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最美的一幕 



我們這種工作常常會跟陌生人接觸。 

昨天有一個年輕女孩扶著一位老阿媽來看牙齒,患有嚴重牙週病,因為怕看牙醫所以拖到現在才來。 

牙齒已浮動,小心的、輕輕的打麻藥再輕輕的拔起,過程不很久,但是老阿媽神經崩的很緊,很緊張。 

孫女在一邊不斷安慰阿媽,並且很關心的詢問阿媽的情況,然後再將我所解釋的在慢慢的告訴阿媽。 

這一切都十分的平常。如果躺在椅子上的是這女孩的小孩(當然小孩不會有這麼嚴重的牙週病)這種畫面也是滿常見的,當時我卻深受感動,很少看到年輕人這麼孝順的,這麼關心阿媽或是父母。 

想想自己常常會找一些藉口,把不夠孝順的理由推給父母,看到這一幕,又一次受到震撼,而且這女孩那種孝順的真誠,沒有半點不耐煩,真是最美的一幕。 



2.傷心路口 



他站在來往的車輛與廢氣之間,用力的吹著哨子,比手畫腳的指揮著交通。 

雖然也有人懷疑他的身分:既不是交通警察也不是綠十字隊員,一年四季都是一件薄薄的黃夾克,上面還有一大塊深色烏漬。然而那樣擁塞混亂的街頭也的確需要一些秩序,駕駛人默默的接受指揮交通與疏導,偶爾有交警路過,也默許般的揚長而去,把複雜的十字路口交付給他。 

直到出了那件事:一輛私家轎車不但超速而且違規轉彎,差點撞倒一名路人,他竟然猛吹哨子阻擋無效之後,挺身攔住那輛車,把駕駛者從車內拖出來痛打一頓。 

圍觀的人起初還暗暗叫好,後來發現有在盛怒下打死人的危險,才手忙腳亂的上去拉開,而他還尤自咆嘯著拳打腳踢,然後又蹲下身子像孩子般的痛哭起來。 

「他瘋了。」眾人議論紛紛,各自發動車子自找出路去了。 

第二天那路口換了一名交通警察,那人仍在路邊呆立,看著兩年前他的獨生子被一輛違規的汽車輾斃的現場,除了那件還帶著血跡的黃色夾克,那孩子什麼也沒留下。 



3.做老爸老媽的護身使者 



如果沒有這次遠遊,遲鈍的我也不會知道退休十幾年的老爸,竟衰老得如此快速。 

我們五姊妹湊足了三個,決定陪爸媽去新加坡玩。在去程的飛機上,老爸四小時都不願如廁,任憑我們好說歹說,他依然老僧入定,不肯起身。在每一站觀光區,他也是非到萬不得已才進男廁。 

有次我觀察到他小解出來,當他看不到熟悉親人身影,先是向東搜尋,繼而向西呼喊,站在陌生人群中,一副茫然失魂的樣子,我終於瞭解他出門在外不願如廁的原因。 

以前不解事的小兒子常笑他八十幾歲的老奶奶,不知是裝傻或變笨了,連鈕釦都不會扣,好簡單的一件事,為什麼老人就是做不好?我們還未經歷到,當然難以理解,年紀大了,有時候手腳會不由自主、不聽使喚,我以為老爸和婆婆之間還有一大段差距,誰知他也不知不覺走到這個階段了。 

往後行程我根本無心玩賞,只要看到老爸表情稍有異樣,便強行押解他到男廁,自己則守在外頭,起初老爸感到萬分不自在,後來就漸漸習慣了。 

回程飛機上,我陪老爸去洗手間,他忽然低聲對我說:「其實我不會鎖機上廁所的門。」我拍拍他肩膀,告訴他:「沒關係。」心裡卻翻湧出一陣心酸。 

很想告訴同行的妹妹,下次出遊,該把各自的老公也帶來,「半子」也應盡一份心,不是嗎?很想告訴沒有同來的三妹,錢財日後都賺得回來,唯有父母健在安康,又能帶著遠遊,這才是為人子最大的福份;很想告訴老爸,問題解決了,我們下次可以飛到更遠的地方去旅行。 ( 摘自『聯合報』 1998年12月22日33版 ) 

