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畢業時,女孩子對男孩子說:我要去北京,北京的中關村有中國矽谷之稱,那裡機遇多,以後容易發達。

男孩子說:那我就回四川老家,那裡是天府之國,美女多,以後你發達了不要我,我容易再找。

女孩子的小拳頭在男孩子厚實的胸前輕敲,嘟起了小嘴兒,說你就知道想美女,哼,就算以後我不要你了,你也只能想著我愛著我,不許你找別的女孩子。

男孩子握住女孩子的手,深情的在她的額頭印上一吻,說,傻丫頭,咱們的父母都在四川呢,你去北京了,我這個好女婿,當然得回去照顧岳父岳母啦。

女孩子的星目裡閃著淚花,投進男孩子的懷裡,再也不起來。

兩人異地相隔但是情愫不減,濃濃的相思當然只能*無線電波來傳遞,發短信,打電話,兩個人向祖國通訊事業的營業額盡心盡力的貢獻著。

一天,女孩子在網上讀到一個故事,說的也是一對情侶的故事,每次打電話,那個男孩子都會等女孩子先掛電話,當女孩子經歷了世事滄桑之後,她才發現,原來這個世上最愛自己的男人,就是那個每次打電話都等自己先掛的男孩子。

女孩子記住了這個讓她唏噓流淚的故事,那天晚上打完電話,她對男孩子說:你先掛電話。

男孩子一愣,說,傻丫頭,打電話還分什麼先後啊。

女孩子撒嬌,說,不嘛不嘛,就得你先掛電話,不聽我以後不理你了,讓你找不到老婆。

男孩子停了幾秒鐘,輕笑了下,說知道了傻丫頭,為了以後我不打光棍兒,我就先掛了哦,就知道浪費電話費。

女孩子聽見男孩子掛斷電話後傳來的第一聲線路忙音,她開懷的一笑,在心裡對男孩子說:親愛的,我愛你,比你愛我的還要愛。

從那以後,兩個人打電話,每逢說到再見,她便握住手機靜靜的聽,等男孩子先掛。而男孩子總會笑著親暱的叫她一聲傻丫頭,便掛斷了電話。

時間久了,女孩子漸漸的感到一絲淡淡的委屈:你知道嗎你,哼,每次我都等你先掛電話,我這麼默默的愛你,你卻一點也不知道。她想讓男孩子也看看那篇文章,讓他知道自己多麼愛他,哪天他也能等自己先掛一次電話,自己能切切實實的感受下什麼叫被愛,該多好啊。

女孩子忍住了,她的幸福中既有甜蜜又有酸澀,她想:能這麼一輩子以一個獨特的方式深切的愛一個男人,也是一種幸福吧。

跟所有的北漂一樣,女孩子的日子過的並不舒適,但是能住在筒子樓裡,相比那些住地下室的北漂們,女孩子的生活條件算不錯的了。初時的雄心壯誌已經被磨的只剩下一個小小的尾巴,但是好強的女孩子並沒有向男孩子抱怨過什麼,她只是更習慣於對男孩子說那句我愛你。

筒子樓所在的那個社區治安不太好,甚至還有一個專偷女性內衣的**狂。以前有同租的女孩兒陪伴,女孩子並沒有感覺怎樣,但是那個女孩兒因為家裡有事告假回家了,留下女孩子一個人住在兩室一廳一廚一衛的房子裡,她很自然的感覺到孤單害怕。

那夜,女孩子在睡夢中被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驚醒,仔細的聽了下,是房門口傳來的聲音。她抓緊被角,渾身抖作一團,大氣不敢出,無助的淚水無聲的從眼中湧出來。

突然,她的手碰到枕下的手機,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給男孩子發了一條短信:親愛的,我怕。

其實男朋友遠在四川,就算一個信息能起什麼作用呢?更何況大半夜的,男孩子可能早關機睡覺了。女孩子忘記了要先報警,在這個最害怕的時刻,她只想起了男孩子。

令女孩子驚喜的是,信息發出後幾秒鐘,男孩子的電話打進來了。她輕輕的接通,聽見裡面傳來男孩子關切的聲音:傻丫頭,是不是想我了?

