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從小,我的記憶力就很不錯,雖然今天已年事稍長,但仍算是記性不錯的人。妻就非常羨慕我的這份能力,因她是一個「記性欠佳」的典型人物,做起事來經常落三忘四的。 

一開始,我對她也不太以為然,認為處事不夠嚴謹,過於粗線條。後來,居然漸漸地羨慕起她來了。因為,我發現她的日子過得倒也蠻自在的,工作上過得去,生活上也差強人意。

倒是我,記憶甚佳,反而會過於操心或煩惱何事尚未完成。結果,許多事情必須自己攬來作。這正符合了「能者多勞」的說法。但,其實都是自找的。

上天賜給我們很多寶貴的禮物,其中之一即是「遺忘」。只是我們過度強調「記憶」的好處,卻反而忽略「遺忘」的功能與必要性。

例如:失戀了,總不能一直溺陷在憂鬱與消沉的情境裡,必須盡速的遺忘;股票失利,損失了不少金錢,當然心情苦悶提不起精神。此時,也只有嘗試著遺忘;又,期待已久的職位升遷,人事令發佈後竟然不是你!情緒之低潮可想而知。解決之到無它──只有勉強自己遺忘。

可見,「遺忘」在生活中有多麼重要!

然而想要遺忘,卻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遺忘是需要時間的。只不過,如果你連「想要遺忘」的意願都沒有,那麼,時間再長也無濟於事。

一般人往往很容易遺忘歡樂的時光,但對於哀愁的經歷卻經常憶起,這是對遺忘哀愁的一種抗拒。換言之,人們習慣於淡忘生命中美好的一切;但對於痛苦的記憶,卻總是銘記在心。為什麼呢?難道我們真的如此笨拙?

不,當然不是。關鍵在於我們的「執著」。我們很少靜下心來檢是自己「已有的」或「曾經擁有的」,都總是「看到」或「想到」自己「失去的」或「沒有的」。這,當然注定了難以遺忘。

我家附近住著一位長輩鄰居,今年高壽九十二,可說是人瑞級的長者。身體硬朗自不再話下,見到他時,他也總是笑口常開。

有一次在附近散步時,我請教他何以能夠經常笑口常開。他又微笑地回答我:「學會『遺忘』。」

我接著正準備問他為什麼時,他卻繼續說:「如果因為遺忘,而使你能夠笑口常開;或因為記憶,而讓你更加痛苦,你會選擇何者?」當然是前者了。但是,如何做到呢?

他又說:「別擔心做不到。勉強自己可以成習慣,而習慣會成自然的。只要你有心想做,時間會站在你這邊!」

我無法反駁他的話,他一生的經歷,就是活生生的見證。對於這樣的一位長者與智者,你只有景仰他,並向他學習。

的確,我們這一代的人,好像個個都太精明了。無論是待人或處事,很少檢討自己的缺點,總是記得「對方的不是」以及「自己的欲求」。其實到頭來,還是很少如願--因為,每個人的心態正彼此相剋。

反之,如果這個社會中的每個人,都能夠試圖將對方的不是,及自己的欲求盡量遺忘,多多檢討自己並改善自己,那麼,彼此之間將會產生良性的互補作用,這也才是我們所樂意見到的。

相信,每一個人都希望重新見到過去那種不那麼功利的社會。這必須大家都肯放下身段,一齊來學習「遺忘」--遺忘那些該遺忘的人、事、物。

1、遇到帥哥先看鼻子。某年某月某日你遇到某個讓你很心動的男人,你不敢看他的眼睛,那就看他的鼻子吧。禮儀書上說,女孩子對著鼻尖的目光高度是最優雅的,更重要的是你可以借此觀察他的某個「隱私」—生理書上說,從鼻子的挺拔程度可以推測到他xx方面的能力。身體是革命的本錢,雖然難已啟齒,不過我想沒...

一對夫婦在翻看家庭老照片時驚奇地發現,兒時的他們互不相識卻竟然同時在一個海灘上玩耍。 25歲的愛梅·梅登(Aimee Maiden)和26歲的丈夫尼克·惠勒(Nick Wheeler)完全不知道他們的因緣巧合其實早起於這張拍於1994年的老照片——...

一對夫妻結婚20多年,要協議離婚 原因是自從結婚以來兩人爭吵不斷,老是意見不合 個性上南轅北轍非常不和諧,要不是為了孩子著想,早就勞燕分飛了。 好不容易總算盼到孩子們成年,再不需要父母操心。 為了讓彼此在晚年能自由的生活,不用在很受那麼多無謂的爭吵,決定離婚......   離婚了,兩個...

老外告訴你,中國人並不愛家!太值得我們深思了! 我們總以為我們中國人是世界上最有家庭觀念的種族之一,並且深深地為之自豪,然而在老外的眼中,卻未必如此。 有次我和我歐洲的朋友談起了中國人和澳洲人對家庭的重視。沒想到,那幾位歐洲朋友說:   你別生氣,其實,我們覺得你們中國人並不愛家, 並不...

Facebook留言板