這一篇文章給了我許多感觸,也讓剛離開家、身在火車上的我不禁滴下眼淚。或許是自己太多愁善感,也或許自己的父母親也有可能文中那般類似狀況,只是自己一直沒發覺,才驚覺原來老爸老媽也變老了,變脆弱了,不再是以前那「強壯的臂膀」、「溫暖的避風港」,原來一直幫我扛著頭上那片天的巨人也會變老。 



4.一條新長褲 



有一個男人為了參加第二天的小學同學會,特地上街買一條新長褲。他回家穿上卻發覺長度多了十公分。他於是請求媽媽替他改。媽媽說身體不舒服,想早一點休息,今晚不想改。他於是改請求太太替他改。太太說還有許多家事要做,今晚沒有時間改。他於是改請求女兒替他改。女兒說今晚跟男朋友約好去跳舞,沒有時間改。 

他想想既然如此,明天穿舊的長褲去同學會也可以! 

當天晚上,他媽媽心想:「兒子平時對我有孝順,他開口要求總不好拒絕他。」於是起來替兒子改長褲,剪短了十公分。他太太稍晚做完家事心想:「老公平時很有耐心,今天他是不會縫針線才開口要求,總不好拒絕他。」於是替先生改長褲,剪短了十公分。他女兒晚上回來:「爸爸不阻止我去跳舞,實在是開明的老爸,今天實在應該替他修改長褲。」於是替爸爸改長褲,剪短了十公分。 

第二天早上三個女人分別告訴男主人此事。他一試長褲,已經變成吊腳褲了。他哈哈一笑,說:「我一定要穿去給同學看,告訴他們我的媽媽、太太、和女兒對我多好。」結果同學們一致稱讚他家庭經營成功。他的媽媽、太太、和女兒也都很高興。 

換成是你,會是甚麼樣的情形呢? 




5.您有多久沒有仔細注視雙親的容顏 



生活周遭最熟悉親密的人,往往可能是最容易被你忽略的人。尤其是雙親──把你從小照顧到大、提供家庭,而你卻認為是拘束;殷殷叮嚀,你卻認為是嘮叨的人。 

父母不是配偶,你不會和他們討論生活中的每件事;父母不是小孩,你不會細心照顧注意他們的成長。不管你有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父母一直在那裡,有時和你一同旅遊、有時和你討論事情、有時和你同桌吃飯、有時和你電話聯絡、有時滿足你的需要、有時向你提出要求。 

然而,你有多久沒有仔細注視雙親的容顏,你是否發現父母的臉上出現皺紋、手上有了老人斑,頭上白髮隱現或是日漸稀少,甚至向你抱怨健康大不如前。可能你注意到、聽進去了,但我猜大部份的時候你忽略了,你並非刻意不去重視,而是覺得你有更重要的事:也許你忙著賺錢、也許你一心玩Game、也許你被工作壓得焦頭爛額、也許你被小孩搞得人仰馬翻、更也許你正和另一半熱吵冷戰。 

父母永遠是你的「最後優先」。你為了堅持自己的意見和父母爭執,卻說我以後會好好孝順父母;你向家裡要求資源以應付你的需求,卻說我以後會好好補償父母。你永遠要父母等待,等待你有錢、等待你有閒,卻沒想到以父母的年紀是最不能等待的。 

新聞播出非洲難民衣食無著、波士尼亞戰火連天、土耳其強震死傷逾萬,你沒有感同身受,因為你不在那裡,太多的災難已把你變得沉靜冷漠;報紙刊載李登輝又發表兩國論、四個總統候選人相互攻訐,中共揚言攻台造成股市崩跌,你覺得都是老套,天天冷飯重炒,太多的煽情已把你變得無動於衷。 

但你有沒有這樣的經驗:你的知己向你訴說著清明節母親和姊姊掃墓,回程高高興興的來看他,卻為了他的一點瑣事含怒而去,凌晨零時出發,不到半小時就傳來車禍的消息,平時最疼他照顧他的母親就這樣離他遠去。送進醫院卻因傷勢過重難於急救,想幫忙也無從下手;爭執時說的氣話竟讓母親抱憾而終,再也沒有機會解釋道歉,當時的他幾乎要崩潰了。說到傷心處,你的知己頻頻拭淚,你想安慰他卻不曉得說什麼才好,這時候的你已無法再當旁觀的局外人,這樣的經驗猶如發生在你身上一樣。當他說到「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時」,你才突然驚覺自己家中有被你忽略已久雙親,但幸運的是你的父母依然健在。 