女孩子盡量壓低自己的聲音,向男孩子說現在她一個人住在房子裡,門外可能有賊,她好害怕。

男孩子安慰女孩子別怕,他想了想,對女孩子說:把你的手機外放喇叭打開,把聲音開到最大,你慢慢去門口,別怕,親愛的,相信我,別怕。

女孩子冰雪聰明,男孩子一說,她就想到了男孩子的意圖:男孩子大聲喊話,讓外面的人知道,屋裡有男人,偷東西或者打別的主意的人,識相的就快走。

女孩子戰戰兢兢的梛到門口,把手機的外放喇叭打開,聲音開到最大後,她輕輕的對話筒說:好了,我在門口了,外放小喇叭也打開了。

這時候女孩子確認外面有人,而且不是一個,可以聽見他們微微的對話聲。

正當女孩子的身體抖的將要站立不住時,手機裡突然大喊一聲:***,誰在外面搞我的門啊?屋裡的哥兒幾個都起來,有客人來了。

男孩子的聲音高亢而粗獷,在寂靜的黑夜了把女孩子嚇了一大跳。不過門外的人可能被嚇得跳的更高,女孩子只聽見一陣撲通撲通的腳步聲由近而遠,看樣子是被嚇走了。

女孩子舒出一口氣,腿一軟,攤在地上。

男孩子等了一會兒,輕輕的問:外面的人走了嗎寶貝?

女孩子終於哭出來,對著手機說,親愛的,我想你。

女孩子驚魂未定,男孩子便一直安撫女孩子,那一夜,兩個人捧著電話說到天明,女孩子說快掛斷吧,打了這麼久長途,得花多少錢啊。

男孩子笑著說真是個傻丫頭,女孩子說就傻,傻才會看上你啊,掛了吧親愛的,今天上班小心睡著被老闆K哦。

掛斷電話後,女孩子心裡一團甜蜜,她享受男孩子給她的安全感,不過美中不足的是,男孩子似乎已經形成先掛電話的慣例了,這次也不例外,女孩子心想:他雖然很好,但是到底不像那個故事中的男孩子愛女孩子那樣深的愛我,他都沒有讓我先掛過電話。

天開始熱了,女孩子的很多單衣上面都沒有口袋,所以很多時候她都忘記帶手機,比如下班吃飯時手機忘在辦公桌上,比如跟室友出去玩時手機忘在租房裡,每次她回來都會收到男孩子的未接電話和信息,也只有這些時候,她才會感覺公平點:哼,每次都先掛我電話,不能及時接你電話,就算是小小的懲罰吧,不許委屈啊,笨豬。

五月十二號,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一天,女孩子在那個小公司裡兢兢業業的做著自己的事,為自己的那點小小的夢想不懈的拼搏著。

快下班時,辦公室里傳起來一個消息:發生了大地震,四川汶川是震中,據說震級跟唐山大地震差不多。

女孩子心裡一驚,下意識的向口袋裡掏手機,忘記帶!

她立刻拿起辦公室裡的座機給男孩子打電話,但是撥過去信號就斷,再撥家裡的座機號碼,還是不通,看來四川的通訊設施也被地震破壞殆盡了​​。

一種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心​​急如焚的女孩子再等不及下班,從寫字樓裡衝下來,招了一輛出租車就向自己租住的筒子樓趕去。

打開手機,竟然有五十多條未接電話,全部是男孩子打來的,她一翻,還有一條未讀短信:

寶貝,親愛的,傻丫頭,用盡我今生所有的愛叫你,我愛你,比你愛我還要愛。

自從那次你堅持讓我先掛電話,我就知道,你肯定也看過了那個故事,可是,親愛的,我想告訴你,我愛你,比你愛我還要愛。

其實我也看過那篇故事,很早就看過,那是一個美麗的故事,因為有所憾而美,但是那不屬於我們,我不要那種美,那種缺憾的美,我不要!刻骨銘心必將伴隨著撕心​​裂肺,我寧願兩個人平平安安的過一輩子,也不要那種刻骨銘心,我只想伴你過一生,攜子之手,與子偕老。

