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動物是由兩棲進化為爬蟲,再進化為哺乳類。 
交通工具則是由單車進化為機車,再進化為汽車。

人爬得越高,車子也越大。
長久以來,大家都是如此地在社會中「進化」。

升大學時,我告別了單車族,靠家教收入成為機車族,
當超越同學的單車,呼嘯而過時,心中隱隱有股優越感。

出社會後,賣命工作一段時間,我很快地進化為「汽車族」。
每遇紅燈,車停路口時,看著旁邊日曬雨的機車騎士,
我是三分悲憫,七分驕傲。

不久前,旅行到峇里島,
這種「進化論」終於被「當頭棒喝」。

有天,很不幸地,眼鏡摔破了;
沮喪地中斷行程,叫計程車回旅館。
在車上打聽一下,何處可修眼鏡?

司機說,
附近都沒有眼鏡行,只有到首府「淡巴沙」才能修。
我不禁嘆道:「你們這裡真不方便。」

司機則笑著說:
「這裡的人很少近視,倒不會感到不方便。」

聽這司機談吐不俗,我決定包他一天車,
到「淡巴沙」修眼鏡,兼市區觀光。

他猶豫了幾分鐘,才說:
「那我明早八點到旅館接你。」

隔天,我在「淡巴沙」逛了一上午,發覺此處無啥可觀,
我想打道回府;下午就在旅館游泳、休息。

但是想到司機為接生意,
必然推掉許多原有計畫,就難以啟齒。

掙扎甚久,我結結巴巴地說:
「對不起,司機先生,我想改成只包半天,
不知會不會對你造成困擾?」

沒想到司機竟喜出望外地說:
「一點都不會。昨天,你要包一整天車,我很猶豫,
如果不是因為跟你談得來,我是不接受包整天車的。」

我困惑地問:「為什麼?」

他答:「我設定一個工作目標,每天只要做到六百元台幣,
我就收工,你用一千二台幣包一整天,
那我就沒有自己的時間了。」

「你可以儲錢,隔天休息呀?」

他笑著說:
「先是做一整天再休息,然後就變成做一個月、
做一整年再休息;最後是做一輩子,終生不得休息。
工作也會習慣的。」

我問:
「那你們閒著幹嘛呢?時間那麼多,不會無聊嗎?」

他看著我,像遇到外星人一樣,說:
「這裡那麼好玩,怎會無聊?
峇里島每家都養鬥雞,收工後,我們就鬥鬥雞、放放風箏,
到沙灘打打排球,游游泳呀!」

這時,我想到一則笑話! :
一個美國人到大溪地度假,當大溪地人賣力地幫他按摩時,
老美滿心優越感,滿臉悲憫地說:
「如果你們上進點、積極點、勤快點,
你們也可以像我們一樣到大溪地度假呀!」

大溪地人一臉疑惑地說:
「你辛苦一年,只為了到大溪地過兩星期日子,
我卻是一整年在大溪地享受生活的,我為什麼要學你?」

從峇里島回台灣後,司機的話就像禪宗語錄,不斷在腦海盤旋。
突然覺得前半輩子完全「誤入歧途」。

再繼續「進化」下去,
可以想見房子應越換越大,大到無力打掃,再僱菲傭;
為了養房貸與菲傭,只好拚命工作,有家歸不得。

那麼大房子又有何意義?

開車時,我也想:
以車代步,四體不勤,搞得日漸臃腫,
只好買個腳踏車或踏步機放在臥室踩。

但時忙,時懶,難以有恆;
那何不乾脆騎單車上班,爬樓梯踏步呢?

在峇里島治好了文明的近視之後,人生境界豁然開朗,
步調一放慢,視野更寬,也更清楚。
騎單車沒多久,困擾多年的「痔」(志)瘡竟不藥而癒。

人生過程中您是否也是汲汲營營隨波逐流呢?
何妨停下腳步抬起頭來看一下方向對否?

這是! 否是您所要的人生?

我想談一場永不分手的戀愛,就算吵架,就算生氣,就算分開,也會再在一起。就算我們很忙,就算我們很累,只要見到彼此就會溫馨一笑,我們會一直走下去。我想談一場永不分手的戀愛,蹣跚漫步,夕陽西下,白頭到老,相濡以沫。然後輕撫著你的臉龐輕聲說句:對你的感覺一直都在。 ...

不是因為條件。還是有人喜歡你,你也活得比以前更好,不再那麼任性,更像在投資的藝術品。也不是因為對愛情死心。在KTV突然聽到的某首歌,會讓你不自禁模糊了視線。一些場景,一些氣息,始終無法忘懷。朋友幫你介紹時,你也會滿心期待。卻依然單身。 ...

一段不被接受的愛情,需要的不是傷心​​,而是時間,一段可以讓你忘記的時間。一顆被深深傷透了的心,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醒悟。 ...

有些人走了就是走了,再等也不會回來。有些人不愛了就是不愛了,再勉強也只是徒然。有些人很幸福,一眨眼,就一起過了一整個永遠。有些人很幸運,手一牽,就一起走過了百年。有些人明明很努力了,卻還是什麼都改變不了,不是一輩子的人,不說一輩子的話,不勉強,能放下。 ...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