你一直覺得父母可以滿足你的需求,就應該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卻沒注意到父母已日漸衰老。你一直視父母存在為理所當然,講你、念你、叮嚀你讓你覺得心煩,卻沒想到父母的健康就是子女的財富。 

每天都有人生離死別,你卻認為你是幸運兒,這種事不會發生在你的身上。意外就是意料之外,也許一場急病,也許一次事故,你的親人就離你而去,快得讓你措手不及悔恨不已。讓你所謂的以後不再會來,讓你所有補償的承諾不用兌現,但你多麼期盼有一天能兌現你的承諾呀。你說要帶父母出國旅遊、要買最好吃的東西給他們吃、要讓他們住最好的房子,但他們卻偏偏等不到那一天的到來。你單身無伴,父母認為自己責任未了愧對祖先;你沒有孩子,父母沒有機會含飴弄孫安享天倫。 

在父母心中你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你沒有辦法讓他們沒有遺憾,卻可以盡量減少他們的牽掛。仔細看看你的父母,以你現在的年紀,他們不再是你小時候依賴撒嬌的無敵堡壘,也不再像印鈔機般可以供應你無限的需索。現在的他們,不管身強體健、衰老虛弱或是重病纏身,他們都需要你的關懷照顧。中國人向來是愛你在心口難開的,有什麼事情常常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就是不好意思說出來。別人給你東西,你會記得說謝謝,老爸給你支援,你卻不曉得如何表示(亦或視為理所當然);到朋友家中作客,你會稱讚餐點好吃,媽媽煮了數十年,你何時開口說美味可口(還是抱怨菜色重複不合味口)。父母生你養你的關係是沒有辦法斷絕的,他們要得不多,只要一些關懷一些問候,但你卻常常無法做到。 

你說以後要如何如何,倒不如把握現在去做。挑一些你認為簡單容易的事,改善一下你與父母的互動或是整個家庭的氣氛,也許你的人生就此不同,至少可以避免一些將來的遺憾。 



6.遊子意,家人情 



算命的說我天生和家人的緣份淺,必須出外工作或讀書,才能有所成就。天曉得我是個多麼戀家的人,和朋友出門看個電影,也一定要打電話報備;更別說參加什麼在外過夜的活動,我壓根兒是不會考慮的;偏偏在五專聯考放榜了之後,卻決定了我離家多年的命運。 

當年我的成績很不理想,我本想隨便報個台北的學校讀讀就算了,豈料,陪我一同前去的老爸硬是要我讀醫科,說什麼有前途,將來出路、薪水皆比一般上班族高;我反正胸無大志,只是想混張文憑,就這樣答應老爸了,但當我發現這所學校是在新竹之後,便後悔了。 

我嚷著要重考,老爸卻開始為我整理行李,購買住宿要用的東西,我氣極了,轉而求助於兄弟姐妹們,要他們幫忙求情;沒想到無情的老弟竟說:「妳搬走最好,這樣我就可以用妳的房間了!」原……原來我在這個家中如此沒地位,原來我在這個家中是可有可無的! 

我傷心極了,最後這悲憤的情緒轉為忿怒,直到我被送進學校宿舍後,我都是賭氣不跟家人說話的。 

我忘不了當父母將我的用具安頓好之後,準備離去的那一幕,我就像個被遺棄的小孩,強忍著不捨,不敢多看他們一眼,深怕淚水就會流下來。 

直到我看見父說有笑的坐上車,駛離學校停車場後,我才發現他們絲毫沒有不捨之情,彷彿是我在自作多情。一氣之下,原本被悲傷的心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氣憤! 

開學半個月後,我因為沒有生活費,必須返家一趟。我坐在北上的中興號中,不停的回想著以前正家人相處的情形。這半個多月來,由於學校宿舍的電話極難打通,而我又故意賭氣不打電話回家,所以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和家人說過話,心中的想念自是極深濃。 

不知家人是否都好? 