我不要那種淒慘的美,我只要實實在在的幸福。我從來不敢忘記帶手機,我怕哪天你會想我,如果我沒帶手機,我怕你也會同我一樣沮喪,很多時候,即使是上廁所,我也要把手機揣兜里;我晚上從來不關機,每晚睡前我都更換一次電池,再把鈴聲調大,我怕你哪個夜裡會害怕想跟我說話,如果我關機,你在異鄉會更加孤獨。

你每次都讓我先掛電話,我知道那是因為你愛我,我很開心,想起來總是眼裡潮潮的;我的電話從來不關機,你卻不知道,那是因為我更愛你,別怪我沒告訴過你,我的寶貝,我是想等到咱們都老成妖怪時再說。

傻丫頭,看樣子我是沒有那個陪伴你一生的福氣了,我背上的那塊預製板,已經壓了我兩個多小時,我的整個胸部背部都撕裂般的疼痛,我還能聞見自己流出血的腥味兒,寶貝,我可能無法再陪你繼續走下去了。

親愛的,我想听聽你的聲音,我一遍遍的打你的手機,你為什麼不接啊?親愛的,你聽見我在呼喚你嗎?親愛的,這裡好黑,我好冷,我想讓你抱著我。

親愛的,我的親愛,我的寶貝,我愛你,我此刻是如此怯懦如此怕死,因為那意味著我再不能吻你疼你。我更擔心的是你會因為我而傷心欲絕,別那樣,親愛的,我走了,你在北京再找一個人照顧你,那裡成功人士多,機遇多。你是天堂裡最聖潔的天使,沒有人在你身邊保護,我怕你會受到傷害。

答應我,親愛的,如果還有一個男人像我這樣愛你,千萬別不接他的電話,我知道他那時會有多痛。

我不能呼吸了,寶貝,再見了,來世,我一定要做你老公!

寶貝,親愛的,傻丫頭,再次用盡我今生所有的愛叫你,我愛你,比你愛我還要愛。

女孩子的淚水似江水決堤,哭到來不及呼吸,她仰頭向天,緊閉著雙眼發出撕心裂肺的呼喊:

親愛的,下輩子我還做你的老婆,我再也不會關機了!!

[編輯:淘語錄]

轉載請註明關於愛情的日誌:寶貝,再見了,來世,我一定要做你老公!一文來源

今年34歲,擔任美國Lucky雜誌總編輯的Eva Chen,是美國康泰納仕出版集團旗下最年輕的總編輯。從求學、出社會,到擔任一本以幫助讀者購物、建立個人風格為主的雜誌總編輯的這些年裡,她無時無刻不受到「數位」的影響。 Eva Chen就像跟她同世代的年輕人一樣,面對網路、數位平台、社群媒體,以樂觀並...

超高人氣網拍模特兒陳泱瑾Grace終於舉辦夢幻婚禮了!兩年前,在事業高點,陳泱瑾Grace懷孕、閃電結婚,推掉後面半年排滿滿的工作,她回憶當時說:「其實我和老公Jimmy(老吳)交往3個月就在編織結婚的藍圖,得知意外懷孕我是很開心,但還是大哭了三天。 因為我做什麼事都要有計畫,突然間打亂真的很可怕。...

女人四十,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華年。 女人四十,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你活的不僅僅是老公和孩子,還有自己,還有自己的父母和兄妹。 女人四十,一定要有閨蜜,不要多,一兩個足夠,可以使你有個肆無忌憚訴說秘密的人,可以有個嘴饞了陪你暢快淋漓吃火鍋的人。 女人四十,一定要有藍顏知己,不能和老公說的...

有一次,主管面試一位新員工,後來他沒錄取那位應徵者。幕僚問他原因,他說:「我不喜歡他的長相!」幕僚不理解,又問:「難道一個人天生長得不好看,也是他的錯嗎?」 圖片來源   主管回答:「一個人三十五歲以前的臉是父母決定的,但三十五歲以後的臉應是自己決定的。一個人要為自己三十五歲以後的長相負責...

Facebook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