學校的音響怎麼這樣!」後來的唱歌跳舞,班主任始終沉著一張綠臉。「直到我畢業,班主任再也不敢委以重任。」

好些年後,趙薇再回到學校讀導演碩士,要畢業就要拍出一部作品,她為此糾結了好些年。「我老怕做不好、怕丟臉、最怕一出手又讓人家笑話。」她自己也明白,某些包袱還放不下。「我可能等的不是哪天當導演,是哪天我心理建設足夠了。」

結果,心理建設好的這一天,是已經延畢三年,再不畢業不行了。六月要交初剪影片,她在三月初終於開鏡。

開鏡的第一場戲,她就拍了二十五小時,因為太投入了,她累到等著有人喊「收工」,殊不知大家都在等「趙導」開口。
 
走到鏡頭後,明星的包袱也卸下一半。拍片過程到處有影迷要和「趙導演」合照,穿著樸素、一頭亂髮的她倒也來者不拒。

「拍電影還是目前為止讓我最興奮的事。我平常面對生活很隨便,管理能力特差。但進到劇組裡,你不用面對原本的角色,彷彿有一件新的事情要做,緊迫的壓力來了,那才是我正常的狀態。」

在正常的狀態裡,趙薇就像知名製作人王偉忠所形容:「是個女漢子!」至於電影原著作者辛夷塢則如此評價她:「用了百分之百的誠意和努力,尤其是在時間與資金都緊張的情況,還能拍出這樣的水準。」

回望過去動盪,她得到一個結論:「多大的痛苦跟煩惱,在時間面前都不是問題,無論你多煩、多困難,或多不滿現狀,過了幾年再回想都過了。所以不用因為特別好而得意忘形,不好就糾結。」

就好像她為影片的開放式結局所解釋:「人生還很長,不應該那麼快給他們一個結局!」她的理直氣壯讓人相信,這不僅是為角色,也是為自己吶喊的真心話。

趙薇
出生:1976年
現職:導演、演員
代表作:《還珠格格》、《少林足球》、《赤壁》
學歷: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研究所
家庭:已婚,育有一女
 
【Life生活網取得《今周刊》授權文章專屬使用:原文詳載於《今周刊》。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免費看《今周刊》紙本雜誌!
 
按此訂閱,可獲得三期免費《今周刊》紙本雜誌!
 
訂閱按此↓
 
小燕子趙薇:人生有許多可能,不用那麼快下結論.....
 
 

──用生命的熱情,來完成屬於自己的人生意義與價值「人一生究竟要什麼?而人生的意義與價值追求又在哪裡? 」我想這是每個人都會問自己的問題。‧ 我的人生經驗 我先以自己成長的經歷為例。大約小學三、四年級的年紀,我就知道要用功讀書,而且只懂得追求一百分,極注重名次。進入國中後,也一直保持良好成績...

找到自己的力量,唱出生命中最想唱的那首歌對許多現代人來說,工作被視為維持生計的工具,以及個人經濟地位穩固的來源。人們在面對未來時,都希望能保障自己的存在,並確定生活安定富足不虞匱乏。但是,為了顧及現實與生存,大部分人在面臨工作抉擇的問題時,往往並未依照自己的特性和專長加以發揮,讓自己樂在工作中,盡情...

但是,我們目前的教育方式有所偏差,導致兩大問題:一、它設立一套標準,讓每個人幾乎別無選擇地在同一條道路上互相廝殺。二、我們的教育並未引導孩子去認識自己獨特的才能和價值。由於教育觀念的狹隘,致使教育體系無法包容某些特殊自閉、過動或智障學生;但經過觀察和研究,我們發現,其實看似過動或愛搗蛋的學生,他們往...

我知道你不會是我的, 但是我寧願相信有奇蹟 說要放棄 不愛妳騙得了別人,卻騙不了自己 只有自己最清楚對你還有沒有感覺, 每天都會莫名的感傷 為什麼呢?因為對你還有感情, 每個人都有丟不掉的感情包袱, 我想你就是我那丟不掉的感情包袱 我不喜歡身上有負擔, 可是不知為什麼慢慢變成一種習慣,本來愛一個人應...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