回到家中,母親並沒有特別為我做一頓溫馨可口的菜餚,父親建議出去用餐,一家五口坐在小餐館中,感覺上並沒有久別重逢的快樂,父親還是問同樣的問題;「功課唸的怎麼樣?」母親就專管我的生活起居,要我別和同學聊天聊太晚,而姊姊和弟弟則不停的表示說羨慕我,可以不用留在家中做家事,倒垃圾,聽得我啼笑皆非。 

「媽最胡塗了,老是忘記妳已經不住家?,吃飯老添五碗,切水果也切五等份,爸爸也是,上次買珍珠奶茶回家還買五杯。」姊姊突然說。 

我聽了一愣,連忙抬頭看爸媽一眼,只見媽媽靦靦的一笑,眼圈卻紅了。 

「頭一次有小孩住到離家那麼遠的學校,我老以為妳還在家?」 

「妳自己還不是一樣!上次有人打電話來找二姊,妳還在那兒叫半天。」老弟也吐老姊的槽。 

我隱忍在眼眶中的淚水終於流下來,原來,我的家人不是不關心我,而是不擅長表達內心的情感。 

其實,大家都希望我留在家中,但為了我的前途,只好將心中的不捨隱藏起來。 

家是眾人組成的圓,少了一個就缺一角,所以,我遠走他鄉求學,比別人背負了更多期望。所以,我怎能不努力? 

太多時候,我們都不太擅長表達自己的感情,請珍惜身邊的親人朋友們,別忘了常常跟他們說說「我愛你」呦!



7.老哥與我 



他有一個綽號叫沒良心,是長我兩歲的哥哥。從小我們倆水火不容,為了看哪一台卡通可以互相叫罵到扭打在一起,然後「碰!」地一聲各自甩門在房間賭氣一整晚不說話。 

我總覺得他霸道、野蠻,不懂得憐惜他自己的妹妹;他就是永遠那個死樣子,在同學面前絕不會承認我這個妹妹,我也懶得搭理他,平常大家各走各的去上學, 

回家就開始為選台、為玩具爭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直到我國一那年,老爸比較疼女兒,我上的國中是所謂明星學校、私立學校。哥沒有表示什麼意見,照樣騎著他的鐵馬,每天趕著去家附近的普通國中上課、打混。 

私底下我知道老哥有一些瞧不起所謂明星學校的作風,更是對老爸每天接送我到外縣市上課不置可否、毫不關心。可能是反叛期吧,我們互相看不順眼也滿久了,我從不知道他喜怒哀樂,只知道他可以關在房間弄他的模型飛機、汽車達兩三個小時之久。 

上了國中,我的功課壓力大得使自己胃痛、頭痛等等一堆問題都出現。在家我只惦記著一堆永遠也寫不完的作業,再也沒見到我每天在外「野」的哥哥,在家也沒時間和他爭電視看。在家中,我永遠是那張哭喪著的臉,埋頭苦讀到三更半夜,爸更是心疼到每一次接到學校的電話,就會放下手邊的工作,飛奔到學校接我回家,那表示我的胃痛又犯了。 

好死不死,這一天我又抱著課本,坐在教室內痛到挺不起腰來,而老爸正好出差去了, 

人不在國內。我咬緊牙關,不敢告訴導師我又必須請假,更何況這一次肚子痛又是心理壓力造成,因為我忘了帶家庭作業,家中唯一會開車的老爸不能來幫我解危,愈想愈害怕老師的棍子。終於,我還是冒著冷汗,趁著中午休息時間去打了個電話回家。媽知道我又鬧心理緊張的胃痛,老媽嘆口氣,她有別的事要忙,愛莫能助,除非我那位老哥(公立國中星期六下午不必上課補習)肯搭公車坐一個多小時的車,替我送作業來。「算了,他才不會肯呢!」我說完這一句話就掛掉電話,又氣又痛的踱步回教室午休去了。 

鐘聲響了,下午第一節開始,我痛到慘白的臉,雙手抖抖的抄著筆記。正當我發呆的眼神望向窗外,突然瞥見校外一位男生正行色匆匆的走進校目,與警衛說了一堆話,才大步邁向我們這一棟樓。「那好像是哥?」我正在納悶的時候,他已經東張西望、探頭探腦的在我們教室旁出現。 

當他慌張的眼神與我吃驚的眼神接觸,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我這才會過意來,「真的是他!」 

