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小孩的大大哲學
文 / 大穎文化 總編輯 謝淑美

很多大人都覺得小孩什麼都不懂,所以要小孩學這個、學那個,以便將來自己的小孩可以變成一個什麼都懂的大人。照理說來,什麼都懂的大人應該是會過得很幸福快樂的,不過,如果大人們肯公正的看「大人」和「小孩」這兩種族類,一定會承認──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孩通常過得比什麼都懂的大人快樂很多。

其實,大人的狀況是──學愈多、懂愈少。又因為自以為學得多了,對很多該存疑的事,不懷疑了;對很多很簡單的事,反而想半天,想到都失眠了。

如果大人們認真的低下身來,聽聽孩子們說的話,一定就會發現什麼都還沒學的這群小人兒,其實可都是了不得的哲學家呢!

※ ※ ※
荳芽兩歲半就進幼稚園讀書了,她一開始就是跟比她大一點的孩子讀同班,加上她是年尾生的孩子,所以照台灣的學制,今年大班畢業了,她還是不能進小學。
「為什麼我不能唸一年級?其他同學都可以?」荳芽很不平的問我。

「因為妳比較小呀!」我很自然的這樣解釋。

「我哪有比較小?我比較高!Stanly比我小!Cynthia也比我小!」荳芽更不服氣了。

我看看長得一副人高馬大的荳芽──真的ㄋㄟ!她說得沒錯呀!她的確是比她同學都高呀!

我只好改口說:「是他們的年紀比妳大!可不可以唸小學是看年紀、不是看身高。要滿六歲才可以唸呀!」

荳芽又問我:「為什麼不能看誰高就可以唸?為什麼要看年紀?」

「因為要唸書了,年紀大一點的小朋友,頭腦才長好了呀…..」我已經有點辭窮了,奮力解釋著。

「一定要六歲才可以嗎?」

「對!六歲!」我很斬釘截鐵,沒得商量。

「其他人真的全身都六歲嗎?」荳芽好像還不死心。

「什麼叫全身都六歲?」我想她開始胡說八道了。

「妳說六歲才可以上小學,可是他們頭腦六歲、腳也六歲?手也六歲?全身都六歲嗎?」

喔!我終於弄懂她的意思了。可是……我不知如何回答呢!

「如果一定要六歲才可以上學,就要很公平的規定全身都六歲的人才可以,Cynthia昨天剛剛剪頭髮,所以她的頭髮沒有六歲,我都沒有剪過頭髮,我的頭髮比她大,我為什麼不能唸…….」

你可以說我生了一個很盧的女兒(其實我自己也有一點這麼覺得),不過,我還是很開心的把她當一個小小哲學家看待,繼續跟她解釋。

「因為要唸書了,就要頭腦長到可以懂一些事了才行!」

「所以年紀大一點的人、頭腦就長好了、可以懂很多事了嗎?」

我嗯嗯嗯趕緊點頭!

可是荳芽又問啦──「媽媽,那妳跟爸爸誰年紀比較大?」

「爸爸!」

「所以爸爸比妳懂比較多事囉?」

………我不承認!但是,無言以對。我盧不過她!

每天、每天我都跟荳芽在閒扯這些無關痛癢的話,我還總是說不過她、被她問得啞口無言。因為這些對話,總也讓我在她呼呼大睡時,靜靜的一個人重新思考很多事……

※ ※ ※

我們大人時常想要教小孩這個、那個。其實,更多時候小孩總是回過頭來用最簡單的方式,讓我們看清生命的很多疑惑、混沌。

最近作了一本很棒的書,因為荳芽跟我對大小的討論,令我再看這書時,更加欣喜……

【我比誰大?我比誰小?】這故事的主角是一隻小小天竺鼠。天竺鼠看起來很小。可是他真的有那麼小嗎?

天竺鼠遇到大象、乳牛、小豬、野兔,一比較,他當然就很小。 遇到跟他同類的天竺鼠小姐,他就跟她一樣大囉!再遇到小老鼠、小雞、小蝸牛、蒼蠅、跳蚤,一比較,哇!天竺鼠變成大巨怪了!所以,天竺鼠到底算大還是小呀?

「天竺鼠有時候很大、有時候很小,要看站在他旁邊的是誰!」荳芽跟我一起看完書後,這樣定義天竺鼠的大小。

我很開心的對她笑笑。

不必費心的教孩子比大小,到底誰大?誰小?這群小哲學家們自然有他們的認知方式。

每一個小孩其實都是用很單純、自然,不帶偏見的眼光在看這世界的。我們這些因為終日操勞、煩惱干擾心志,變得很急燥、武斷的大人們,反而要看看孩子、學著多一點彈性、多一點包容呢!

所以──誰才要多學著點呀?

那個春天,她看到所有的枝頭都開滿了同樣的花朵:微笑。大院裡的人們熱情地和她打著招呼,問她有沒有好聽的故事,有沒有好聽的歌謠,她回報給人們燦爛的笑臉,忘卻了自己瘸著的腿,感覺到自己快樂的心,彷彿要飛起來。她感覺自己好像剛剛降臨到這個世界,一切都那麼新鮮。流動著的空氣,慢慢飄散的白雲,耀眼的陽光,和善的...

今天又和媽媽吵嘴,為了做菜時到底放不放味精。上次吵嘴是因為草莓該怎麼洗,上上次是因為洗完頭髮要不要用吹風機,上上上次是上完廁所衛生紙扔哪……爸爸媽媽來南京一個多月了,我們吵嘴不下十幾次,大至理財花錢,小至洗碗用多少洗潔精,花樣百出,應接不暇。雖然和父母相處的氛圍總體來說是...

【中時電子報 】林志恭(三軍總醫院病理部醫師)『病理醫師』對大多數人而言是陌生的,因為要掛號看病時並沒有這一科。「病理」,簡單的說,就是「疾病的道理」,其範圍是廣泛的,從病因、致病機轉、流行病學、臨床表徵、顯微變化、治療與預後、基因與染色體變化等的分子生物研究與法醫病理…等等,都在病理...

在一個建築工地,一個搬運磚頭的的工人,帶著他八九歲的女兒一起生活。平常,父親在建築工地干活,女兒就在工地附近小學校裡讀書,父女倆相依為命。每逢週末,女兒就帶著作業本到父親工間休息的工棚寫作業。女兒很懂事,在班裡總是考第一名。一天,女兒寫作完作業,第一次來到父親工作的地方,想給父親一個驚喜。可當看到自...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