我急忙走到教室外,他第一句話劈頭:「妳怎麼又忘了帶作業!」接著低下頭,抽出他袋子中的筆記本,交到我的手上。我看著他臉上的汗珠,不知道要回答什麼。 

「妳有沒有帶胃藥?我給妳帶來了!」老哥的語氣中完全有責備的意思。 

「你坐車坐了多久?」我膽怯的問著。 

「天呀,妳們學校還真遠,我坐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還要問路邊的小攤販才找到,什麼爛學校。」老哥又劈哩啪啦,以他一貫的批評語氣謾罵起來,我只覺眼眶濕濕的,話題一轉:「我肚子痛,中午沒吃飯。」 

他突然停下來,從卡其褲後回袋中掏掏右、掏掏在找什麼似的。「這個拿去吃麵,我要回去打球。」他遞給我一張皺巴巴的五十元鈔票,轉身就在走廊的另一頭消失了。我捏著哥的零用錢,呆站在走廊上。 

一直到他結婚、生子,我才真正見識他溫柔、顧家的一面。 

而我始終沒有勇氣和機會問他,是什麼原因讓他那天下午放棄打球野混的機會,大老遠的替這個他看不順眼的大妹送作業,甚至一向小氣、常惡霸式向我要錢買模型的他,也掏出了自己零錢。這簡直是個謎。 

原來,人都是會變的,唯一不變的,是世間「血濃於水」的真情。 



8.黑板上的新留言 



小小時候有好多喜歡。 

喜歡問山是怎麼綠的,喜歡問海是怎麼藍的,喜歡問星星住在什麼地方。媽媽說:傻娃娃。山是因為壯碩而翠綠,海是因為寬廣而深藍,夜空是星星最美麗的家。 

長大後我才明瞭,媽媽只有一個喜歡,喜歡兒女成長,有茁壯而踏實的人生;這樣的喜歡是豐富的愛,遠勝過青山、深藍過海。 

小威的父母都是聾啞殘障人士,父親在花市擺些字畫、古玩,母親則是在商業大樓打掃的清潔工。但幸運的是,小威卻是個完全健康的孩子,沒有遺傳到任何障礙病症。雖然如此,小威並不快樂,因為他有很大的自卑感無法克服,曾經有社工人員,希望帶著小威學習手語,以方便與父母溝通,但總是遭到小威憎恨的拒絕。 

而小威與父母的溝通方式,就是透過客廳裡一片很大的黑板,在上面寫字留言,做為說話的語言。 

小威在學校,從不願意提起父母的事情,也很少說話,而且總是孤僻的獨自活動,幾乎沒有任何朋友。每次回到家中,母親關心地在黑板上,留了一大堆的問候的字句,例如:上課習慣嗎?有沒有缺什麼?想吃什麼?星期天去逛百貨公司好嗎? 

但小威總是使用一慣的四個字:「不用理我」!這黑板似乎是小威與母親唯一的溝通橋樑,也成了小威與母親隔閡的高牆。 

一天半夜小威忽然覺得,腸胃絞痛的非常厲害,翻來覆去的他,臉色蒼白的嚇人,母親一看不對勁,立刻叫醒父親,準備把小威送進醫院。父親踩著破爛的腳踏車一路衝往醫院,母親則追跑的緊跟在後頭,一面扶著小威,一面默默祈禱,希望小威平安無事。一路上母親的雙腳從沒停過、雙手也沒有鬆懈過、雙眼更不敢閉閤過。來到醫院,著急的媽媽一直從口中,大聲地發出嗯嗯啊啊!嗯嗯啊啊!哭喊的求救聲音,也不斷地拉著醫生的衣角鞠躬作揖、哈腰伏俯,更拿起紙筆寫了一大堆拜託、救命、幫忙的字眼,她請求醫生無論如何一定要救救小威。半夢半醒的小威看到這一幕,激動的一直落淚、一直啜泣,心中最想說的大概就是:「媽媽我真的好愛妳」! 

小威得的是急性腸胃炎,康復出院後,小威主動聯絡社工人員,希望幫他安排手語課程,好讓他與母親能有無障礙的溝通語言。小威認真的學習,第一次打出的手語是:「媽媽,我終於能聽到妳的聲音了!」媽媽也回覆給小威:「只要你願意,我會『用心』說給你聽」。那面放在客廳的大黑板,不再留有隻字片語,而是小威每天都在上面畫一朵康乃馨,獻給最親愛的母親。 

任何一種「愛」都是用「心」說的,不管是什麼樣的語言,只要用心,愛一定能傳達。 

人不會因為獲得許多愛而覺得人生有意義,卻會因為付出許多愛而越肯定生命的價值。 



9.永遠不要放棄你所愛的人 



這是真的故事,曾刊載於《讀者文摘》。 

凱倫就像每一個好媽媽一樣,當她發現自己懷了孕,就運用各種方法,準備她那三歲的兒子米凱,接受一個新的親屬。他們發現了,將誕生的寶寶是個女孩。米凱於是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地, 在媽媽的肚子上,唱歌給自己的小妹妹聽。 

凱倫懷孕的過程很正常,她是田納西州Morristown循道會的活躍會員。然後陣痛來了。每五分鐘、每一分鐘。但在分娩時,出現了障礙。陣痛歷經了數個小時。難道真需要剖腹生產嗎?終於,米凱的小妹妹誕生了。但她的健康狀況很糟。夜裡她嚎啕不已,救護車將她送入聖母醫院初生嬰兒的加護病房。 

日子過的很慢。小妹妹情況愈來愈惡化。小兒科專家告訴父母:「希望很渺茫,你們要做最壞的打算。」 

凱倫和她先生聯絡當地的墓園,為小女孩找了一塊墓地。他們本來在家裡面求父母親,讓他看看自己的妹妹。他說:「我要唱歌給她聽。」 

在加護病房的第二週。似乎這個週末就是葬禮舉行的日子。米凱一直吵著要給他妹妹唱歌,但加護病房是不允許小孩子進去的。但是凱倫已下定決心,不顧一切反對,都要帶米凱進去。如果他現在不去看他妹妹,可能就再也看不到妹妹活著的樣子了。 

她給他穿上一件超大號的舊西裝,浩浩蕩蕩的走進了加護病房。 

他看起來就像一只會走路的大衣箱,但是,護士長認出來他是個小孩子,就大聲嚷著說:「馬上把這個小孩子帶走,小孩子不准進來。」 

凱倫的母性權威突然顯露出來,平常態度溫和的她,眼光冷冷的逼視著護士長的臉,神色堅定不移。「他如果不給他妹妹唱歌,是絕不會離開的。」 

凱倫把米凱抱到妹妹的床邊。他注視著這個小嬰兒,在生命戰鬥中戰敗的樣子。然後開始唱起歌來。用他三歲純真的聲音,唱著:「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突然,小女嬰有反應了。心率變得平穩起來。「米凱,繼續唱。」 

「You never know, dear, how much I love you.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原本艱澀勉強的呼吸,現在變得很平順,像小貓呼吸似的呼呼作響。「米凱,繼續唱。」 

「The other night, dear, as I lay sleeping, I dreamed I held you in my arms....」 

米凱的小妹妹放鬆了,進入安眠,治癒的安眠,陰霾已經一掃而空。「米凱,繼續唱。」 

淚水征服了跋扈的護士長的臉。凱倫容光煥發。 

「You are my sunshine, my only sunshine. Please don't take my sunshine away....」 

葬禮的計畫取消了。隔天,小女嬰已經完全好了,可以出院了!所有的人都稱此為「哥哥的歌唱奇蹟」。醫生們只說,這是一個奇蹟。 

永遠不要放棄你所愛的人!

小品分享9則 轉

(圖片擷取自gangtai) 哈林日前被好友那英直播時爆料傳出有結婚喜訊,隔天就有消息指出他與小14歲的民視女主播「張嘉欣」低調公證結婚,讓許多人都相當震驚,而55歲的哈林和41歲的張嘉欣是如何看對眼的,而且一切進展來的都非常快,引起外界的關注。   根據報導指出,兩個人的婚事在公證之後...

(圖片翻攝自Dcard) 女生懷不懷男的是男生決定   就是能決定孩子的性別在於男生   又是個不懂問題的婆婆...   老一輩的思想有時候真的是很荒謬   沒關係,等二十年後,   我們也是有子有孫的老一輩   我們就有責任不該讓這些事...

text/ Shelley Lai; photo/ Ming Shih Chiang; style/Kay Pai; makeup/Jimy Wu; hair/Joshua Liao(Flux Collection); 01/08/2016 在談戀愛時,隋棠...

  (翻攝自Dcard) 前面沒追到的,請點以下連結follow part 1 連結請點此 part 2 連結請點此 part 3 連結請點此   每天看完都有一種滿足跟失落感   滿足一次看那麼多   失落又要等到明天   沒想到part 4 竟然...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